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毕竟的部署了多日的计划,陆青柏带队的陆军学院学院有六十多个,连同当地的警方和保密单位人员,林林总总出动近二百余人。目的就是这次抓捕行动万无一失。

好在部署计划周密,连同裴南成在内的四十余名罪犯全部落网,而那艘大船上走私的电器等产品也全部收缴。

当然这还不算完,像这样的案件自然不可能就这些人参与。当晚抓捕回去之后警方连夜审问,等审问出有效信息,陆青柏等人再配合警方办案。

裴南成不是个好对付的人,哪怕已经捉拿归案也拒不认罪。

但这些就不归陆青柏管了,忙碌几天后他们这行人的任务也圆满完成,为他们的结业画上完美的句点。

在陆青柏等人踏上回归京市的火车时,俞晴也终于等来了徐慧芝。

徐慧芝坐在王记羊汤馆内,神色有些复杂。

她看不起俞晴,看不起这王记羊汤馆,她以为凭借她怎么也能将王记羊汤馆给打压下去,然而这才一周的功夫,人家的羊汤馆依然生意爆满,而她的羊汤馆却要被迫低价转租出去。

徐慧芝看着眼前的女人,心里恨毒了她。

要不是俞晴,她的儿子现在也不会被通缉,要不是俞晴,她们裴家如何会落得如此地步她的工作又如何会丢。

若非她弟弟还在派出所,裴长征坚持让她将店处理了,她真的不甘心的。

徐慧芝看着俞晴道,“我的店铺刚装修的,桌椅板凳都是新的,所以价格上我不会让步。”

俞晴笑了起来,“既然这样,那您再找其他人吧,兴许有人乐意出您要的价格租下来,反正我嫌贵。”

这第二排的门头房位置不如头一排,价格一个月是十块钱,一年就是一百二十块钱。徐慧芝当初打听了俞晴租赁的年限,想着买卖干起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关了的,于是就租了五年。那算下来也有六百块钱了。

再加上桌椅板凳这些,徐慧芝开出的价格是八百块钱。

这价格算起来也还行,至少装修不用重新弄,桌椅板凳什么的也是现成的。

但俞晴是做买卖又不是做慈善,就算做慈善也不会选择徐慧芝,又得了尚文清的话,她怎么可能不使劲儿往下压价格。

所以俞晴开出的价格是五百块钱,里面除了锅碗瓢盆什么都留下。

徐慧芝一听这话登时就气疯了,恨不得起来将俞晴的脸抓破,然而俞晴神色淡定,“这第二排位置不好,从前面路上走都看不见。而且你店里刚出了这些事儿,好多人会觉得不吉利,我给开五百块钱已经是很高的了。如果你还觉得太低,那就另找他人吧。”

说着俞晴看了眼手表,“抱歉,我还得吃饭,下午还有课。”

俞晴起身,徐慧芝蹭的站起来了,“七百块,少一分也不卖。”

俞晴嗤笑一声转身就走。买不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她买里头那一间,反正都不能让徐慧芝痛快了。

要搁在以前徐慧芝肯定也不会让步,但裴长征给她下了死命令,让她赶紧出手。现在她居然要对俞晴做出让步。

徐慧芝咬牙,“六百。”

俞晴走的头也不回。

“五百就五百!”徐慧芝 崩溃大叫,见俞晴终于又坐了回来,徐慧芝大喊道,“俞晴,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家南成到现在还被通缉,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俞晴见店里的人朝她看了过来眼神变冷了,“你儿子不要脸非得骚扰军嫂,也是我让他骚扰的?你儿子做违法乱纪的事情,难道也是我让他去做的?店铺你想转租就转租,不想转租就拉倒,现在五百我也不出了,四百块钱,你爱转租不转租。”

说完俞晴径直走了,徐慧芝气的胸口起伏,店里的食客这才知道,原来徐慧芝的儿子犯了事情,而且还在被通缉。

原本听着五百块钱有些心动的人现在也没有想法了,被这种人经营过的地方肯定不行。

徐慧芝脸上火辣辣的,在这儿也待不下去了,赶紧出去了,“俞晴你等等。”

俞晴等她才怪,午饭还没吃呢跟她瞎叨叨。

徐慧芝到底做不出上赶着的事儿气呼呼的走了。

俞晴转了一圈回来吃午饭,王德贵问她,“你说这店咱还能转租过来吗?”

