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全文完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世界消散,神魂归位。

蔺绥用神识探了燕秦的魂魄,见魂魄已经完好如初,满意地收回了小玉像。

由于连续催动法器,他已经有些乏力,在检查完燕秦的身体后,便安心地睡了过去。

燕秦本想和蔺绥说话,却感觉到肩膀一沉,眼前人已然陷入深眠。

于修者而言,越是强大的修士精神力便越好,若不是疲倦到极致,也不会如此睡去。

燕秦轻抚着蔺绥的脊背,听着他的呼吸声,心里一片柔软。

阿绥分明待他如此好,叫他如何不爱他。

燕秦望着洞府外,望着那处广阔天地,以及藏在苍穹下的所谓的天道意志。

它做了这一切,如今看到事与愿违的景象却没有再出现。

燕秦不觉得它消失了,但也不知道它想做什么,无论它想做什么,他都会竭力阻止。

魂镜仍在,它应该不会再做出第二次这种行为,燕秦隐隐有感觉,它的力量恐怕也不足以它再做出这样的行为。

如果两百年后,人偶之法不成,如果那时他是唯一的大乘境的修士,他会以身殉道填补天缺。

燕秦不是一个会逃避的人,他向来清醒理智地按照自己的法则行事。

纵有千万般不舍,但在得知这个使命的时候,他已经在心里做好了准备。

蔺绥这一觉睡的很沉,醒来时身侧无人,蔺绥感觉到燕秦的气息在不远处,捏了一个除尘诀走出了洞府,看见在练剑的黑衣剑修。

悬剑山山顶的雪终年不化,如同他剑上寒霜。

蔺绥没有出声打扰,倚靠在石壁上静静观赏。

剑随心动,当燕秦注意到蔺绥的时候,晨霜剑便偏离了剑式,朝着蔺绥而去,悬停在他的身旁,黑金剑穗晃动。

蔺绥笑着抬手摸了摸晨霜的剑穗,眼眸却注视着燕秦,他是在触碰着这把剑,也是在触碰着剑主人的心弦。

小半年后,人偶需要的材料陆续收集齐。

大家这次齐聚衍宗,等待人偶炼制。

合形是第一步,炼化是第二步,人偶能够修炼是第三步,人偶能至大乘是第四步,天道承认人偶补缺才是最后一步。

这每一步都急不来,所有人都只能耐心等待。

傀儡宗的前宗主在其他人收集材料时,已经将门派典籍翻来覆去地看,一些其他宗门关于人偶的秘法也通通都看过,只为今日。

只是太多大能盯着,让他难免紧张,生怕自己出错。

明心宗的大能给他施了术法,他才能心无旁骛地继续下去。

妖丹、含珠贝、玲珑心一样样地嵌入乳玉中,在咒法里,人偶渐渐露出雏形。

傀儡宗的宗主魔力近乎要被抽干,还是蔺绥给他输送了魔力,其他魔宗的人也照做,这人偶才完成了第一步。

接下来无垢者需要在衍宗仁善之地进行三月的炼化,无垢者早已经将口诀背诵整齐,也知自己肩负着怎样的重任,颔首表示自己准备好了。

衍宗将此地划为了禁地,不许任何人打扰。

如今正魔两道都在为这一件事齐心协力,自然无人敢扰。

三月时间之于修者而言不过瞬间,很快几位宗门掌门便进入到了禁地,见到了炼化成功的人偶。

如今第二步成,接下来便是第三步。

南斗长老为其制命盘,衍宗长老授修炼之法,剑宗掌门教他运气,天雪宗掌门为他补灵根,御兽宗掌门为他固气,明心宗长老为他固心。

这一步魔修没法插手,蔺绥和其他魔修大能便在一旁看着。

蔺绥紧盯着人偶的经脉,看到他引气入体并且循环大周天时,微微松了口气。

他比在场所有人都在意这个办法能不能成功,如果不能成功,死的就是燕秦了。

这人偶果然是天生的修炼器具,他修炼灵气的速度惊人,如果这是平常的状况,早就有人眼红,但这种状况下,大家却恨不得他再快些,务必要在天道倾覆前修炼成功。

这个人偶被放置在了衍宗灵脉处,由各宗门共同看守,正道定了轮转吸收灵脉的规则,又给魔道定了约束门派之人的规矩。

这对魔修来说有点强人所难,不过谁让他们后边什么力也没出,干脆也就答应了,不过仍然还是有些小打小闹,正魔两道也不介意。

修真界倒是前所未有的和平起来,虽然摩擦仍然不断,但也没有太大的冲突和动乱。

以至于燕秦和蔺绥结为道侣这件事,成了修真界最轰动的大事。

蔺绥早就把傀儡宗丢还给了原来的宗主,入住了悬剑山。

剑宗弟子看见一个魔修时常和剑尊在一块,也不免好奇,人偶目前正在修炼中,燕秦也没什么好瞒的,不仅承认了,还要举办结契大典。

这事儿魔修们乐见其成,他们看热闹不嫌事大,甚至为魔修拐走了正道之光而骄傲。

道修们则是炸锅了,抗拒者不在少数。

