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番外——长江后浪推前浪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楚灵犀仅仅用了八年的时间,便如愿成为了四界首富,带着最壕气的嫁妆,成为了真正的魔族皇后。

林泽历劫五十载,归来方知物是人非。

恭迎仙帝重归的宴席之上,魔尊君棠和魔后楚灵犀自为贵宾,一同出席的还有他们已经会打酱油的一儿一女。

这一次林泽输得极不甘心,可也无可奈何,心中五味杂陈,毕竟在凡间历劫之时,魔尊是他的救命恩人。

一位位昔日的单身汉,现下皆已为人夫且为人父,似乎只有他和博衍上仙是孤家寡人,林泽顿生寂寥之感。

儿女双全的魔尊,不再似从前那般冷漠疏离,性格随和了不少,前来向林泽敬酒时,特意带着四位出身于魔族贵族之家的绝色佳人,环肥燕瘦,楚楚动人,显然是想做月老牵红线,希望仙帝择选其一,与魔族和亲。

林泽自然不会接受,以冷漠的态度回应,在心中默默开骂——

“不讲武德的天杀魔尊,趁着老子历劫的工夫,你竟然出手抢了楚灵犀,我绝不会娶有魔族血统的女子为妻,老子和你不共戴天!”

从前的宴席之中,仙魔妖三族分坐,白黑红三色各自为阵,但如今三族通婚,身着各色服饰的宾客都其乐融融地坐在一起,孩子们大多是“混血”,衣着不再遵从旧俗,衣衫的色调五彩斑斓。

倘若柳言蹊与柳芽在天有灵,见此一幕,必会深感欣慰,这便是他们所期盼的和谐四界,小小的虚谷村虽已不在,但天下成为了辽阔的虚谷和平之境。

楚灵犀的儿子云奕,是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的小祸害,虽是闹腾,不过也在情理之中,毕竟龙生龙,凤生凤,霸道妖女和霸气魔尊的亲生儿子,如若是翩翩温润君子,那才是见了鬼。

不过,见鬼的事确实有,楚灵犀的女儿皓淳,既无妖气,也无魔气,乖巧恬静,善良单纯,似皓皓明月,不染世间尘埃,若着一袭白衣,简直比仙女更仙女。

但凡见过皓淳小公主的人,都会生疑,猜想她不应是楚灵犀亲生,八成是抱养的。

莫说是别人,连楚灵犀自己都不信能有皓淳这样一个女儿,若不是用法术验证了一次又一次,证实血缘关系确凿无疑,她都怀疑亲生闺女被人掉过包。

皓淳天赋不弱,不过对于习武不甚感兴趣,更喜欢研究药理,很像是凡间寻常人家的小姑娘,总是安安静静的,或是读书,或是练字,或是刺绣,或是练琴,或是研医,或是配药,有时候抱着几个布娃娃,就能玩大半日的过家家,自得其乐,不给大人添一点麻烦。

云奕与皓淳这对兄妹结伴出门,场面颇为有趣,云奕是争强好胜的性子,见到有擂台便得参与一番,不赢不罢休,而皓淳则背着个小药箱忙来忙去,为每一个被哥哥打伤的人诊治包扎。

大女儿乐天与熊儿子云奕三不五时便惹祸,魔尊君棠和楚灵犀虽是因此而操心,却并不忧心,因为这才是妖魔该有的样子,将来无论把皇位传给谁,都不必担心有江山失守的危险。

最令他们费心的,反而是皓淳,这个丫头太纯善太天真,很有被人骗走的危险,但凡小女儿出门,魔尊必会派遣数十位高手明里暗中地全方位保护。

此外,魔尊还早早决定了一件事,两个女儿之中,乐天的婚事全由她自己做主,即便嫁去外族也无妨,反正依她的魔头性子,去了哪里都受不了委屈,而皓淳的驸马必须得入赘魔族,以防她被渣男欺负。

真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楚灵犀自从做了熊孩子的娘之后,也不能再像昔日那般潇洒如风了,以她为代表的前浪渐渐隐退,四界新传奇由势头正猛的后浪续写。

