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番外:工作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K市省级中心医院,副主任医师办公室,下午三点的阳光零散地洒进来,落在干净的白大褂上,岁月静好……

个屁。

“殷顾,你把那小子开除我当这事儿没发生,不然你今天晚上睡走廊。”余成宋想想朋友圈那几张照片脑袋都裂了,电话那边的孩儿他妈居然还有心情笑。

“怎么了宋宋,人家干的挺好的,我突然开除没道理啊。”

“我就是道理,”余成宋拿起保温杯喝了口白开水,也没压下心里那股火,“你是不是故意放水呢,人在你眼皮子底下亲亲我我你都没发现?你眼镜儿是不是背着我带度数了?”

殷顾低低地笑,扫了眼坐办公桌上冲他疯狂打手势的余成第,咳了声,说:“成第都26了,谈恋爱不是很正常么。”

“正常,是,正常,”余成宋靠在椅子上,嗤了声,“我看那小子长得不像好人不行么。”

“余大夫又不讲理,”殷顾笑着说,“我看那小孩儿还可以,挺老实的,虽然比成第小一岁但是性格不错。”

“殷老板,要不这样吧,”余成宋食指敲了敲桌子,“过几天你把那个小兔崽子给我带来,我看看是什么鸟儿,胆儿这么肥敢啄我们家白菜。”

“嗯……”殷顾眨眨眼,冲余成第摊了摊手,表示你哥生气我也没办法。

余成第无声惨呼,绝望地躺到桌子上。

通知完小的殷顾笑了声赶紧哄大的,“余大夫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我下班正好买菜。”

“不用了,”余成宋看了眼桌子上的病例,“加班儿。”

“嗯?不是说这周晚上休息么?”殷顾翻找记忆,余大夫实在是忙,天天手术室,约个会搞个浪漫都要见缝插针,好不容易轮班到休息怎么还加班儿。

“手动加班儿,”余成宋啧了声,“回家憋气。”

“我错了。”殷顾立刻说。

余成第听见大哥的话紧跟着坐起来,和顾哥对视一眼,跳下来拿过手机笑嘻嘻地说:“哥,你回家吧,我想吃红烧肉。”

“我想吃你。”余成宋没好气儿。

“我俩就是普通同事,我拿他当朋友,”余成第说,“你生什么气,我心里有数。”

“先是朋友后是弟,最后变成小夫妻?”余成宋嗤了声,“让人家卖了你还得给他数钱呢。”

“不可能,我一只手能给他推个跟头,”余成第嘿嘿笑,“好歹也是你和顾哥教出来的,你不放心我还不放心你自己啊。晚上回来吧,我想吃红烧肉了,特别特别特别想!我亲爱的哥哥!哥哥哥哥哥……”

“嗯……也行,”余成宋眯了眯眼睛,忽然笑了,“今天下班就回家。”

余成第立刻摆出庆祝的手势,和顾哥击了个掌。

挂了电话,余成宋放下资料,看了眼挂钟,到下班时间立刻换衣服出了医院。

直奔殷顾公司。

殷顾毕业后没考研,而是按计划开了一家小公司,刚开始规模小人数少忙的昏天暗地也赚不了多少钱,但一直坚持着。

一晃十来年过去了,现在的公司已经大的包下一整个办公楼,每天忙碌的时间也直线下降,用余成第的话说就是“顾哥已经从忙碌的小陀螺彻底化身望夫石了”,每天处理完公司里的事儿剩下的时间全在研究余大夫的空闲时间怎么安排。

余成宋则选择了考研考博,忙的和殷顾不相上下,好几次问殷顾不考研的原因是不是因为家里必须有个人挣钱,殷顾每次都说不是。

但余成宋心里始终觉得耽误了男朋友深造,后来再问殷顾直接脱裤子回答,间接影响了未来的余大夫复习,也就不问了。

是怎么了,不是怎么了,已经做了就不要后悔。

奋斗的时候一直往前走,偶尔停下来也别回头,别给自己质疑的机会,撑不住了低头看看牵着的手就好。

事实证明他们都是对的。

殷老板的公司收益一年比一年高,余大夫34岁做了副主任医师,成傻傻26岁软件工程研究生毕业,进了殷顾公司上班——

认识了那个小兔崽子。

余成宋看了眼手表,这个点儿还不到堵车时候,一路绿灯。

再有五分钟,他就能站在孩儿他妈和孩儿面前,创造一个大惊喜。

殷顾办公室,余成第懒洋洋地趴在办公桌上拿笔记本处理工作,身高腿长一米八五,完全看不出是个Omega。

越大长得越像余成宋,除了一脑袋不变的小卷毛,锐利散漫的丹凤眼和帅到嚣张的脸跟大哥如出一辙。

但现在这张脸却被忧愁占满:“顾哥,我眼皮一直跳。”

