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1章 接诊要按规矩来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到了午饭时间,刘半夏看了一眼,没有看到楚婉婷带着她父亲过来,估计那边的检查还没有完事。

要是按照正常的体检流程,肯定一上午就能弄完。只不过她父亲中间耽误了一下,有些检查就得重新排队。

一步慢、步步慢嘛,不过也没关系,反正过来以后也是直接收入院。

“哟,今天怎么吃这么早啊?”

刚刚来到食堂这边,姜涛招了招手。

“早吃完也能给他们换班,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看样子上午的手术很顺利,下午还有?”刘半夏问道。

“下午还有两台,上午这台是复杂肛瘘和肛周脓肿。”姜涛说道。

“你们急救中心最近可不错啊,也得说是越来越不得了了。下一步有什么样的发展计划?念叨念叨。”

“啥都没,反正业务上的事情跟我的关系也不大,我主要还是倾向于教培这一块。姜主任,再过些日子就该来上一轮考核了吧?”刘半夏问道。

“行,反正到时候我就说你要求的。实习生和规培医生们要是有怨言,到时候也是找你去。”姜涛打趣了一句。

“我就是背锅的命了。”刘半夏一本正经地说道。

“那就说正经的啊,你打算考核啥?在科室内的考评我们也随时都在进行。基础操作方面的?”姜涛问道。

“是啊,各个外科科室的内容是不一样的,但是有一点是很基础的,就是清创呗。”刘半夏说道。

“按照往常的情况来讲,这些孩子们也都能够达到合格的标准。往常的习惯呢,合格了也就完事了。”

“但是我觉得吧,这次就统一来,把清创、缝合都给来上一遍。到时候谁要是排在后边,自己合计去呗。反正只要来我们急救中心了,用不了多少时间也都能够考核完。”

“挺好,那就给这些孩子们都放到一起。为了达标跟为了取得好成绩,心中的想法和付出的努力肯定是不一样的。”姜涛笑着说道。

“不过这个事情动静可不小,也得需要人跟着操心呢。你到时候能协调到一起?有那么多人看着吗?”

“让我的六个跟班上场呗,他们目前在清创缝合方面已经做得很可以了。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除了跟我上台,就是干这个活。”刘半夏说道。

“嗯……就说现在吧,他们除了负责急救患者的初诊之外,也是在带领这些实习生和规培医生们负责清创。”

“我的想法怎么也得让他们再锻炼一年,到时候就可以交给规培医生来负责这个事情。毕竟我们急救中心比较新,都是成批过来的规培人员,好调配。”

“哎……还说没啥想法呢,心大着呢。”姜涛叹了口气,突然间就觉得饭菜不是那么香了。

“哪里有啊,就是粗略的琢磨。”刘半夏无奈地说道。

“我们都不敢把规培医生这么用,前期会非常累啊,很担心他们撑不住。”姜涛说道。

“可是你们呢?到了你们急救中心,这好像就成了非常稀松平常的事情了一样。你用得这么狠,不怕把孩子们都用跑了啊?”

“哈哈,也分啥情况。单位人稍稍差一些,社会人会增加一些量。不过就算是单位人,也相当于二档起步吧。”刘半夏笑着说道。

“也是因为我们急救中心的特殊性,我们是二十小时不打烊啊。一天下来的接诊量多大,需要做清创的患者有多少呢。”

“这也算是我们得天独厚的优势,如果在急救中心干一年,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的话,您觉得还有多大的培养价值?”

姜涛扒了口饭,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是蛮有道理的,不过你们那边需要掌握的手术技能也是真多,你到时候可得控制好,别把孩子们都累坏了。”

刘半夏点了点头,“这方面我也会交给六小只来盯防,让他们自己分盯着谁。规培医生的时间比较长,三年期呢,也好轮换。”

“实习生这方面就要多费一些心思,他们毕竟只剩下了一年的实习期,而且他们前期的实习经验也比较多。”

“所以对他们的安排就是侧重于手术见习方面。但是要想像六小只那样表现得那么出色,也比较难啊。”

“首先他们没有那么多见习的机会,也没有那么多跟着一起操作的机会。再一个他们表现的水准,比六小只刚来的时候也差了一些。”

“这也都是命,我们一开始的时候人多力量小,就得把他们一起带上台。那时候主任又带过来很多的患者,见习的机会就更多了。”

“相较于当初的六小只来讲,现在这些人过得都是神仙日子。那时候许一诺和刘依清经常偷摸哭一通,然后睡醒一觉接着拼。”

