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感言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没睡着,躺在床上想了半晌。

肚子饿了?零食不够了?王者没打?吃鸡碎片没领?

半个小时后,突然发现,都不是,竟然是没写完本感言,就好像欠了债一样。

算了,反正被隔离这么多天了,还是写完感言,打会儿王者在睡吧!

嗯,十一个月左右吧,不到一年,写完了这本《破译》,嗯,两百万字,细算其实日更新量也不低了,反正是远超了我自身的更新目标,算是再创新高。

都其实已经很久没写了,自从上一本,被人家称之为黑暗流的那本书被封之后,就没在碰过了。

但是,身为王者吃鸡的爱好者,大概都有一种通病,人菜瘾还大!

没错,说的就是我。

然后闲下来了,摸鱼的时候,尤其是看到某些家伙在某音推我的书,就生出了那种,类似于看人家吃鸡直播几十杀,随后自我膨胀,热血翻涌,默默的打开手机,摆出了一副我又行了的打鸡血模样!

我上我也行。

人生三大错觉。

这就导致了,本书的成绩一般,也就进了精品,高订目前才一万六千左右,显得很普通的存在。

在动不动就是几万,十几万订的今天,属实有些丢脸!

我有罪,我菜,瘾还大!

嗯,真算起来,我好像从来没有在一个领域中深层次的耕耘过,通常都是各种题材,各种写作风格相互转化。

当然了,这也是在保命,我上一本书的读者,一般很少能在我下一本书中看出什么相似的端倪,反正我要是将所有的书摆在一起,我也看不出什么相似的地方来。

嗯,便于隐藏自已。

在日益危险的网络上,这一点很重要,毕竟是天天被人上香的存在。

你能体会到,有一批家伙,将年当作日,天天上香,诅咒画圈的凄厉惨状吗?

手动保命啊。

这让我们这种马甲怪,渐渐学会了生存,学会了保护自己。

当然,也更容易太监,但这本没有!

而且,为了避免被某些读者的评论影响到,我一直都是与评论隔离的,基本不看,大多数都交给朋友,用小助手打理。

基本维持一个相互体面的境地,毕竟,不想体面的,手动帮它体面。

懂得都懂。

当然了,每隔一段时间,偶尔也会看看,但毕竟是老油条了,脸皮相当厚,基本毫无心理波动,甚至想笑。

嗯,这就是新手和老油条的差别。

要是换成了当年我十岁的时候,大概会跟人互喷,而且一夜都不带眨眼的那种,口都不带干的。

战斗力爆表!

不是在战斗,就是在战斗的路上。

当然了,我可是连某音都不点赞的存在,除了自己的书,大概从来不会在任何地方留言。

佛系如斯的我,更像是一条咸鱼。

咸鱼嘛,咸一点就像,让它会跑干嘛啊!

话说回来吧,说说这本书。

嗯,至于这本书,其实在预定的剧情里,有不少被我删减了。

里面有一个是陈佩瑶遇险记,我将这个女人和慈幼局某个杀手的结局,用含蓄的写法,留在了理藩院院长出访云国那章里。

这个故事的启发点在哪呢?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狗咬狗》,冠希陈水准之上的犯罪题材片,讲述的,大概就是一个类似于杀手和一个智力障碍女的故事。

当然了,后来我发现,这种故事其实容易引起某些不良导向,嗯,容易被涉世不深的学生,错误的认为是在美化犯罪,作为一个作者,还是要注意影响,弘扬正能量的。

就像是以前港片里的黑色电影,大多很经典,但到了现在这个时代,里面的许多因素容易被放大。

所以懂的都懂。

虽然我至今都不认为,我上一本书是黑暗流,它哪里黑暗了?

切!

还有,中间我切了一段,大概是主角在当大使的时候,一些商战上的预定的剧本,主要是缩减一些支线。

至于最后的大结局,顾向明涉及到的那个文明,其实是我很久之前设计的一个灵异末日风格的粗略大纲,但它跟这本书不搭,若是继续续写那个点,会导致前后风格大变的。

而且也不是主线,没必要了,说不定以后会换个风格,去写一本悬疑严肃风的书,来描绘那个题材。

不过这种书治愈性极高,我上本书就写的差点抑郁了,所以写《破译》的时候,我尽量写的欢快一些。

一个作者所写的东西,有时候真的会影响本身的情绪。

至于新书。

嗯,老实说,我已经放我编辑好几次鸽子了。

年前老大问我,什么时候开新书,我说年后吧。

年后老大又问,你什么时候开新书,我说月底。

现在月底了。

大纲有,主线设定也有,但还没写,因为被隔离了。

我甚至已经好久都没有吃到我想要吃的东西了!

快过期的螺狮粉都被我翻出来了!

呜呜呜……好可怜!

所以,新书大概四月中旬吧,估计和这这本一样,到时候看看我们这儿能不能解封,不然别说写书,合同都邮不出去,快递都停了。

然后,现在疫情反复期,大家都要打疫苗啊,会降低感染几率,还有尽量别出去,外面超危险的!

感谢始终陪伴的小伙伴们,我愿意用我一辈子单身,换你们身体健康。

嗯,嗯,够意思吧?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