“能啊。”俞晴笑着说,“你看着吧,她还得来找咱们,因为现在除了我们没人肯接手。”

位置不是订好的头一排,还是在里面,人只有走到这边了才知道里头有卖吃的,里头不少商户当初图便宜租了现在都后悔呢。

也就俞晴他们的羊汤馆在这头上,哪怕在路上也能看得见,不然这生意也不能这么好。

俞晴笃定徐慧芝还得来找她,只是没想到来的那么快,当天傍晚就来了。

只不过徐慧芝是和裴南华一起来的,徐慧芝的脸很臭,看都不乐意看俞晴一眼话也不说一句,裴南华整个人很憔悴,跟俞晴头一回见的时候大相径庭。俞晴估摸着是被裴家的糟心事儿给烦的,不过这不关她的事儿,你既然享受了家族带来的利益,那就得做好承担家族衰败带来的恶果。

俞晴说,“我说了,四百块,多一块都不租。”

徐慧芝的眼睛跟刀子是的刮了过来,“你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的难道不是你吗?”俞晴一点都不想让她好过,“从一开始你开这个店难道不就是为了整垮我,恶心我们吗?知道我们开的羊汤馆你也开羊汤馆,取个名字还带着恶意,怎么,当人都是傻子?我就那么好欺负让你在这欺负的?你能落到现在的下场,包括你们裴家到了现在的地步都是你们自己作的,不是我的错。说一句难听的你们就是活该。”

这些话简直就戳在徐慧芝的痛处,她跳起来就要去厮打俞晴,“我撕烂你的嘴。”

“妈!”裴南成将徐慧芝控制住,“您别闹了,咱们裴家还不够乱吗?裴南成是您的儿子,您疼他保护他,我难道就是外头捡回来的吗,您护着他的时候能不能想想我?因为他裴家毁了,我的前途毁了,爸的前途也没了,爷爷的一世英名也毁了,您还不满足吗,非得我们都死在您面前您才能醒悟吗?”

徐慧芝呆呆的看着儿子,“南华……南成是你弟弟,你亲弟弟啊。”

“我没有这样的弟弟。”裴南华身形消瘦,精神也不太好,“这么自私自利的人,我没有这样的弟弟。您心里只有他,恨不得全家给他陪葬,我们是不乐意的。”

说着裴南华对俞晴道,“四百块就四百块,我们去房管所更换租赁合同。”

裴南华先出去了,俞晴讥讽的看了眼徐慧芝道,“走了,去换合同。”

徐慧芝突然像消了气的祈求,整个人都萎靡下去。

她一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呢,疼爱的小儿子成了逃犯,大儿子又埋怨她,男人不理解她,娘家人又逼迫她,到头来她得到了什么啊。

到了房管所更换租赁合同倒是顺利,徐慧芝像一具行尸走肉,可却让俞晴同情不起来。

活该,俞晴只想送她这句话。

转租完成,店铺就是俞晴的了,俞晴回去把钥匙给了王德贵,让他抽空收拾出来顺便,然后她也准备让庞福生过来了。

回到家俞晴就跟张秀莲说了这事儿,张秀莲简直不敢相信,“能行?”

俞晴笑道,“怎么不行,我当初答应了的事儿就要做到。但还是那句话,来店里做事那就要有做事的规矩,我出了钱请谁都一样,如果表哥做的不好,我一样要换人。”

“明白的,明白的。”张秀莲喜不自胜,“他要是敢不好好干,我肯定拿鞋底抽他。”

俞晴笑了起来,“我信表嫂的。”

其实俞晴对庞福生的印象很好,真的是个很憨厚老实的人。之前还担心张秀莲,可事实证明张秀莲也很靠谱,来这么长时间开始的时候的确不适应,说话又带着老家的口音,可张秀莲知道学习,家里有收音机,每次庞金花听收音机的时候她就跟着学普通话,虽然现在开口还带着点口音但比一开始是好多了。

