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尘埃落定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冬日里的卯时天色还是漆黑一片。

尤其是今日,天色灰蒙蒙的又刮起了凛冽的寒风,似乎在酝酿着一场大雪的到来。

厚重的城门缓缓的打开,几辆破败的马车在重兵把守下缓缓的走出了城门。

沈若身穿素衣神情麻木的坐在马车内,看着躺在一旁目光呆滞的风白微满眼都是冷漠。

突然,马车咯吱一声停了下来。

他眼神轻动,就听马车外响起一道声音来:“表哥。”

魏京墨身上披着厚厚的大氅来到了马车前,看着单薄的车帘朝里面轻声唤了一句。

他在原地站立的良久,马车内的沈若终于走了出来。

看到站在下面气色红润,模样精致的魏京墨后,他扯了扯嘴唇,吐出几个字来:“七皇夫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魏京墨:“……”

他抿了抿唇瓣,见他满眼讥讽的看着他,满腹话语终究没有吐露出来。

只是沉默的示意身后的冬青和冬瓜将他们手中的东西放到了车辕之上。

声音平淡的开口道:“这是我为表哥准备的一些行囊,你留在路上用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若却没有动包裹和披风,只是冷漠的看着魏京墨。似乎想要看看他有什么目的。

魏京墨看着他浑身如同刺猬一般,满是抗拒和警惕的模样。

嘴唇翕动,轻垂眼眸遮住了眼中的情绪,声音低低的问道:“我也不明白表哥这是什么意思?不明白我们为什么变成了这样?更不明白表哥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漠?”

他重新抬起头来,墨眸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我做错过什么吗?”

沈若:“……”

他看着魏京墨满眼执着的望过来,嘴唇轻轻启动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心里忍不住苦涩一笑。

是,他确实没有做错什么。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嫉妒心作祟罢了!

小的时候他羡慕魏京墨有权势滔天的母亲和出众的家世,而他母亲却是个碌碌无为不受陛下信重的臣子。所以从小他就喜欢往镇北王府跑。明面上是想要看两个表姐练武,实际在内心深处同样埋藏了不为人知的小心思。

长大一些后他与魏京墨又被称为凤陵城双珠,但每每提及他们二人,其他人总是会先提起魏京墨再说起他。

后来好不容易有了喜欢的人,满怀期待的和最疼爱他的祖母说起却被呵斥了一顿。原因是魏京墨要嫁给皇女,太傅府不能和镇北王府站在对立面,所以只能退让。

直到最后他如愿嫁给心仪之人,本以为要迎来幸福的生活,却又发现心仪之人喜欢的人竟是自己的表弟。

明明是他的人生,却处处受魏京墨影响,处处受他压制。

多年潜藏起来的不甘和嫉妒之心吞噬了他的理智。

看到魏京墨那双单纯干净的眼眸流露出来的关心时,他心里便不可抑制的升出一股恶意。

所以,他亲手推开了他。

沈若低头讽刺一笑,心里只觉得一阵可笑。

尤其在看到魏京墨一如既往的眼眸时,他更是觉得自己十分的可悲。

但一切早已无法回头,两人之间的情意也再回不到当初的模样。

沈若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拿起车辕上的包裹和披风默默的转过身去。

掀开车帘走进去的刹那,魏京墨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表哥,你知道的对不对?只要你与五皇女和离,你就不用因她受这些罪的。我可以帮…”

“回去吧。”

沈若却打断了他的话淡声说了一句,身形顿了几秒后彻底消失在了车帘内。

直到重新坐到马车内,他低头看着手中的包裹,一滴眼泪悄无声息的滑落了下来。

就让他最后再任性一次吧!这是他自己的骄傲。

魏京墨站在原地注视着不断远去的马车,面上神情寡淡而又落寞。

突然,睫毛上有冰冷的湿意传来。

他缓缓的抬起头来,这才发现天空中竟飘起了小雪粒。

冬青的声音在他身后响了起来:“主君,我们回去吧。”

闻言,魏京墨又看了一眼远处的马车,这才收回目光转身走向城门。

——

随着天气渐渐转冷,女皇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糟糕了。

本就因为使用丹药在体内积累了毒素,如今又接二连三的遭受打击。

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打压下,整个人都消瘦了下来。

风白苏养好伤后,又开始到护卫营上职。对于朝堂之上的喧嚣充耳不闻。

风白苏的无所作为,让大皇女风白英一脉抓住了时机,渐渐在朝堂之上显露了出来。

毕竟,如今几个皇女之中。最具竞争之力的风白微已经出局。

二皇女风白芷也同样出局。三皇女风白蔹则是受风白芷牵连被封了王已经前往了封地。

如今这朝堂之中,除了她,也只剩下风白苏还有年纪尚小的九皇女。

风白苏经过凤鸣寺事变后突然沉寂了下来,似乎对于太女之位并不期盼。

因此,一下子就让风白英显露了出来!

