第88章 方向是你,也是我。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没什么比大学生活过起来更快的了。

北京到了春末夏初的季节,学校也进入了第二个学期。

周六上午,许亦北坐在阅览室里查资料。

上了大学后就没闲过,一般这个时候他不是在泡图书馆就是出去兼职了。这学期刚开始他就找了份兼职,在一家教育机构里教小孩子弹琵琶,偶尔还能带一带少儿基础英语,就周末去一两节课,也不耽误学习。

今天没去,因为学校有安排,待会儿还得去其他大学的活动场馆里走一趟,只能先在这儿查资料做准备。

翻完最后一份资料,笔记也记好了,他拿起手机,点开微信。

养成习惯了,没事儿就要看两眼。

先点开朋友圈,翻了翻他妈的朋友圈,内容还停留在上一次,方女士半个月前发了一张出去度假的动态,还是跟李云山的合照,没有其他人。

许亦北当时第一时间就被推送到了,看到她脸上还有笑,就放心了,至少证明她现在过得很好。或许这个推送就是有心给自己的看的吧,想让自己知道她现在一切都好,那也够了。

他手上一划,切出去,紧跟着就点开了“警花”的聊天框,看着看着,嘴角就忍不住扯了一下。

聊天框里都是照片,要么是应行拍的警校生活的照片,要么就是自己拍的学校里学习的照片,塞满了聊天记录,居然也不知道累,就跟互相都参与了彼此的每一天了一样。

虽然这么久,俩人也就只在寒假的时候才待在了一起。

上学期应行过生日,许亦北本来是要去的,车票都买好了,结果要备考,只好放弃。后来到寒假的时候,他提前去了应行的警校,干脆接他一起放假,顺便给他补过生日。

代价很大,那一晚他快被折腾坏了,俩人做得太激烈,宾馆里的洗手间和椅子,就没一处消停的,最后连床单都差点儿要被扯坏了……

光想想就又要脸红耳热了,许亦北手指不自觉地抹了下手机屏幕,嘴边又轻轻扯一下,忍不住在想他现在在干什么,是在训练还是上课啊?

低头又看一眼手机,聊天内容停在昨天,微信最下面是应行发过来的最后一句。

--等我给你个惊喜。

什么惊喜?到现在都没新消息进来了。

“许亦北,时间快到了,该走了。”韩明明拿着沓资料走过来,一看到他坐这儿看手机就说,“得,又在思念警花了。”

他旁边还跟着另外两个舍友,王海跟着打趣:“看表情就知道了,从他嘴角上扬的弧度我都能猜出警花今天给他回消息的速度够不够快。”

另一个舍友杨旭附和:“我习惯了,咱们都没见过警花,可是警花随时都在,恋爱谈到这个份上我是服气的。”

韩明明叹气:“我更服气,平常对谁都拽得不行,对警花就不一样,看个手机都能笑这么甜蜜,我要是把你这模样偷拍下来,都能拿去女同学那儿卖钱,让她们背后说你多冷多矜贵!”

许亦北受不了这一人一句的了,拿了自己的笔记站起来:“不是要走吗?走啊。”

王海推一下韩明明:“嘿,还不让说。”

几个人一起出去,离开学校,大概四十分钟的地铁,到了要去的大学,在北京可以说离得很近了。

进场馆的时候,几个大三的学长迎面出来,笑着把胸口的牌子摘下来递给他们:“里面的活动还剩一小时,没什么难的了,就交给你们了啊。”

韩明明相当激动:“谢谢学长,我们一定好好表现!”

许亦北接了一个,戴到脖子上,是翻译证,一边扣上身上白衬衣的领口,往里走。

场馆里坐满了人,现在是中场休息时间,人声鼎沸,最前面一排是翻译席。

韩明明过去坐下时,小声说:“难得有这种机会,一般都是大三大四的学长们来,今天咱们真是捡到宝了。”

王海说:“还得是咱们,一个宿舍全上,多牛掰。”

许亦北坐下来,眼睛看着台上。

这画面很熟悉,他见过。一张一张摆了电脑的桌子,拦着格挡,后面坐着看不清面貌的人,都在操作电脑。上方悬着的大屏幕里,显示着各方网络交流的“盛况”。

还不如说是彼此攻击的盛况,五颜六色箭头所指的,都是代表一方攻击出去的目标,混乱又严密。

据说今天这儿要办的是场高校的网络技术交流大会,因为交流人员里有外国成员,才安排了他们学校英语系的过来帮忙做一下翻译。

本来的确是轮不到他们的,是因为这场活动本身是交流学习性质,要求没那么严格,也不对外开放,他们几个又成绩突出,才会被选拔过来做大三学长们的替补,其实也就几十分钟的工作量,并不算大,但这是个难得的锻炼机会。

许亦北现在能坐在这儿,是靠击败了其他人,自己赢来的。

中场休息即将结束,大屏幕上开始倒计时。

“不是说就是个网络交流吗?”韩明明有点儿慌张,“怎么跟想的不太一样啊?咱们做的准备工作,查的那些资料,不会都没用吧?这怎么看着像是黑客那块儿的技术啊?”