不过在他们向宗门反应的时候,发现这次几大宗门的话语人竟然没有人有反对意见,甚至还表示愿意参加大典,见证这场仪式。

这就更让一些修者觉得稀奇和不理解了,要知道正道修士可是最抗拒这种事。

各大宗门的门主表示:管好你自己。

世界会不会崩塌谁都不知道,他们根本没有心思管别人有没有道侣,加上这两位都是极有可能冲击大乘期的人,没人会自讨没趣。

这大抵是修真界阵容最豪华的结契大典,在立下道侣之誓时,天空忽然响起一道雷声,似乎在表达否定。

不过两位修者神态自若,之后也没有任何情况发生,在场的人也当做什么都没看见没听到。

“它果然还在,不过看来是翻不出什么风浪,只敢打声雷。”

蔺绥触碰过衣袖上的喜纹,勾了抹燕秦的青丝把玩。

“想来是先前的事,已经让它耗尽了力量。”

燕秦贴近蔺绥,在柔和的光下注视着他的眼眸。

他一直心心念念所思所想的事终于成真,结下道侣契约后,他们连魂魄都属于彼此,永不分离。

有时眼眸比口舌更能传情,爱人站在那儿什么都不必说,以脉脉含情眼相望,人间春风便吹拂而过了。

修者可以掐诀让衣物消失,但于有情人而言,亲自缓慢地勾开束缚,才是叫人情难自禁的旖旎。

披散的墨发如瀑,几许黏附在清瘦漂亮的背脊。

修真岁月,哪一样都要来的更漫长。

两百年的时间,足够人世进行一次沧海桑田的转变,于修者而言,有人新生亦有人陨落。

人偶在第两百年恰好修炼至大乘期,而人类修士内仅有燕秦一人跨越至大乘。

说起这个蔺绥都心里冷笑,这绝对是天道的压制,他的功力早就在双修与修炼中抵达阈值,可就是无法突破,雷劫迟迟未降。

就算燕秦再怎么压制修为,仍然是不可抑制,他以最缓慢的速度抵达了关口,想要等人偶不成再渡劫填补天缺,可雷劫迫不及待地降临,燕秦无可奈何,只好和人偶在同时期步入大乘。

天道倾覆那日,地动山摇,所有修者都看见了天边出现了裂缝,各类异象同生。

人偶按照指令,朝着天缺而去。

于此同时,燕秦感觉到了一阵莫大的吸力,仿佛缝隙里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正在抓取着他,强迫他进入其中。

在身体不受控制时,燕秦下意识握住了蔺绥的手,而后想松开,却被蔺绥反握住。

蔺绥的语气偏执:“燕秦,谁准你松手。”

罗睺剑入地半寸,依旧无法抵抗吸力,在土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划痕,蔺绥的半边身体也跟着吸力一同向上。

这种瞬间的变故让所有人惊愕,剑宗的人最快,掌门和二长老一起拉住了蔺绥的手,努力在地动山摇中布下禁制。

其他修者纷纷相助,此刻已经没有正魔之分,有的只是人与天之别。

一个个修者迫于吸力纷纷处于半空中,而底下的人还在坚持。

“阿绥,我看见了。”

蔺绥听见了燕秦的声音,和燕秦一同往上看。

巨大的裂缝里,除了悬浮的人偶,还有一个巨大的光团。

蔺绥和燕秦眼眸相对,心意互通。

蔺绥将握住自己手的剑宗二长老向下用力一推,断了这人形锁链。

没有了吸力,修士们纷纷下落,抬头望着天空,迷茫、愤懑、恐惧、好奇……无论是什么情绪,他们都在等着一个结果。

在地上的人看不见的地方,罗睺与晨霜并行,凝聚着全身修为的一击,朝着光团而去。

天边炸响惊雷,像是狂怒的嘶吼,仿佛要将整个世间吞没。

在这可怖的雷声里,只有蔺绥和燕秦听清楚了它的声音。

“天意……不可违!”

“你也配称作天意。”

蔺绥语气森冷,带着绝对的不屑与嘲讽,朝着光团的核心层层劈进。

他这辈子,最恨宿命二字。

系统无可奈何,它本就不是真正的天道意志,而是从这本书里诞生的书灵,它明白自己的使命,就是要维持着这本书正常运转到结局。

做了先前那些事,它能够运用的能量已经所剩无几,它没有办法,如真正的天道意志那一般,从世界汲取力量。

直至消散,它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

它不明白,情爱由心,不由命。

人偶的功力散尽,大乘期的修为与书灵溃散碰撞散出剧烈的白光,在这远胜日光的强烈光芒里,地上的所有人都捂住了眼睛。

在光芒散去后,两道身影从天边一同坠落。

剑宗之人立刻上前接住了二人,发现他们安然无恙,只是陷入了昏迷,松了口气。

巨大的裂缝消失,天地被清气涤荡。

无论是世间事,还是有情人,一切如旧。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