如今朝堂上的官员见风白苏迟迟没有争夺太女的意向,一部分人甚至已经转入大皇女一脉,请立大皇女为太女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女皇对于朝堂之上众臣的反应没有给出任何的答复,而是在她又一次病倒床榻之时,秘密召见了风白苏进宫。

两人在寝殿之内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反正等到风白苏再出来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风白英收到消息后,多方探查依旧没有查出两人对话的内容。

只能在私底下加快了动作,鼓动朝臣们大力请立太女。

直到某一次上朝,风白苏双手呈着两道圣旨突然出现在了朝堂之上。

一道是女皇的禅位圣旨,将皇位传位于皇孙女风晗。并封七皇女风白苏为摄政王辅佐其左右。

另一道圣旨则是封大皇女风白英为粱王,赐封地陵邑,擢令其择日启程。

两道圣旨一出,当即便引得朝堂之上一片哗然。

谁也没有想到,女皇会直接越过两位皇女,将皇位传给了无父无母的皇孙女风晗。

风白英更是当众变了脸色。

但圣旨已下,她也只能跪下来咬牙领旨。

两道圣旨不出一个时辰便传遍了整个凤陵城,所有人对于女皇的决定都感到十分的震惊。

谁也没有想到这皇位最后竟落到了一个小姑娘手中。而这小姑娘的母亲还是最不受女皇宠爱的六皇女风白降。

魏京墨听到消息的时候,正站在院中看着风晗小姑娘滚雪球。

冬青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之后,他清冷的墨眸中划过一抹惊讶。

看着院中玩得满头大汗的风晗,他朝伺候在身边的人吩咐了一句:“姑娘玩累了,带姑娘回屋里休息吧。”

话落,在雪地中的风晗立马走到了长廊中,朝魏京墨拱了拱小手后这才跟着进了屋子。

魏京墨见她进屋后没有再继续停留,转身回了朗月院中。

他走进屋里的时候,就见风白苏已经回来。

见她坐在桌旁倒了一杯热茶慢慢的饮着,魏京墨坐在她的身边轻声问道:“母皇下了这样的圣旨,是不是那日殿下进宫后同母皇说了什么?”

风白苏朝他笑了笑,低声问了一句:“怪我这样的决定吗?”

魏京墨立马摇了摇头,“我看出殿下对皇位没什么想法。虽然有些惊讶倒也没有太过震惊。”

这是魏京墨的实话。平日里风白苏就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若不是逼不得已绝不轻易出头。

这样的她,怎么看都不像个有野心的人。

“我确实不想坐那个位子。”

风白苏放下手中的茶盏,揽着他的肩膀将他抱在了怀中,“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若是一辈子只能困守于这皇城之中岂不是无趣至极?天大地大,在这皇城之外还有很多有趣的事物等着我去发现。我可不想就这么白白错过!”

她双手握住魏京墨的肩膀,低头直视着他的眼眸,桃花眸中满是柔情。

唇边挂着散漫的笑容,嗓音低沉道:“小公子可愿意抛弃所有陪为妻出去走走?”

魏京墨望着她的眼眸,没有丝毫犹豫的点了点头,“愿意。”

话音落地,风白苏又重新将他揽入怀中,无声的笑了起来。

——

女皇退位之后,风晗便被接进了皇宫。

五岁的小姑娘虽知书守礼,但到底是年龄小还有些懵懂。

风白苏倒是没有急于逼迫着她成长起来,而是稳扎稳打的教导着她。

朝堂之上,一开始还有人觉得新皇年幼,风白苏这个摄政王虽然在领军打仗方面才能出众,但不一定精通政事,竟然想浑水摸鱼欺上瞒下。

却没想到风白苏直接雷霆手段处置了她们,并且当着众朝臣的面杀鸡儆猴,以一儆百。

经此事后,人人惶恐谨慎,再不敢心存侥幸。安分守己了起来。

平日里除了风白苏这个姨母一直教导风晗外,女皇有时也会将风晗喊到身边,手把手的教导她一些为皇之道。

也许是年纪大了,感情倒是越发泛滥开来,女皇对风晗这个皇孙女的教导倒是真心实意。

风晗也在这样的环境下渐渐成长起来,初显帝王的威仪。

随着她年龄的增长,性子倒也越发像她的母亲。

身为帝王却又难得的温润如玉,谦恭有礼。

直到风晗长至十岁能够独当一面。风白苏终于彻底脱下了摄政王的重担,将全部事宜都交到了风晗的手中。

此时,女皇也已经在两年前离开了人世。

她和魏京墨准备离开凤陵城之前,还特意去了一趟镇北王府,将风晗托付给了镇北王魏芸。

毕竟朝堂之上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作为摄政王时她觉得风晗已经完全可以独当一面应付这一切。

但同时又作为姨母,难免不放心十岁的小姑娘,生怕她出了意外。

“姨母,您真的要离开吗?”

风晗看着风白苏有些不舍的问道。

十岁的小姑娘已经初初长成,个子在同龄人之间十分的高挑。

她身上穿着一件月牙白长袍,头发被一枚玉冠束着,眉眼温润精致。唇角微微上扬便露出了两边的梨涡。

风白苏摸了摸她的头发,眼眸轻柔,“姨母答应你,等游历完之后就回来看你。”

闻言,风晗抿了抿唇瓣,终是点了点头。脸上洋溢起一抹灿烂的笑容。

见风白苏坐上了马车,牵引着马头朝城外走去。

她又扬声说了一句:“姨母姨丈!晗儿永远等着你们回家!”

“回去吧!”

风白苏扭头看了她一眼,抬起手掌挥了挥。

随后才回到了马车之中。

此时,魏京墨安静的坐在车厢内,眼眶有些红润。

风白苏坐到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后背,伸手将他抱在了怀中。

声音低柔:“从此以后,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魏京墨靠在她的怀中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腰肢。

“京墨也会一直陪在殿下的身边。”

宽阔明亮的大道上,一辆马车悠悠扬扬的朝远方徐徐的走去,渐渐的消失在茫茫视野外。

车内,风白苏和魏京墨相拥在一起,眉眼间闪动着幸福温情的光芒。

未来的日子还很长,他们相伴在一起的时光还很悠远!

作者有话说:

顺其自然写到了这里正文就到这里完结了!

后面还有几章番外,写苏苏和魏小公子的小宝宝~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