许亦北眼睛依然盯着大屏幕:“应该是网安方面的交流,就是白帽的交流。”

韩明明一愣,伸头看他:“你还知道这个?”

王海说:“咱北哥什么人啊,刚来那会儿我就知道他不简单,那从头到脚的气派,不是富家少爷我不信,偏偏没事儿还跑出去兼职。别的不说,又会弹琵琶,又会打篮球,这么牛逼,知道这些又算什么?”

许亦北说:“我对象会。”

“啊?”王海刚夸完他就懵逼了,扭头说,“警花还会这个?”

许亦北盯着大屏幕说:“他会的多着呢,篮球还拿过MVP。”

韩明明震惊,眼镜后面的一双眼睛都瞪大了:“我靠,警花这么强的吗?那她在学校的时候得是风云人物啊,一定出尽了风头吧!”

许亦北扯了扯嘴角,心想差点儿就要被埋没了,但是还好,他现在走上自己的路了,以后总会有那么一天的,也没说出来,只是淡淡笑了下:“反正在我眼里,他是。”

韩明明戴上耳麦:“干活了,我不想吃狗粮了,迟早咱们得见一下警花!”

许亦北拿起耳机戴上,又看一眼暗乎乎的台上,始终看不清坐在那儿的那些人,手指转着笔想,要是他也在这儿就好了。

倒计时结束,大屏幕上瞬间又展开激战。

不是比赛,现场坐着观看的一般也就是相关的从业人员,要么就是学生,都很安静。

偶尔到关键的部分,耳机里会有一两句国外选手需要交流的地方,翻译台上早就没了其他声音,大家都低着头在认真听,偶尔迅速拿笔记下关键的词句,再转达给其他参与的选手。

到最后阶段了,交流也变少了,基本上也就零散的几句。

许亦北抬起头,看着大屏幕上最鲜红的一支箭头,利剑一样,直接插入了对方的管理区域,紧跟着熟悉的一幕重演,整个区域开始跳出攻击提示。

他瞬间心悬了起来,几乎是下意识的,一直盯着上面闪烁的攻击提醒。

然后看见大屏幕上一跳——

对方成功侵入,OVER。

“靠,发生什么了?我都没明白就结束了?”韩明明捂着耳机吃惊地问。

许亦北盯着大屏幕,眼都没眨一下,直到耳机里响了一下,才回神。

有个人用英语让他问一下,对面的主攻对手叫什么,想以后线下再找机会切磋交流一下。

这么简单的问题,许亦北记都不用记,把麦递到嘴边,话传了出去。

几十秒后,对方回话,又低又沉的一道声音,钻进他耳膜里,仿佛还有点儿笑意。

许亦北几乎同时跟着传达:“My……”话一顿,他一下抬起头,后面的词才说出来,“Boss。”

话音没落,他的眼睛已经看了出去。

台上的交流已经结束,大屏幕上显示双方的交流成果,灯光一下亮起来,台中央的桌子后面,各位参与选手都走了出来,彼此握手致意。

一群人中间站着个又高又挺拔的身影,比谁都显眼,身上穿着警校的黑色作训服,一头又黑又短的头发,半张脸罩着口罩,忽然转头看向翻译台,然后抬手一拉,拉下了口罩,嘴角扬了起来。

许亦北瞬间坐直,看着那儿,好几眼,才确定没看错,胸腔里已经飞快地跳了起来,一把摘了耳机,站起来就跑了下去。

韩明明看到椅子一动,扭头就看到他人不见了,莫名其妙跟着看出去,才发现他已经飞快地跑去了台下。

有人从台上下去,迎着他的方向大步走到了角落里,下一秒,许亦北跑了过去,一下扑到了他身上,两个人直接就抱住了。

“那是许亦北?”韩明明都要揉眼睛了,“我没看错吧?”