再拿带孩子来说,老家的乡下带孩子根本就不仔细,随便养养也就大了,张秀莲来后就很恐慌,天天追着庞金花问怎么带孩子。要不是知道带的是自己孙子,庞金花都得烦了。

但张秀莲的这股子劲儿让俞晴很安心,不管她会不会,都在努力去学,而且学的还不错。

俞晴都在想,等她家孩子大了,可以让张秀莲再去学点别的,或者以后当个月嫂都可以。

不过这也就想想了,起码几年之内张秀莲恐怕都得在这帮忙带孩子了。

第二天张秀莲就去拍电报让庞福生来京市了。

不过这次通知庞家人的不再是常富贵了。

因为常富贵下台了,这事儿闹的沸沸扬扬,说是常富贵跟村里的寡妇搞破鞋被寡妇的公婆发现了,然后一气之下捅到公社去了,公社一查好家伙,常富贵不止和一个寡妇搞过。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再继续当下去,当即就把人给撸下来了。

今年秋天村里就要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这大队长突然没了还得重新选举,于是钱芳的大伯子宋辉被选为了新任的大队长了。

庞家的电报到的时候宋辉正在公社开会就一起给拿回来了,庞金山很高兴,暗地里跟宋辉说别让陆青山一家子知道。

宋辉笑道,“我明白,不过我二弟一家子也在京市,所以我们可能得请福生兄弟给带点东西过去。”

“行行,到时候尽管拿过来行了。”庞福生是真高兴,肯定是儿媳妇干的不错,所以人家才想着把庞福生给弄过去。

等宋辉走了,庞金山又把全家召集起来开小会,“这事儿谁都别说出去,等走的时候找宋队长开了介绍信走就行了。”

说着又嘱咐庞福生去了一定要听庞金花她们的话,千万不能自作主张。

庞福生乐呵呵道,“成,我肯定不能给家里丢脸。”

说着庞福生又看向几个孙子,表情很严肃,“你们娘说了,京市非常繁华,到处高楼大厦的,可好了。让你们好好念书考大学,争取都考到京市去,不然一辈子就只能种地了。”

栓子此时正在上初中,闻言说,“我肯定好好上学。”

俩小的虽然才上小学也知道上学的好了,纷纷保证要好好念书上进。

看着三个孙子,庞金山非常满意,对儿子也要去京市根本不当回事儿,“你放心的去,家里三个兔崽子我给你看住了。”

庞福生笑了起来,“我信爹的。”

此时天气也热了,庞福生就悄么声的偷偷上京市去了,等陆青山两口子发现庞福生也不见了的时候免不了嘀咕,“看吧,你娘肯定又把庞福生给弄京市去了。你娘宁愿拉拔外人都不愿意拉拔你。”

陆青山心里也埋怨他娘,但这么多年他也看出来了,他以前干的事儿真的伤了他娘的心了,要不然为啥他娘都不管他了。

陆青山心里难受,见曹凤英还嘟嘟囔囔,就生气道,“有本事你自己找去,没本事就闭嘴,活干完了吗你?”

曹凤英顿时住了嘴。

庞福生到了京市的时候王德贵也找好了厨子,俞晴亲自尝了手艺觉得不错,便拟了合同准备收拾一下开张了。

俞晴将这事儿教给了王德贵自己便继续忙自己的了。

不管是学习还是做衣服都够她忙碌的。

好在两家服装店的生意都有人看着也用不着她操心,衣服缺了报给陆青松,很快就能补过来,偶尔有剩余的卖不出去的价格半价处理很快也就出去了。

到了四月底天气渐渐热了起来,俞晴这才想起来她丈夫似乎还没回来。

说好的四月中旬结业,就算出任务也该回来了吧,怎么这么久了还没见人呢?

俞晴唉声叹气,庞金花笑道,“想青柏了?”

俞晴老老实实点头,“想了,您说他该不会还没结束任务吧,这都多久了。”

“我记得出门的时候三月份?”庞金花想了想说,“哎呀,这都快一个月了吧。”

俞晴点头,“差不多了。”

周末这天俞晴正和俞欣做衣服,外头突然有人敲门,没一会儿庞金花脸色惨白的带着俩公安进来了。

庞金花面色忐忑,俞晴倒是淡定,她没做犯法的事儿就不怕人来找,“同志,有什么事吗?”