办公桌对面,一身西装的男人气质温润唇角带笑,男朋友嘴里“帅的惊为天人”的脸仿佛被时间遗忘,十几年一晃过去,也只是多了几分成熟。

如果不看那双眼睛,单看脸,更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

手里的钢笔微微一顿,殷顾指了指他面前的桌子:“我眼睛已经掉下来了。”

“真吓人,”余成第拿着手机乐了半天,半晌,又叹了口气,“我没想到我哥能这么生气。”

“初中高中大学你一直没动静,他已经把这事儿忘了,”殷顾签下文件,“突然看见你朋友圈的照片一时接受不了也正常。”

“那张照片没什么吧,我不就搂着那小玩意儿了么,”余成第长叹,“我又没谈恋爱。”

“小玩意儿?”殷顾看了他一眼。

“啊,就是小玩意儿啊,你说他一个Beta怎么比我还矮,才一米七多,我单手能给他拎起来转两圈儿,”余成第忍不住乐,“一逗就脸红,上次还给我送小面包,没我哥做的好吃,但也还可以。”

殷顾把这些措辞在脑袋里过一遍就把他看透了,嘴角勾了勾,随口问:“喜欢?”

“还……行吧,”余成第戳了戳手机,别别扭扭地往椅子上一靠,眼神乱飘,顾左右而言他,“我就是看他好玩儿多带带他,我第一次见这么弱的Beta,做程序bug几十个,做不出来能给自己急哭了,都这样了还不过来求我,蠢死了……”

“喜欢就追吧,你也不小了,不用太顾及我们,你哥那边我去说,”殷顾说,“不过那小孩儿的性别是男B,你问清楚他性向了么?”

男B的性取向大概率是女B。

“问这个干什么,”余成第扔了手机,“八字没一撇呢。”

殷顾笑笑没说话。

口是心非的性格都跟他哥一样。

不过性向这个问题,或许相处久了就能解决了。

当初余成第虽然分化成了Omega,但是一个月后复查排除了劣性Omega,确诊为特性Omega——

发情期反应微弱,不需要抑制剂,身体素质强于普通Omega,信息素对ABO三种性别均有一定程度的吸引力,特别是没接触过信息素的Beta。

他跟余成宋同时松了口气,至少不用担心被欺负的问题了。

但随之而来的就是ABO通吃的“大问题”。

余成第越长越帅,高一开始抽条,高二就一米八了,追求者数都数不过来,虽然腿还是有点跛,但随着发育已经不太明显了。

帅的和当初的余成宋差不多,当之无愧的校草级人物。

余成宋那段时间简直魔鬼附体,一丁点风吹草动都立刻给殷顾打电话,都要神经衰弱了。

索性余成第对这些人都没兴趣,老老实实读完高中大学做一只快乐的母胎单身狗。

“铃铃铃——”

殷顾接起办公室电话。

周秘书小声惊呼:“殷总!我刚看见余大夫了!直奔五楼实习区!您知道么?”

“……我不知道,”殷顾看向针扎了似的从椅子上跳起来往外冲的余成第,没忍住笑了声,“慢点儿,你瞬间转移也来不及了。”

门“啪”地一声被关上,只留下余成第悠长的喊声“完蛋了!”。

余成宋一身休闲装,时不时和路过的员工打个招呼,站在门口往里看了一圈,几秒后锁定了余成第照片里的小兔崽子。

他随便喊了个女员工,笑了声:“你们老板找陆伽有事,能帮我通知一声么?”

女员工认出他,立刻答应了。

余成宋道谢后走到楼梯口堵人。

两分钟后一个个子不高戴大框眼镜看起来呆了吧唧的孩子抱着一堆文件往这儿冲了过来,半路还差点自己给自己绊个跟头……

余成宋微微眯眼。

Beta?

照片里一群人挤着,他看不清身高,脸也有点模糊,还以为是弱Alpha。

现在见着本人了才发现他好像有点儿误会了……这是谁家白菜,被他家那只小狼崽子盯上了。

余成宋替他按了电梯,对方立刻九十度鞠躬慌乱地喊:“谢谢谢谢!”