“我的妈呀,拽王北哥还有这时候?”王海忽然伸头,“不是,等会儿,那是谁啊,那是个男……”

韩明明跟着伸头,仔细看了两眼:“靠,那不是以前叫他老板的那个帅哥吗?我还记得他呢!诶,他怎么穿这样……卧槽,等等等等等一下,他不会就是警花吧?”

也许舍友们都傻眼了,也许其他人也都看着这儿,谁管,根本没人在意了。

许亦北搂着他的脖子,心口跳得根本静不下来,连声音都不稳:“你怎么在这儿?”

应行抱着他笑:“惊喜吗?”

“操,还用说!”原来说的惊喜就是这个,许亦北都快怀疑是做梦,嘴角的弧度根本抑制不住。

应行终于转头看了周围一眼,一把抓了他的手:“走。”

两个人拉着手飞快跑了出去。

离开场馆没多远,就在这所学校里,很快脚下一转,进了附近的一片宿舍区。

许亦北心里一直在又急又快地跳着,手被他抓着,一路上了楼,看着他开了扇门,跟了进去。

里面是个单间宿舍,一厨一卫,并不大,桌上放着简单的行李,墙边还挂着一套警校生的制服。

应行关上门,看着他:“我住这儿。”

许亦北转头又看一圈儿:“你不是刚来的?”

应行挑眉:“我是来交流学习的,来一周了,今天完成了交流任务才能找你,后面还要再在这儿待着。”

许亦北看着他,嘴角扯起来:“真的?”

应行拽着他一抱:“我说过,要赢个机会,离你更近。”

从入校的第一天他就在争取这个机会,终于在现在得到了,就是没想到根本不用特地去找,在努力争取到的台上一抬头,就看到许亦北也在,就在自己的视野范围里。

他没停,他也没有,谁都在朝着更高处进发,最后总会相遇。

许亦北心跳更快了,手上扯他的衣服一拽,撞进他胸口,眼里都是亮的。

应行一低头,含住了他的嘴唇。

许亦北背抵着他宿舍的墙,搂着他腰,昂着脖子,迎合着他的吮咬,跟他在这儿吻个没完没了。

快有十几分钟,应行才终于舍得放开他,拉开身上的作训服,喘着气笑着说:“回来再继续,先换身衣服陪男朋友。”

许亦北解开衬衣领口喘气,眼睛盯着他,看他脱了那身作训服,换了件黑T恤,露着双结实的小臂,人比以前黑了,但也比以前更帅了,忍不住抿了下唇,干脆走近又搂住了他脖子。

应行扶着他腰,低头又去堵他嘴:“操,早知道老板这么热情,我要更努力,早点儿来……”

许亦北被亲得头皮发麻,埋在他颈边喘气:“待多久?”

应行在他手心里按了一把宿舍钥匙,笑着含他的耳垂:“管他呢,就算回去了,还有下次机会,方法总比困难多。”

许亦北笑了。

两个人终于亲够了,才出门下楼。

天上太阳很大,正是一天里最好的时候。

穿过宿舍区的小道很窄,应行让他走前面,自己在后面替他看路:“我舅舅舅妈昨天又念叨你,后面放假你得跟我一起回去了。”

许亦北扯了下嘴角,一脚跨出去,过了这条窄道,就到了宽阔的大路上,旁边的花坛里开满了一坛的花,姹紫嫣红,他停下来看了一眼,想起了应行高考时候送自己的那支玫瑰,抬起手腕看表,嘴里说:“肯定啊,时间不都安排好了吗?”

以后的时间不都有你了吗?

应行似乎笑了一声。

远处有个钟楼,许亦北看了看表,又抬眼看了看钟楼上的时间,从花坛边过去,一边慢走,一边低头调时间。

应行在后面跟着:“晚上回来想吃什么?”

许亦北说:“随便,反正我又不会做。”

“你现在数学不是必修了,用不着我补课了是吧?”

许亦北故意似的:“嗯哼,必修我也能扛。”

“有空了去你们学校打篮球,记得跟我组队啊。”

“行啊,没我你赢得了么?”

过了几秒,应行又叫一声:“许亦北?”

许亦北慢慢走着:“又怎么啊?”

“我爱你。”

许亦北停住,回过头。

应行站在那儿,阳光照了他满身,迎着北京街头的风,收着手,在冲他笑。

许亦北的嘴角慢慢牵开,也笑了:“嗯。”

“嗯”就是我也爱你。

头顶有阳光,耳边有风,我和你要走的路从此只有张扬不羁的飞奔,永远没有消沉。

路没有终点,只有方向,方向是你,也是我。

【正文完】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