俩公安拿出工作证给她看了,语气倒是和气,“是这样,你认识赵晓曼吗?”

“认识。”俞晴一怔,“不过我们没什么联系了。”

公安点头,“我们知道,我们之前调查过了,也知道您是位军嫂,是这样,之前我们警方在南部抓获一伙走私团伙,赵晓曼就是其中一个,前两天她突然闹着自杀,说要见你,如果见不到你她还会自杀。警方还需要她交代一些事情,所以我们跟上级申请,想请您去一趟。”

俞晴了然,刚要答应,庞金花开口道,“为什么让她去。她和赵晓曼早八辈子不联系了,关系也不好,去了赵晓曼伤害她怎么办,赵晓曼那人最喜欢诬赖别人,会不会再诬赖我儿媳妇,你们公安调查就调查,跟我们老百姓什么事。”

这话就不好说了,有些话公安也不可能跟他们说的明白。

公安有些为难,“这事儿确实为难人,但希望俞晴同志能配合我们工作。”‘’

俞晴将庞金花叫到一边劝道,“娘,没事的,我去看看,看看她现在有多惨有多倒霉。听听她能说出什么来。咱什么都没做,就不怕调查,赵晓曼想诬赖我也不行。”

此时的她们根本不知道赵晓曼被捕就是陆青柏带队干的,要是知道了,根本就不会迟疑了。

俞欣过来说,“我陪晴晴去吧。”

有她陪着庞金花再不答应也不行,便嘱咐道,“离着她远一点,谁知道她非得要见你干什么。”

俞晴点头,“我知道了,我肯定会保护好自己的。”

时间紧迫,俞晴等人也不在多等,当即就跟着公安出门了。

赵晓曼被抓后先是在南边关押了一阵子,也是前些天才转移到京市来等候审问。谁知道前几天就出事了,现在人救回来了,却要见俞晴。

俞晴和俞欣进去,俞欣只能在外头等着,有个姓方的女警官陪着俞晴一起进去。

会客室不大,一张桌子,对面两把椅子,俞晴和方警官坐下,没一会儿就听见脚步声。

门被从侯后门推开,两个女警一左一右带着赵晓曼进来了。

再次见到赵晓曼俞晴还挺惊讶的,主要是赵晓曼的变化太大了。

上一回是什么时候见的赵晓曼?俞晴有些记不清了,但她扔能知道那时候的赵晓曼已经恢复了以前的容貌,漂亮耀眼,然而现在的赵晓曼,头发枯黄,脸颊消瘦粗糙,眼窝深陷,面色苍白的像鬼。

看见俞晴的时候赵晓曼的眼睛里突然迸发出憎恨的光来,她猛的扑向桌子,却被俩女警一左一右制住,“老实点,坐下。”

赵晓曼的手腕上带着手铐,被女警摁着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一块四十公分的透明木板阻隔了她们。

俞晴静静的打量赵晓曼,不明白赵晓曼怎么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就算她的轨迹偏离了原书记载,但赵晓曼呢?只是按照原书的走向走下去,原本也不该是如今这个地步的。

俞晴对赵晓曼的感觉很奇怪,竟有点同情她。

她看着赵晓曼说,“听说你要见我,见不到我就要自杀,还不配合警方调查。”

俞晴顿了顿,迎着赵晓曼的目光笑了笑,“其实你死不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俞晴,我恨你。”赵晓曼似乎平静了,看着俞晴的时候眼中充满了憎恶,“要不是你,我不会落得如此的下场。”

赵晓曼的话让俞晴忍不住笑了起来,“前几天的时候裴南成他妈也这么说,说裴南成落到今天的地步都是我害得。”

说着俞晴叹了口气,“我好无辜啊,我招你们惹你们了,自始至终我都不想跟你们任何一个扯上关系,为什么你们倒霉了,反而来怪罪我呢?”