“嘭——”

文件撒了一地。

“……”陆伽愣了两秒,慌张蹲下开始捡,“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儿,”余成宋拿出对待患者的态度,蹲下来帮他一起捡,“你是公司新来的?”

老员工都认识他,这孩子明显不知道他是谁。

“是,我刚来两个月。”陆伽抬头看了余成宋一眼,顿时愣了。

“怎么了?”余成宋明知故问。

“您,您长得真像我一个同事……”陆伽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同事……

余成宋嘴角的笑带了点儿幸灾乐祸。

成傻傻真菜啊,都搂着了还是同事。

“是么?很像?”他继续问。

“特,特别像。”陆伽刚要说连自来卷都像,“同事”就来了。

“哥!哥!哥哥哥哥!”余成第都没等电梯,直接从消防通道跑下来的,看见蹲地上捡东西的两个人魂儿都要飞了。

看看眼前成熟帅气的男人,再看看余成第,陆伽魂儿已经飞了。

余成第的哥——余成第也给殷总叫哥——所以眼前的人是殷总的合法配偶——传说中的余大夫?

他居然没认出来!

“不知道的以为我犯法了呢,”余成宋站起来,把文件递给陆伽,转头看余成第,“跑这么急,地震了?”

余成第迅速观察局势,陆伽虽然一脸震惊但是没有害怕,他哥还是他哥,干什么都有分寸。

“想你了,”他瞬间改口,咧嘴一笑一把抱住大哥,“下班儿给我做红烧肉吧,我馋死了。”

得知自家白菜其实是猪后余成宋心情也好了,揉了把他的卷毛说:“等会儿下班你跟你顾哥去超市买菜,顺便给幸福跟平安买两盒罐头,我先回去准备。”

“遵命,”余成第答应,转头看了眼还在震惊的陆伽,咳了一声,当着大哥面正经了不少,“干什么?”

“啊……啊!”陆伽怔过来,立刻立正汇报,“报告组长,给,给殷总送文件。”

“给我吧,”余成宋全拿过来,“我上去顺便给他。”

陆伽傻呵呵地点头。

“你回去上班儿吧,”余成宋视线落在两个小崽子的身上,“天天在楼上泡着琢磨怎么对付我还不如多给你顾哥创造点儿人民币。”

“知道啦。”余成第立刻意会,忍不住笑了半天。

余成宋敲了敲门,里面传来殷顾的声音。

“进。”

“忙着呢殷老板?”余成宋推门进来。

殷顾放下文件看他笑:“我错了宋宋。”

余成宋把东西往他桌子上一搁,拽住刚余成第坐过的椅子推到他旁边坐下了,拍了拍肩膀:“干点实事儿。”

“收到,”殷顾抬手搭在他肩膀上力度适中地捏了捏,“您看行么。”

“一般般,”余成宋说,“我刚看了那孩子了。”

“怎么样?”殷顾问。

“你早就知道还问我?”余成宋转头指了指他,“顾顾,过分了啊。”

“我直接告诉你你也不放心,还不如全部让你自己看,”殷顾手指下移,按住他的锁骨,按了按后继续挪,靠在他耳边问:“这一周晚上都休息?”

“看心情。”余成宋笑了声,手搭在他腿上摸了一把,西装裤他看这么多年了也没看够,真是越禁欲越让人心痒痒。

殷顾立刻低头埋在他脖子上轻轻咬了咬。

咬得有点儿疼,余成宋喊了一声,空气顿时不对劲儿了。

“马上下班了,成傻傻在楼下等着呢。”余成宋边说边把手伸进他衣服里,赶时间地囫囵摸了摸。

殷顾没听见似的拿出手,放到他腰带上,按了按。

“操……”余成宋嗓子一紧,转头狠狠吻住了他。

余成第等了一个多小时俩哥哥才姗姗来迟,余成宋刚要说话,他立刻抬手喊:“不用解释!不用说话!我明白!我知道!别说了!”

