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番外二(4)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夏可好激动。

这可是楚繁星啊!

那个建造了具有精神力机甲的楚繁星啊!

繁星号那个庞然大物还在他们机甲学院院系办公室大门口坐落着呢。

见到楚繁星的激动,让夏可一时间都忘记了自己刚才经历的事情。

可能是因为穿越来不久,本身对abo世界的常识就十分缺乏,夏可认为oga的临时标记就跟她原本世界的419差不多。

都什么时代了,临时标记而已,又不会怀孕,正好他们两个都爽过了,就不用计较这么多了。

褚向墨完全没有想过夏可会有如此“渣”的思想,处于易感期的alpha很渴望和自己的oga亲近,尤其是标记过后的oga,当别的alpha靠近时,会想要驱逐这些觊觎自己伴侣的人。

此时的褚向墨就处于这样的恼怒和压抑之中。

“可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好妈妈就已经跟他看上的伴侣如此亲密了,“你下午有没有空啊?今天下午繁星号要去检修,你可以一起过来看看哦,运气好的话,还可以上来坐一坐呢。”

林浪心里想褚向墨知不知道他现在的脸很臭啊?

他们就见到女孩先是眼睛一亮,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遗憾道:“啊……不好意思楚老师,我下午答应了别人了,还有其他事情……”

楚繁星带着灿烂的笑容,完全听不出任何打听的意思。

“是什么事情呢?愿不愿意和我说一下?”她看起来很喜欢夏可,爽朗的语调也多了一丝遗憾,“我的繁星号现在很少能启动了,你要是来不了,等下一次就不知道什么机会了。”

夏可早就在大美人的美貌和笑容中晕乎乎的了,什么都往外吐。

“是我的一个朋友邀请我去看他们的公开课,听说是中央警校的明星学生来讲的,很受欢迎呢……”

“哦?”楚繁星笑眯眯道,“可可也有国安与调查专业的朋友呀,叫什么名字呢,说不定小墨那家伙也认识,是不是小墨?”

楚繁星一下子将话题拉到褚向墨身上,转过头去看自己的儿子时,还朝他眨了眨眼,表明自己的良苦用心。

褚向墨:……

褚向墨:她以为他看不出来她自己也对夏可很感兴趣吗?

林浪摸着下巴沉思:所以这母子两个已经达成统一战线了吗?看来他也不能认输,女装这个想法可以一试了。

褚向墨两三步走过去,夏可一开始还没觉得什么,然而当男人靠近时,熟悉的味道也在靠近,她心里顿时产生了一种依赖感,这样的依赖感让她回过神来时一下子感觉到有些不自在。

“……你还好吗?”男人在她身旁坐下,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他把楚繁星给挤开了。

楚繁星摆了摆手,看起来一点也不介意的样子。

不过她刚进门的时候叫褚向墨小墨,他们关系应该很好。

褚向墨的声音低沉,没有了刚才的那种带着欲/望的暗哑,并没有让她感觉到压力,反而是让她感觉想要忍不住贴近对方。

男人气息靠近,同时那张好看的脸带着关切,让夏可心又开始乱跳了。

“我、我没事。”她赶紧道,她低下头,有些不敢看对方。

褚向墨想要解释刚才自己的失控,但是周围还有两个明显在虎视眈眈看好戏的一男一女,褚向墨忍着想要将他们俩赶走的冲动,朝夏可笑了笑。

夏可并没有察觉到其他三个alpha之中的暗潮汹涌,她意识到三个人都在等着她的答案,只好说道:“我朋友叫钟白期……你认识吗?”

钟白期?

“是一个很优秀的alpha

呢。”楚繁星先开口了,夏可感觉她像是在故意提醒这什么一样,病房里这么小,声音还突然加大好像生怕谁听不见一样。

“那我们一起去吧。”褚向墨当机立断。

夏可:“啊?!”

林浪深思:果然是母子作战,可恶。

夏可一整个大震惊,褚向墨的黑眸正安静地看着她,她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干笑了几声。

然而男人显然并不想给她逃避的机会。

林浪刚想开口,就被楚繁星一把子揽过肩膀,暗自加力,她笑着朝面前的一男一女道:“啊,我忽然想到一会儿还有事,要找林浪这小子,就在门口商量,可可你要是有什么事就出来找我们啊。”

然后她像是警告似的看了褚向墨一眼。

“褚向墨同学,一个alpha是要承担好自己的责任的,希望你能记得哦。”

在夏可的尔康手刚刚抬起时,楚繁星拿出了极其敏捷的速度和反应,拉着林浪就出病房了,还顺手将门给关上。

病房外,林浪挑了挑眉。

“楚姨,这就有些不公平了吧?”

楚繁星拍了拍他的肩,用着沉重的声音道:“小浪,谁让我是他的妈妈呢?”

见林浪保持着微笑盯着自己,楚繁星感觉到了一丝尴尬。

所以说林浪这个性格到底是怎么养成的?那家伙怎么养小孩的?

