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我在这里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出来了?”周琰并没怎么听懂梁锐希说的话,他只是紧张他一个人跑出来,“有什么话一会回病房再说,我先送一下我妈妈。”

但他身后的周母却像是明白了,立即出声道:“不用送了,司机就在楼下,你带你同学回病房吧。”

恰好电梯到了,周母转过身,背对着周琰道:“既然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就努力走下去吧。别后悔,也别回头。”

“妈妈……”听到这话,周琰的神情比刚刚表现得更加惊喜。

在电梯门合上前,周琰的妈妈又对着他们说:“但这不代表我现在就可以接受你们了。”

没等周琰回应,对方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合上的电梯门中。

可周琰听完那两句话非但没有沮丧,反而像是看到了什么希望,眸中闪烁着星光。

他又在电梯门口站了几秒,才将梁锐希扶回病房,接着叫来护士给梁锐希重新扎针。护士得知梁锐希自己拔了针头下床,忍不住数落他道:“让你卧床休息你居然还敢自己下床?你是不是觉得脑震荡的病症不够重?要不要让严医生给你做个开颅手术啊?”

梁锐希缩着脑袋不敢吱声,用眼神跟周琰求助。

“让你费心了刘护士。”周琰用拳头掩了下唇,竟还站在边上笑。

“不听话吃苦头的病人我们见得多了!你们家属可要好好看着!”刘护士把胶带往兜里一塞,气鼓鼓地转身走了。

护士一走,周琰才问梁锐希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梁锐希也无需再隐瞒,如实说了,周琰了解后感叹道:“没想到你还留了一手。”

“这不是怕没结果么,”梁锐希“嘿嘿”一笑,“现在既然阳城市公安局决定受理这个案件,说明他们已经了解了一些情况了,只要那城建公司的老总被捕,谢民姚肯定也难逃干系。”

这一次的经历也让周琰吃了点教训,不由道:“警方调查取证还要一个过程,这段时间我们也得保护好自己安全。”

梁锐希“嗯”了一声,岔开话题问:“你们什么时候来的?见着蒋晟和我小姨了么?”

周琰:“只碰上了蒋晟,他一晚上没休息,我叫他先回去了。”

梁锐希想起刚刚做的那个荒唐的梦,讪讪道:“诶对了,刚刚你妈妈在的时候,我没说什么奇怪的梦话吧?”

周琰定定地望着他,那眼神里仿佛包含着千言万语,梁锐希被他看得不自在,催问道:“到底说了没?”

“说了,但不是什么奇怪的话。”

经过周琰的转述,梁锐希才知道自己只含含糊糊说了一点,没做梦时说得这么理直气壮,但想表达的意思都表达出来了。而且在这之前,周琰的妈妈确实在跟周琰聊选择的问题,被梁锐希的梦话一打岔,后面也没再说了。

“你妈妈进电梯前那句话的意思,算不算是以后不再干涉你的选择了?”梁锐希问。

“嗯,”周琰抓起梁锐希的手凑到唇边轻轻一吻,“谢谢你,锐希。”

-

当晚魏然和沈晖也来医院探望了梁锐希。

次日是周琰生日,梁锐希原先还打算请同学们去星月港吃火锅,谁都没料到他在这节骨眼上会出事,拿到手机后他联系了魏然,想通知大家改期。

怕老同学担心,梁锐希和周琰统一口径对外只宣称他不小心出车祸撞到了头,但光这么说,魏然都立即叫上沈晖来了医院。

“你这是怎么一回事?前一秒还在跟我们喝酒唱歌,后脚就出门让车子撞了个脑震荡?”沈晖看着梁锐希被包得严严实实的脑袋,忍不住想笑。

“哎,流年不利啊,”梁锐希靠在病床上说,“反正明天这生日宴我是参加不了了,医生不让我下床,还让我禁食两天。”

“要不就跟同学们说下周末再聚吧?”魏然建议,“原本说周一晚上聚,不还有人提出晚上要加班可能赶补上呢。”

沈晖笑说:“不过校草这脑袋,确定下周末就能出院吃火锅了?”

这话可真是问到点子上了,梁锐希想到严医生早诊时留下的那句话又是一阵胆寒:“你别瞎说,到这周末我一定能好的!”