“我要解释了么,”余成宋拉开车门,抬腿的时候有点儿别扭,最近太忙,没怎么健身,缺乏锻炼了,“上次那个鱼罐头别买了,太腥,买兔肉的吧。”

“嗯,顾哥——”余成第刚转头手里就被扔了把钥匙。

殷顾走到余成宋车旁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顾哥你不去买菜啊?”他问。

“马上要下雨了,”殷顾靠在副驾驶冲他笑,“你的小玩意儿可能没带伞。”

余成第秒懂,露出个笑,转身进了殷顾的车开走了。

“等他回来咱俩这顿饭是吃不上了,”余成宋发动汽车,“走吧顾顾,老夫老妻买菜去。”

刚进超市雨就掉下来了,豆大的雨点儿噼啪砸地。

“真准啊,”余成宋往推车里扔了一联酸奶,“顾哥都帮他到这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抱得美人归。”

“应该没他哥快,”殷顾拉住他的手一起走,“毕竟当年我也挺努力的,算双向奔赴。”

“那得是狂奔,”想想高中的时候余成宋还是想笑,“四月末转学,五月底在一起,闪婚。”

“事实证明,闪婚也可以很幸福。”殷顾举起手,铂金戒指闪着光。

这几年他和余成宋买了车买了房买了表……但谁也没提过换戒指。

这幅对戒是他们俩一无所有的时候立下的誓言,现在应有尽有,每次看见戒指就能回忆起高中的时候。

就像一块路标,提醒他们来时的路。

无论我们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我们的爱永远是最初的模样——细水长流,岁月静好。

余成宋也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戒指,嘴角忍不住往上翘。

上班不能戴,他每次都是下班立刻戴上,抓紧时间秀恩爱。

回家的时候雨刚好停了。

房子是前年换的,之前那个复式换成了现在这个大平层,看着宽敞也省的上下楼走楼梯。

有时候做个大手术回家真是想进屋就躺下,多走一个台阶都是折磨,他跟殷顾商量了一下,干脆把之前那个地段一般布局一般的房子卖了,买了离医院和公司都近的房子。

一开门幸福跟平安就冲了过来,喵喵汪汪的。

幸福是余成第大四的时候捡的小猫崽,是个狸花猫,现在已经胖成煤气罐了。

平安是去年余成宋下班路上捡的狗崽儿,一个纸壳箱里三只,叫得嗷嗷的,他留下一个剩下俩给周折雨了。

他媳妇儿稀罕狗,家里本来就有一个,现在仨了,每天遛狗跟放羊似的。

周折雨隔三差五给他打电话骂人:“操,成宋,你是不知道我现在多痛苦!早上六点爬起来遛狗!遛完还得上班儿!”

作为妇产科里唯一一个男护士,周护士长表示他很愤怒。

余成宋摸了摸狗头猫头的功夫,殷顾已经把菜放到厨房开始洗了。

“余大夫,土豆切丝还是切片?”殷顾喊。

“切片吧,”余成宋站起来往厨房走,“你那个丝儿跟土豆条似的,还好意思问。”

“别打击我,”殷顾回头看了他一眼,忍不住笑,“我能切片儿已经很厉害了。”

“你还是继续做糖水鸡蛋吧,”余成宋走过去拿过菜刀,挤着他站着,三两下切好,“顾顾,你说成傻傻今天能回来吃饭么?”

“要打赌么?”殷顾从身后搂住他,下巴硌了硌他肩膀,“我赌不回来吃了。”

“我也想赌这个,”余成宋啧了一声,“你赌回来。”

“你怎么欺负人呢,”殷顾乐了,亲了亲他耳朵,说,“行吧,我赌回来,赌注是什么?口么?”

“殷老板你都三十四了,能不能稳重点儿,”余成宋切了块小西红柿喂到他嘴边,感慨,“怎么还这么骚。”

“余大夫越活越纯情了,”殷顾咽下西红柿,“那就女装口?”

“行吧,”余成宋骚不过就加入,跃跃欲试,“你穿西装吧,上次我给你新买的那套。”

“那你白大褂吧,”殷顾说,“里面不用穿了。”

“操,”余成宋没忍住乐了,“这饭还能不能吃了。”

“炒盘青椒吧,”殷顾说,“黄色的那个,应景儿。”

刚把饭端上桌,余成宋手机就响了。

殷顾放下碗转身就走。

“干什么去?”余成宋问。

“换衣服。”殷顾说。

“你怎么知道你输了。”余成宋点开消息。

成傻傻:哥,我今天不回去吃了,祝你们二人世界快乐~

“我要是赢了就给你取衣服,”殷顾靠在门边看他笑,“输了赢了?”

“我觉得我们应该吃完饭再讨论这种话题,”余成宋喝了口水,言行不一地岔开腿,拍了拍,嘴角勾着,“来吧殷老板,我蓄势待发。”

“好的余大夫,”殷顾拽了拽衬衫领口,“我随时恭候。”

【全文完】

--------------------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