楚繁星讪笑了一声:“你也知道的,这还是小墨第一次动心呢,我这个当妈妈的不得支持一下吗?”

林浪深思了一会,最终他点了点头,对她的理由表示赞同。

楚繁星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幸好林浪这小子脑回路有些不同,总算是忽悠过去了。

而病房内,夏可又一次尴尬得想要脚趾抠地了。

她听着褚向墨的解释,好歹想起来了alpha的确是有易感期的。

她好死不死,竟然在查房的时候正面撞上了被易感期折磨得死去活来的褚向墨,就跟专门送上门的解药一样。

夏可:……

夏可觉得今天真是倒了大霉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后颈,看了眼男人的脸色,然后小心翼翼道:“临时标记没多久就会散了,那我们……”说着说着她就有些不敢说下去了,因为褚向墨的脸色实在是太吓人了。

夏可立即收声。

她看见男人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压抑自己的情绪,他的神情认真,抬手按住了她的肩膀,阻止了她想要逃避的内心。

“夏可,我喜欢你。”

夏可震惊抬眸。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她脱口而出,“我们才认识不到半天!!”

褚向墨定定地看着她,没有从她的神情中找到厌恶和抗拒,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

褚向墨道:“我知道。”他黑眸里沉浮着让夏可感觉到压力的情绪,“但是我是认真的。”

夏可:……

夏可动了动,发现男人力气虽然不大,但是她也动不了,被迫直面着对方。

她艰难开口:“你都不了解我,你也……”

“可可。”褚向墨黑眸里流转着让夏可感觉到有些心惊的光芒,同样的,她也确切的发现他好像真的是认真的。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男人黑眸明亮,高挺鼻梁下的薄唇微红,是刚才和她亲吻后残留的痕迹,他背脊宽阔,大手在她肩膀上紧握着,有些炙热,让夏可的心也感觉到被烘烤一般,浑身不自在,跟蚂蚁咬似的。

她能听见自己心跳加快的声音。

有一瞬间,夏可感觉自己好像在什么时候,也和男人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过,空气中那样冷冽的雪松

清香是那么熟悉。

见到女孩的怔愣,男人俯下身子,在她的唇角边亲了亲,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声音低沉中带着一丝引诱,还有一丝可怜兮兮。

“你现在没有对象,我也没有。”

“你对我也不讨厌,那我们就试一试,好不好?”

夏可感觉自己又有些晕乎乎的了。

她不知道究竟是来自oga对临时标记自己后的alpha的臣服,还是来自自己动摇的内心。

此时的她,很喜欢标记自己的alpha的亲密接触,这让她感觉到心都暖洋洋的。

毕竟这么个俊美大帅哥用这样可怜兮兮的语气来勾引自己,是个人都会恍惚,尤其是夏可这种意志力不坚定的人。

男人的大手捧起了她的脸,略显粗糙的指腹在轻轻摩挲,让她觉得脸有些痒痒的。

“嗯?”他的声音是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带着一丝沙哑,落在夏可耳边,听起来性感极了。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耳鬓厮磨么?

晕乎乎的夏可心里还在发散思维地想,被褚向墨一顿忽悠,她感觉他说的好像也有道理。

夏可的确并不讨厌对方,第一次见到他时,她同样也被他的容貌所冲击过。

上课时他温和而又令人安心的语气和举动,同样也曾让夏可心里产生过一丝异样,不过这些都被她忽略了。

而此时,这样的情愫因为男人又重新被勾了起来。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动摇,男人再接再厉。

“可可,答应我好不好?”

或许是男人过于死皮赖脸,又或许是夏可其实也蠢蠢欲动,她不清醒间就这样被男人给忽悠了。

她没看见男人勾起唇,黑眸划过了一丝精光。

下一秒他微微一笑,用着询问的语气:“那我再亲一次好不好?”

夏可看着他满是可怜渴望的眼神,想到刚才被亲得差点窒息的样子,她赶紧满脸通红地偏过头,结果被他钳制住下巴,铺天盖地的冷冽清香又一次包裹住了她。

oga渴望来自alpha的怜惜本能被满足。

同样的alpha渴望来自oga的爱//抚本能也被满足。

在亲吻的间隙,夏可四散的思维开始胡思乱想。

怪不得abo世界中ao是最完美的配对……光是一个亲吻都能让灵魂感到战栗也是没谁了……

……

下午的公开课夏可还是和褚向墨一起去了。

不过是短短一个中午的相处,夏可就发现当初她的第一直觉没有错误。

褚向墨这家伙并不像表面上看那样无害。

他的占有欲还挺强的。

不过夏可并不觉得困扰,她这个人很佛,思维也没有转变成oga,对于她来说,她也只是单纯的和褚向墨谈个恋爱而已,不合适就分手,如此简单粗暴。

完全没想到自己新出炉的女朋友已经想到分手这么远事情的褚向墨,还在用看似温和实际上挑剔的眼神打量着面前爽朗笑的alpha。

这个叫钟白期的alpha竟然长得还不赖,这让褚向墨产生了危机感。

而这样的危机感在那个所谓的中央警校明星学生的到来达到了顶峰。

不因为别的,就因为夏可眼神中出现了惊叹之情。

“钟白期。”那个高挑穿着学院警服的alpha走了过来,特警靴衬得他的腿很长,雌雄莫辨的美貌长相,反而更加吸引人的目光。

“顾哥!”这个叫钟白期的alpha特别激动,“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夏可,这是……”