乐天已从华胥毕业,于魔界创立娘子军,在天下太平的和谐大环境之中,她的目的不是攻打外族,而是要证明巾帼不弱于须眉,其麾下千人军队的主要任务,是和魔仙妖三族的兵将搞擂台赛,以武会友,切磋较量。

她的华胥对头玉柔,也效仿此创意,在仙界成立巾帼军,魔仙两界的女军平均每十日就搞一场较量,双方斗得不可开交,实力在实战之中也有了大幅度提升,男将士都不敢轻易与她们交手。

颍国主接替楚灵犀登上妖帝之位,成功完成军政改革,进一步巩固了妖族的统一。

在此过程之中,颍国主又除掉了一批有碍大局稳定的朝臣,其中有几位是往昔楚家兄妹军之中的将领。

那些昔日跟随楚云昊与楚灵犀兄妹浴血搏杀的将士,凭借军功身居高位,一时风光无限,奈何逃不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魔咒,不少人渐渐在权位之中迷失了本心,犯下贪赃枉法、结党营私的大罪。

楚灵犀仍是妖帝之时,曾念及旧日袍泽之情,从轻发落,并数次警告,望其迷途知返,只可惜收效甚微,恃功而傲的武将始终以为,女帝永远都会顾念情意,无底线纵容功臣。

楚灵犀心中清楚,不杀不足以警醒心愚之人,可却迟迟不忍心下杀令。

受到柳芽意识的影响,她的心肠逐渐变得越来越柔弱,往昔杀伐果决的戾气渐渐消散,加之对方又是相处数百年的沙场兄弟,着实难以痛下杀手。

当年她禅让妖帝之位,既是因实力不足以承担改革妖界军政体制的重任,也是因心境不再适合做一界至尊。

通往皇位的路是鲜血铺就的,稳守皇位的路也少不得狠戾手段,身为妖界至尊,不仅要仁以治民,更要严以律官,野心过大与羽翼过丰者,不得不除。

那些不得不死的故人,她不愿亲手去杀,全部都留给了颍国主。

楚灵犀在最恰当的时刻急流勇退,禅让皇位,圣君美名愈彰,她没有辜负哥哥的牺牲,被载入妖族明君圣册,功绩流芳千古。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这背后有君王的无情,也有功臣的狂妄,乱世风云政坛之中,能如张良那般既得威名又得善终者,寥寥无几。

而茅石,恰恰有妖界留侯之称。

他不仅被封为靖武侯,还迎娶了魔界固城王之女燕婉郡主为妻,论功论势,妖界文武百官无人能与他比肩。

不过,茅石最为过人之处,便是他的冷静与理智,看待世事始终通透,心从不因外物而乱,楚灵犀让出皇位之后,他毫不犹豫地上交兵权,辞官继续追随。

一朝天子一朝臣,颍国主自会安排亲信收拢军政大权,茅石很清楚,像自己这样的前朝重臣,若因贪恋权位而长留于朝中,势必不会有好下场。

他继续做楚灵犀的左膀右臂,两人并肩五百余年,在战火沙场中搏命,在政局风云中破局,在商界名利场中暴富。

而今的茅石,不但富可敌国,还是妖界人人敬仰的淡泊英雄靖武侯,妥妥的人生大赢家。

昔日风流人物,大多为人父母,天天为自家熊孩子们操碎了心,三不五时就得来华胥善后,组成难爹难妈联盟,每次解决完糟心的儿女事之后,就在清溪边上来一顿小烧烤聚餐调节心情,一如当年常常溜来此处散心的柳芽与嘉木那般。

执掌华胥仙山的北枳发出邀请,希望风云前浪们能够加入华胥,做为后浪引路的导师。

其夫君暮亭自然捧场,主动提出要教授纵物术,以寻有缘且有天赋的道生,培养新一代风流情圣,以延续他“纵十里桃花起舞,获万千少女芳心”的神话。

茅石重拾老本行,成为兵法师父,而陈晓另辟蹊径,提出开设财经课程,由他这位前任四界首富亲自传授致富秘籍。

楚灵犀当然也想凑凑热闹,不过遭到众人竭力反对,只怕道生们在她特立独行的教导方式之下,变成一个又一个新生代魔头小霸王。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风波渐平,后浪蓄势待发,四界传奇永远都不会结束。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