赵晓曼当然明白这个,但她就忍不住愤怒。

当初在乡下的时候她就后悔撺掇俞晴去找陆青柏了,她不想嫁常新军最后还是嫁了,好不容易考上大学了,又因为俞晴的关系名声尽失。

赵晓曼不禁想到那年在乡下时她做的那个梦,梦里的俞晴就很幸福,虽然俞晴的人生与梦里有不一样的地方,但结果是一样的。

那就是俞晴过的比她好。像如今她成了阶下囚而俞晴却过着好日子。

让她唯一不忿的是,她后来喜欢上的裴南成心心念念的居然也是俞晴。

凭什么呀。

赵晓曼很痛苦。

被抓的时候她被裴南成毫不留情的抛弃了,她的魂都没了。

赵晓曼捂着脸哭了起来,俞晴一摊手对方警官道,“我和她真的不熟了。”

俞晴都搞不清楚赵晓曼为什么一定要见她,说这些话又有什么意思吗?

眼瞅着赵晓曼还在哭,俞晴道,“我可以走了吗?”

方警官点了头,带俞晴出去,俞欣上下打量她,“走吧。”

姐妹俩被方警官送了出来,俞欣问她,“赵晓曼说什么了?”

俞晴摇头,“就说了些鸡毛蒜皮的事儿,谁知道她见我到底是想干嘛啊。”

俞欣嗯了一声,“不知道她到底犯了什么事。”

俞晴也不清楚,而且也不想知道,“反正不是什么好事。”

“走吧,回家。”

快五一了,天气可真暖和,俞晴穿着一身长袖连衣裙都有些热了,路上俩人说了一些夏装的事儿,进了胡同就看有人站在他们家门前。

那人穿着军绿色裤子,上面是白色的衬衫,脚边上放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旁边院子里的梧桐树枝丫伸出墙外,阳光一照在男人身上投下斑驳的影子。

似乎听见动静,那男人转过头来,看清来人的时候男人一直绷着的一张脸慢慢的露出一抹笑来。

“我回来了。”

陆青柏说。

俞晴撒开脚丫子朝陆青柏奔跑过去,哪里管胡同里是不是有人啊。

到了近前,陆青柏张开手臂将人抱进怀里,然后说,“我结业了。”

俞晴嗯了一声,吧唧亲了一口,“知道了。”

陆青柏说,“我们……”

俞晴:“嗯,知道了。”

嘘,别说话了,趁着没人先亲一下吧。

正文完结。

作者有话说:

后面还有番外,一些没收尾的会在番外里面慢慢收尾~

新书《七十年代独生女》5月9号开,V后日万,求收藏

赵夏意是家里的独生女,家世够好,长相够美,性子够辣,凭着一张好脸远近闻名。

就是脑子不好使,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死活都要下乡当知青支援农村建设。

然而就在下乡前夕,赵夏意突然觉醒意识到自己是年代文中的女配。

原书中她下乡后父母因为孤单给她生了个弟弟,原来发誓非她不娶的青梅竹马转头娶了劝她下乡的表妹,几人生活和睦顺遂,唯独赵夏意在乡下被二流子看上苦苦挣扎,好不容易离婚归来,又被欺骗嫁人给人当了后妈最后落得被丈夫活活打死的下场。

觉醒后的赵夏意:不了不了,这辈子都不敢了,城里挺好的,青梅竹马挺渣的她也不要了。

甩开签字下乡的笔,一路狂奔扎进部队大院,泪眼婆娑看着正在练拳打沙袋的许沐晨,“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退了我的订婚……”

许沐晨:???

赵夏意:“以身相许了。”

许沐晨:“不至于,真不至于。”

大院儿最闷的许沐晨和丰城公认的小辣椒处对象了。

赵夏意:好像没传说中那么闷?

许沐晨:好像没传闻中那么辣?

后来许沐晨和赵夏意结婚了。

许沐晨:辣的可爱?

赵夏意:闷的勾人?

塑料表妹手握剧本断定赵夏意婚姻痛苦,早晚惨遭抛弃。

谁知几年过去了,本该倒霉的表姐不但没离婚日子还越过越好了。

她怕是拿了假剧本!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