注意到顾殊将目光放在了夏可身上,并且似乎微

微一愣。

褚向墨暗自磨了磨牙抬起手,和顾殊握了握手:“我是夏可的男朋友。”

顾殊挑了挑眉,他一下子就感觉到了来自面前这个高大俊美的alpha的敌意。

钟白期左看看右看看,也莫名感觉到这两个人之间好像哪里不对劲。

夏可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冷汗,默默往后退一步,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然而顾殊目光精准,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她。

夏可就见这位有着雌雄莫辨美貌的男人朝她微微一笑,他像是挑衅一般看都没有看褚向墨一眼,伸出了手:“你好,我是中央警校的顾殊,很高兴认识你。”

钟白期发现这个叫褚向墨的男人似乎肉眼可见的煞气十足。

……

褚向墨发现。

自己的女朋友比他想象的还要受欢迎。

和她同一年级就有很多alpha在追求就算了,竟然连大二大三追求她的人也很多。

但不知道是不是她脑海里没有那根弦,或者是她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成oga来看待,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那些alpha是在追求她。

“谢谢你帮我把它拿回来了!你人真是太好了!”附赠一个灿烂笑容,某个alpha或者某个beta就开始晕乎乎了。

“欸,这个位置你帮我占了吗……太不好意思了吧……”

“这个是我男朋友褚向墨……你脸色看起来怎么这么不好?”

褚向墨:……

褚向墨有时候都在想,如果当初不是他直接开门见山地告白,引诱般地将她变成自己的女朋友,恐怕他无论做什么,她都有可能没有意识到他在追求她。

褚向墨:……

有这样的女朋友,情敌也变多了。

虽然他并不把一些歪瓜裂枣放在眼里,对自己有着足够的自信,但是也不乏优秀的alpha前来挑衅。

那个顾殊是一个。

还有面前的这一个。

褚向墨磨了磨牙。

此时正是校庆。

返回清南大学的追忆母校时光的成功人士就有很多。

置博的大小沈总就是其中之一。

而此时沈总在台上作为代表发言,小沈总却笑眯眯地在和他作为礼仪小姐的女朋友搭讪。

褚向墨:拳头硬了。

见到他走过来,小沈总还弯着来不及收回的桃花眼和他打招呼:“褚向墨,好久不见。”

他女朋友还十分傻白甜疑惑问道:“你们认识?”

小沈总笑眯眯道:“楚繁星的儿子褚向墨,谁不认识?”

他女朋友震惊脸:“等等,你是楚繁星的儿子??”

也还好四周喧嚣嘈杂,她的话语中的信息才没有被泄露出去。

女孩扑过来,裙摆都因为她的急切而飘起来了一些:“你怎么没有告诉过我!”

褚向墨扶住她,将她有些乱的碎发撩到耳后,低声道:“穿这么高的高跟鞋,小心点,别摔了。”

小沈总桃花眼一眯:“你是可可小姐的男朋友?”

褚向墨轻轻拍了拍女孩扯着他的手,改成牵在一起,给谁看的,他不说。

他朝着小沈总假笑道:“如你所见。”

小沈总盯着他看了一会,随后将视线放在他们牵着的手上,忽然就笑了,他那双风流潋滟的桃花眼里满是漫不经心,说出来的话却带着潜藏的势在必得。

“谁规定谈恋爱就不会分手呢。”小沈总笑眯眯道,“可可小姐这么漂亮,千万不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啊。”

看到夏可还在不明所以认为沈赐在开玩笑干笑了几声,褚向墨危机感顿生,太阳穴突突突的,他现在就

想拿一把枪把沈赐给突突突了。

“你们在聊什么呢?”这时他那个穿着打扮人模狗样的老妈走了过来,身旁还跟着个高大的男人。

老妈也笑眯眯的:“哎呀,可可今天这么可爱呀。”

就见到女孩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扯了扯裙摆,看着他老妈眼睛又变得亮晶晶了:“哪、哪里啦,也没有很好看。”

好可爱——!

这是在场的所有alpha心里的声音。

“这位是……?”站在楚繁星身旁高大的alpha忽然开口,他眼睛和小沈总有些相似,但是带着金丝边眼镜遮挡住了那一份风情,显得有些冷漠,但是看向女孩时,眼神却不自觉的柔和了一些。

小沈总挑了挑眉,有些诧异他的插话,但还是笑道:“这是可爱的夏可小姐,这位是沈霖,我的哥哥。”

褚向墨:很好,又出现一个。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