“平时是能闹腾了一些,但是看在她们俩那么能吃苦的份上,也就由着她们了。再来的人,想要那样吃苦都没机会喽。”

姜涛点了点头,心中也是非常感慨的。

过去的这一年,对于急救中心是关键的一年,对于刘半夏是如此,对于急救中心其余的人都是如此。

他们苦了、累了,可是也获得了非常多的机会。正是因为如此,刘半夏才有了那么多出色的表现,为他的今天奠定了基础。

六小只也是如此,人们光羡慕他们现在的成绩,就没有看到他们参与了多少台手术。

那时候的刘半夏一直都是马力全开,对于他们来讲,已经不是跟上跟不上的问题了,而是不要被刘半夏给拖得太远。

当初刘半夏独立完成肝部手术的操作,大家伙都觉得很惊奇呢。现在的六小只呢?不也是如此吗?

哪怕他们没有当初刘半夏表现得那么出色,也是在周书文他们的指导下才完成的,可是这对于很多刚刚毕业的医学生来讲,那也是不可逾越的鸿沟啊。

一年的时间不是很短,可是也不是很长。六小只都能够有脱胎换骨的变化,这是他们努力的结果,也是刘半夏指导的结果,更是他们的运气。

“等回头我挨个科室转一圈去,然后把时间给确定下来。”刘半夏又接着说道。

“内科这方面,我也觉得应该让他们好好折腾一轮。要不然光是在本科室内的考核,成绩不能量化,即便是自己差一些也当没事人一样。”

“反正工程量不小,尤其内科方面,你到时候跟住院部那边好好碰一下吧。”姜涛提醒了一句。

“你自己慢慢吃吧,我看黄波过来了都没打饭,估计是找你有事请。有消息就给我打电话,或者是到我那里玩一会儿。”

“姜主任好。”赶过来的黄波赶忙问候。

“你好,我吃完了,你陪着半夏吃饭吧。”姜涛笑着点了点头。

“患者的HIV结果出来了?阴性?”刘半夏问道。

“呃……刘老师,你咋知道的啊?”黄波诧异的问道。

“要是阳性的话,你就直接打电话给我了。”刘半夏笑着说道。

“不是HIV携带者,目前还比较轻松一些。患者呢?现在是吃饭还是干啥呢?要是吃饭呢,你也先吃饭,完事咱们回去再查找病因。”

“他也吓得不行,现在正休息呢。他也吃不下,喝了瓶饮料,我先去打饭去。”黄波说完就跑到了打菜口。

刘半夏也不着急,现在的他也在琢磨着患者可能是哪里出了状况。

“就打那么点啊?还有很长的时间呢。”看着黄波打回来的饭菜,刘半夏摇了摇头。

“办公室里还有点零食,饿了也能垫吧一口。”黄波说道。

“刘老师,那咱们接下来该怎么诊断啊?我就是因为怕患者问我这个事情,我才跑过来,有些头大。”

刘半夏乐了,“这是正常的,那么我问你一个问题吧。针对这位患者,你心中的判断是什么?”

“我心中的判断?我怀疑就是PCP型肺炎。”黄波说道。

“那么很简单啊,你怀疑什么病症,奔着这个病症的方向努力去诊断就好了啊。如果检查结果不符合,那不就排除掉了吗。”刘半夏说道。

“其实你忽略了一个问题,我们现在仅仅是怀疑,还没有给患者确诊。所以你的心里边有些着急,因为你心中已经定性,就觉得患者是PCP型肺炎。”

“结合这个肺炎的情况呢,你在排除掉HIV携带者这一项之后,又在心中十分肯定的认为患者就是有恶性肿瘤了。”

“这就是先入为主,其实很多时候在我们给患者做诊断的时候有帮助,很多时候呢,又会让我们绕路。”

“最恰当的接诊方式,就是按部就班就好了。我们目前的数据看,患者的免疫系统肯定是出了问题的,这个没跑。那么接下来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啥?”

“确定患者是不是PCP型肺炎。”黄波说道。

“这不就对了嘛。”刘半夏笑着说道。

“诊断的顺序,其实就是这样的。我们对患者的假设是PCP型肺炎,所以才有了后边的结论。如果我们的假设都不成立的话,后边的结论也没啥用。”

“谢谢刘老师,我明白了。”黄波笑得很开心。

别看今天还没有给患者诊断出结果呢,对于他来讲学到的却很多。

流程很重要,接诊的时候一定要按照规矩来。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