“我看还是别改日子了,明天让周琰跟我们一起去,你就拿个手机在医院里看我们吃吧。”沈晖道。

“……我草,你这是人干事儿?”梁锐希感觉听着沈晖说话自己的颅压就蹭蹭往上涨。

“吕靖同不也来不了么?你又不是寿星,拿手机云吃一下怎么了?”沈晖道。

吕靖同考攻成绩下来,已经去老家某个地方上任当九品芝麻官了,前几天跟他们发过消息说走不开,决定在周琰生日当天送上云祝福。

魏然附和道:“我看这样也不错,等梁锐希出院了,大家还能借机再聚一次。”

“行吧,行吧……”梁锐希无力反驳,心说自己明天打死不开手机。

周琰打算继续在医院陪梁锐希过夜,趁着魏然和沈晖来探望,回家去拿了些换洗衣物的生活用品,等回来发现梁锐希已经被那俩家伙气得昏睡过去了。他轻声在边上与两人聊了一会,便将两人送走了。

梁锐希睡到半夜被一股尿意憋醒,睁开眼睛见病房里只亮着一盏小夜灯,周琰就躺在一边的陪护床上,可能是累极了,看上去睡得很沉。

梁锐希撑坐起来,有点犹豫是不是要叫醒周琰,一偏头,却见床头柜上摆着一份文件和一支笔。

他瞄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当即回想起严医生和后来那个护士说的话,想起蒋晟的误会,不由失笑。他又看了周琰一会,拿起笔在周琰那铁画银钩的签名边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签完后,他便理直气壮地唤道:“周琰,我想去上厕所!”

-

第二天一大早梁锐希又被推着去做了一次CT,他感觉自己状态好了很多,严医生早诊时也表示他情况乐观,但输液还在继续,梁锐希偶尔也会头晕嗜睡。

白天蒋晟又来了医院,梁锐希与他说了举报信息被受理的情况,蒋晟激动不已,两人正畅想着爽快的结局,却接到了白芸的电话。

心思玲珑的白芸在探望外甥时隐约猜到了什么,昨晚连夜收拾了东西退了租,打算带豆豆回老家,不愿再连累他们。这通电话差点没把梁锐希急得再次拔了针头跟蒋晟一起冲出去,最后还是被周琰拦下了。

周琰说他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应该是蒋晟自己该经历的考验。梁锐希闻言也不再冲动,忐忑地留在病房等消息,到傍晚五点接到蒋晟的电话,说他已经把白芸和豆豆从高铁站接了回去,梁锐希心里一块石头才落地。

但这么一番折腾,梁锐希也没再让蒋晟来医院了。

临近七点,快到周琰赴约去过生日的时间,梁锐希催他:“你是不是该去吃饭了?”

“我走了你一个人没事?”周琰反问他。

“有事就叫护士呗,”梁锐希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睛说,“你快点去吧,正好我睡一觉。”

周琰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在他背后窸窸窣窣不知道还在收拾什么,梁锐希装睡了一会居然真就这么睡了过去。

因为受伤的是后脑勺,梁锐希这两天都是侧睡或者趴睡。不知过了多久,他被一阵铃声吵醒,从枕头边摸出手机,发现是魏然给自己打的视频电话。

梁锐希一面气恼老同学们不做人,一面又好奇现场到底什么样子,接通后懒洋洋地问:“干嘛呢?还非要打视频电话让我看看你们吃得有多香是吧?”

“是啊!大伙儿听说你住院还说晚上要了看你呢……”

“校草你怎么出车祸了啊?你还好不?”

不知道是哪个同学,还搛着一块卷羊肉凑到电话前给他看,梁锐希禁食两天舌头都快淡出鸟了,见状差点没当场骂人:“哇你们太过分了!”

背景里还放着一首他熟悉的生日祝福歌:“对所有的烦恼说bye bye,对所有的快乐说 hi hi,亲爱的亲爱的生日快乐,每一天都精彩……”

此时窗外下了点小雨,周琰生日这天刚好是二十四节气里的大雪,换在北方城市,外面应该也已经飘着鹅毛大雪了吧?

视频电话那头的热闹仿佛衬托着他的落寞,梁锐希叹了口气,问:“周琰呢?他到了没有?”

“周琰?”魏然的表情有一点茫然。

而在梁锐希问出那句话的下一秒,周琰就出现在了屏幕中,不过不是在魏然那边,而是在梁锐希这边。

“我没去,”周琰从背后拥住了他,“我一直在这里。”

梁锐希手一抖,赶紧把电话挂了,也不知道刚刚摄像头有没有录到周琰抱他的画面,他心慌意乱道:“你怎么没去?”

“昨晚我就跟魏然他们说了我不去了。”

“可这不是你的生日么?”梁锐希问。

“没事,他们都知道我忙,我可以接受大家的云祝福,”周琰托着他的后颈,在他唇上印了个吻,“何况,跟你在一起才叫过生日。”

梁锐希心里涌起一阵酸涩的甜蜜,他伸手勾住周琰的脖子,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又莫名浮现起毕业那年他装睡时周琰偷亲他的那个吻。

梁锐希闭上眼睛迎上去,双唇相贴,他知道从现在起自己再也不会感到孤独。

(第四篇章-大雪-完)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