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篇 交换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Bismarck在焦急地走来走去。由不得她不焦急,因为她的妹妹口口声声出去玩半天立刻回家,但是现在已经消失足足一天时间。

她的妹妹是强大的深海旗舰,深海战列舰,茫茫大海就没有几个人是她的对手,按理来说她不应该那么担心的,问题她去的地方也不简单,是那个龙潭虎穴一样的镇守府。最重要的是,传说那家镇守府的提督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色魔,早就有接近两百婚舰,现在估计那个镇守府所有舰娘都是他的婚舰。

她的妹妹现在说不定已经惨遭毒手,现在不着片缕躺在床上双眼空洞地看着天花板,嘴角含着几缕白色发丝,脖子、胸前全是吻痕,而那个可恶的男人就坐在床边抽烟。他可真是不知道怜香惜玉。

不不不,不要胡思乱想。

不不不,不可能有错,妹妹那些小黄本上面都是那么画的。

Bismarck双眼布满丝,疯狂地抓着头发,把原来一头柔顺、漂亮的白发抓得乱糟糟。她懊恼,她不应该听到妹妹说去找朋友玩,立刻欣喜若狂同意,尤其是她那个朋友还是个舰娘,她居然半点疑心也没有。

那可是深海舰娘的敌人,舰娘全部都不可信,现在真的吃了大亏了。

“怎么办?”

“怎么办才好?”

Bismarck弓着腰坐着板凳上面,双手捂着脸喃喃自语。

她绝对不能失去妹妹。Bismarck不能没有Tirpitz。

“怎么办?当然是凉拌。”一头白发利落的绾起来的Hindenburg突然插嘴。她是Bismarck的好朋友,她深海旗舰深海兴登堡。其实她觉得她应该是深海胡滕才对,但是大家都叫她深海兴登堡,兴登堡就兴登堡,“不然等着当大姨吧。”

“你说什么?”Bismarck鼓着眼睛瞪着Hindenburg。

“你凶我也没用。”Hindenburg拍拍手,随后摊开双手,“想一想就知道嘛,Tirpitz去了那个镇守府还有可能完完好好回来吗?”

“不可能。”Hindenburg摇头,“绝对不可能。”

“出牌,轮到你了。”Barbarossa也是深海旗舰,她是深海战列巡洋舰巴巴罗萨,她不在意什么Tirpitz,她只想打牌。她就要赢了。

“你刚刚出了什么?”Hindenburg回过头。

Barbarossa拿着扑克牌捂着脸,小声回答:“一对六。”

“那就一对八。”Hindenburg扔下两张扑克牌,随后再次望向Bismarck,只见她阴沉着一张脸。

“有什么办法……你们有什么办法吗?”Bismarck说。

坚强的Bismarck几乎要流眼泪了。

“我要去救Tirpitz,我不能眼看她沦陷在那个镇守府里面。谁都可以不管她,唯独我不行,因为我是她的姐姐。如果……我是如果,可以把她从那个可怕的镇守府救出来,我就再也不管她怎么宅了……就算整天待在房间里面看小说、打游戏也没有关系,再也不逼着她出门……我不能失去她,我的妹妹。”

“办法啊……有什么办法……”Hindenburg眼睛一亮,“我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Bismarck迅速地抓着Hindenburg的手。

“你弄痛我了。”Bismarck激动地紧紧地抓着Hindenburg的手,要知道她可是战列舰,虽然Hindenburg也是战列舰就是了。

Bismarck连忙放开Hindenburg的手,问道:“Hindenburg你有什么办法?”

“我的办法啊……”Hindenburg甩着红通通的手,上上下下打量着Bismarck。Bismarck是刻板的军人,但也是个大美人,首先漂亮的及肩白色中长发,然后绿色的眸子像是宝石,毫无瑕疵的脸蛋,胸大,腰也细……Hindenburg忍不住拍拍Bismarck的屁股,那个挺翘的屁股太可爱了。

“Hindenburg你干什么……现在什么时候了,还调戏我。”Bismarck眉头紧蹙不爽说。

“我不是在调戏Bismarck,我的想法是……”Hindenburg侃侃而谈,“Tirpitz的小黄本上面不是经常有类似的剧情吗,女主角深陷敌营,想要救她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换她,代替她……然后Bismarck不是也十分漂亮啦,不比Tirpitz差一点半点……我肯定他们肯定愿意换的。”

Barbarossa也看过Tirpitz的小黄本,毕竟Tirpitz每次带回来好多小黄本分给大家看,不看还不乐意,她听到Hindenburg的话心想着,按照小黄本里面的剧情,那样的结果往往不是两个人都要陷进去吗?

想是那么一想,Barbarossa没有说话,她一直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人。

Bismarck沉默了好久,缓缓开口:“我知道了。”

就算有大海的祝福……反正苏夏现在双眼深凹靠在办公椅上面休息,他看起来没有半天时间没有办法恢复精神,所以说做人要知道节制,没有什么比身体更重要的事情。

咚咚咚——

敲门声突然响起来。

“进来。”苏夏说。

海王星走进办公室里面,带来一个了不得的消息——深海旗舰Bismarck想要见他。

不久以后,苏夏坐在办公室见到了Bismarck。理所当然,Bismarck是可怕的敌人,为了他的生命安全着想,他的护卫绝对不能少,此时密苏里、威尔士亲王、俾斯麦、华盛顿、无敌、圣乔治等等一堆人站在他的身边、身后。

“Bismarck见我有什么事情?”苏夏问,就算是敌人也要礼遇,他示意列克星敦帮Bismarck端一杯红茶。

“放了我的妹妹。”Bismarck现在的打扮和以往不同,她此时穿的衣服是由Hindenburg帮她准备的,那是一套格外可爱的洛丽塔裙装,有蝴蝶结领带,还有大大的荷叶边以及层层叠叠的蛋糕裙,脚下是可爱的黑色圆头皮鞋,此时不安地摩挲着,“让我来代替她。”

“嗯?”苏夏蹙起眉头。

“我,”Bismarck咬了咬嘴唇,此时此刻,现在不是害羞的事情,“我,我绝对比我妹妹更加可爱。”

“不,那个,嗯,”Bismarck深吸一口气,“我还是第一次,从来没有人碰过我。我可以,我什么都可以做,不管是什么事情都可以。我经常锻炼,身体很柔软,肯定比我妹妹的身体更加柔软,什么……什么姿势我都可以满足你。”

Bismarck轻轻扯了扯衣领,扯掉蝴蝶结,露出胸前大片白腻的皮肤,那是Hindenburg教她诱惑男人的方法,随后微微蹲下,撅起屁股,挺翘的屁股,据Hindenburg说,那是对男人大杀器,那是杀必死,可爱的尾巴弯成心形,左手放在身后,右手握成小拳头放在脑袋边,吐吐舌尖。

“喵~”

发情的猫叫。

俾斯麦眯起眼睛看着Bismarck,她感觉危机十足。

俾斯麦嘴角抽了抽。

“野猫。”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