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正文完我改变了未来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所以说。”五条悟叉腰,上半身以扭曲的姿势下俯,不顾安吾「= =」的眼神凝视地上的一小滩灰,看了许久之后抱怨道:“一招、一招就没了,这反派也太没排面了吧。”

张着嘴的脑子蹦跳的模样闯入的脑海中,立刻皱起鼻子,露出被恶心到的表情,并嘟囔道,“论长相还挺反派的,有够掉sa值。”

夏油杰姗姗来迟,其实一直在附近等着,谁知道脑花的战斗力不足,接了五条悟一招就直接翻车,甚至没用到他?

可夏油杰对并没什么不满,反而对五条悟说:“能把他解决掉已经是好事了,方式如何也无谓。”

“如此好对付,难道不是好事一件吗?”

夏油杰是这么说的。

安吾内心点头,深以为然。

夏油杰接着说:“你看,我不就是一招没出吗?”

他侧头小声嘀咕,“现在传绯闻真的有意义吗?”跟坂口前辈的风评变得那么差。

五条悟耳朵尖,听见夏油杰的嘟囔,高举双手抗议道:“有意义,怎么会没有意义,当然有意义,要不是我们的付出,怎么能迷惑脑花,而且我玩得也超开心啊!”

坂口安吾:“……”

面对如直气壮的任性宣言,真的说不出话来。

夏油杰吐槽:“真实法暴露了啊,悟。”

五条悟直气壮道:“可我就是这么的啊。”

正当两人陷入小学生斗嘴时,禅院甚尔终于活动着胳膊慢悠悠地进来,被关进狱门疆是安吾意料之中的事,在羂索扑街后便马不停蹄地将他放出来。

活动完毕后他轻蔑地看了五条悟他们一眼,伸出小拇指掏耳朵道:“真是小孩子。”尽显大人风范。

可能他没有故意嘲讽,可他的语言,他的一举一动在两人看来非常轻蔑,拉足了仇恨值的那种,搞得五条悟他们差点一致对外。

没一致对外是因为五条悟不愿放过正准备悄然撤退的中原中也。

此时的他已经不是一条,而是中也了。

中原中也是最迟登场的一位,本来最后的擒拿活动已经没一条什么事了,查清楚羂索的身份并传达是的主线任务,可为了让祓除羂索这事变得万无一失,还是中原中也申请援助,先前的几天一条一直重复出差、镇压叛乱、再次出差、负责走私的过程。

甚至还因为一直出差而紧张,深怕自己赶不上最后决斗。

当然,不仅赶上了,重力禁锢还成为让脑花被一击祓除的关键,一条非常满意,眼下,已经久违地回到自己的身体中了,留下来应对五条悟的就变成了中原中也。

五条悟大剌剌地叫住他表示:“很强啊,重力的术式。”

眼中略带探究之意,“考虑要来咒术界进修一番吗?你的年纪跟我的宝贝学生差不多大哦。”

中原中也头:“哈?”

脸上写满了“你这家伙竟然是老师?!”

中也又立刻来,早就看过五条悟的资料,这人确实是老师,而且还是资格挺深的老师。

这一瞬间,内心充斥着对五条悟学生的同情。

“咳咳。”森鸥外虽不会跟五条悟正面冲突,却也不会任凭人拐自己的左膀右臂,于是咳嗽彰显自己的存感,中原中也立刻反应过来,直接到森鸥外身后,根本不答五条悟的问题。

对方可是咒术界最强,正面冲突根本讨不到好吧。

森鸥外用谦卑的语气道:“我们这种小组织的成员可不方便进修,对中也君来说,在战斗中摸索,摸索中成功是最好的。”

不知从哪跑出来的太宰治扇阴风点鬼火道:“因为黑漆漆的小矮人是直觉系,根本不适合学习系统论知识哦。”

“他的脑容量跟蜗牛差不多。”

中原中也的额角爆出几枚十字,太宰治惹人生气上堪称天赋异禀,惹怒中也这件事上更是丰富的经验,很快两人就狭窄的船舱中展开追逐战,很少年人的活动。

安吾看着们渐渐远的身影,松了口气,心想:终于结束了。

……

“知了、知了。”

一条抬头,他的眼睛被夏日的阳光刺出了生盐水,短暂的闭眼后,眼睛睁开了一小条缝,看头顶层层叠叠的枝叶,听耳边绵延不绝的蝉的鸣叫。

已经夏天了。

宫泽的夏天很热,当你远处眺望,连景色因蒸腾的热气而扭曲了,熟悉的塑胶跑道的味道钻入一条鼻尖,这是们学校的塑胶跑道。

此时,正坐跑道外侧的长条木凳上。

八月尚暑假之中,各个社团却没停训,有些人会到乡下地方合宿,这些则是打好申请借用学校的场地。

并非是某社团的成员,一条隶属学生会,今日应该是来社团巡检。

说应是,是因为并不清楚今天是哪天,对他来说和平的暑假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一条?”

他抬头了。

拎着水桶的虎杖悠仁看,还用空出来的手挠了挠自己的脸道:“你今天也来学校了啊。”

一条看尚且稚嫩,对未来充满希望的脸,提嘴角笑了一下。

说:

“见到你很高兴,虎杖君。”

——我改变了未来。

【正文完】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