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正文完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噗——”

“噗嗤——”

“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场所有人都被唐夏逗的笑了出来。

哪儿有跟来接亲的新郎说“好久不见”的?明明昨天还见面了呢~

唐夏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不太合适,也是小脸一红,“那个.......”

骆衡清咳声,“老婆说的对,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们已经很久没见了。”

“哎呦呦——”

“哎妈呀!!!!”

“甜度超标,过分了哈~”

唐夏垂眸,抿着唇努力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今天她是新娘子,要矜持,要稍稍害羞一点才行。

骆衡上前,单膝跪在床上,双手前撑倾身凑到唐夏面前,在她的唇上落下浅浅一吻,“老婆,你好漂亮。”

“真的吗?”唐夏明明眼睛里都是笑,嘴上还要说反话,“你就会捡好听的跟我说。”

“怎么会呢?”骆衡又亲了亲,“在我眼里,你每天都那么漂亮。”

唐夏手臂勾在他颈后,学着骆衡的样子亲了亲,“你也好帅。”

——狗死的时候没有一对情侣是无辜的。

——所以???这是真的结婚典礼还是节目效果?我有点分不清了。

——真的吧?肯定是真的,你们看别人的表情,都是真情实感吧?

——磕cp磕到这个地步,也真是没谁了。

“诶诶诶!”温许和崔玥上前把骆衡拉开,然后挡在骆衡身前,“干嘛呢?这么容易就想把我们新娘子带走啊?可没那么容易。”

骆衡笑着后退一步,陆卷上前站在他左边,两位小花童站在右边。

“嗨呀!”温许抱着双臂,扬了扬下巴,“人多欺负人少是吗?”

陆卷哭笑不得的,“二对二,公平的。”

温许指着那俩小的,“两个顶一个,你们三个人。”

骆衡笑笑,“可是陆卷听你的,所以他不算人。”

“嘿!”温许又炸了,“你说谁不算人呢?”

陆卷扶额,“许许,你到底是哪边的?”

温许一顿,连连摆手,“都被你打乱我的思绪了,想接走新娘子没有这么容易。”

“我已经做好准备了。”骆衡双手垂在身侧,目光越过温许头顶投向唐夏,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今天,新娘我娶定了。”

——靠靠靠!!!这霸道的宣言,这表情我爱了!!!哥哥上啊!!把夏夏带回家!!

——行,不管真假,这cp我磕了。

——真是真的就好了,唉,我觉得现在能看见俩人就挺好的了,还有什么能比两个人健康快乐的出现在我面前更好的呢?

——前面的我赞同你的想法,本来我对两个人在一起是很反感的,但是自从出了车祸事件,我发现我还是希望我喜欢的人平安健康。

——娶她娶她娶她!!!

——嫁给他啊啊啊啊!!!

——艾玛,人家都慢慢来,慎重的不行,瞧把你们急的,可真是......哥哥!!!!你还不冲你等什么呢啊!!!!

——.........

“行。”温许给万依使了个眼色。

万依过来:“快问快答,事先说好,我没有提前问夏夏答案,所以对与不对,都是夏夏说了算。”

万依说完,温许转过身看着唐夏:“可不能偏袒他啊!不对就是不对。”

唐夏比了个【OK】。

万依:“夏夏的生日。”

骆衡:“四月二十八。”

万依:“夏夏最喜欢的颜色。”

骆衡:“粉色第一,香芋紫第二。”

万依:“夏夏的出道经历。”

骆衡:“2019年10月,四季杂志秋系列。”

万依:“你和夏夏恋爱的地方。”

骆衡:“《惊天珏》剧组,我们因戏生情。”

——卧槽!这么早?竟然没人发现?

——那时候俩人还没出名啊,都是新人,后来emmmm,好像《惊天珏》大火了以后,就没看见俩人合体了诶!

——对哦!!连剧都没有做过宣传呢,播出的时候好像是空降?

——对不起,脑子里已经补出来一部虐恋情深的小说了_(:з」∠)_

温许“哎呀”一声,扯过万依:“问的都是什么啊,这么容易的问题,你是不是想放水?”

万依耸肩,贴近温许小声说:“男生就是会在这种细节问题上栽跟头啊,谁知道他记得那么清楚嘛。”

温许眼珠一转:“你们两个谁先动心的?”

骆衡看着唐夏,唇角微弯:“我。”

唐夏轻笑,“差不多同时吧。”

骆衡当即改了答案:“恩,同时。”

温许&万依:......新娘已经迫不及待了,这还怎么难为人家新郎?

陆卷咳了两声吸引温许的注意力,在温许将目光投过去时,陆卷以眼神示意她差不多得了。

温许无奈点点头。

“最后一个问题,你们什么时候结婚纪念日。”温许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都没过脑子,话刚一说出口,温许就有点后悔了,“算了,这个问题——”

“四月十七。”唐夏和骆衡同时作答。

在场所有人:?????

观看直播的弹幕:?????

拍摄现场一瞬间的静了,但很快大家便反应过来,开始起哄,让骆衡或者唐夏讲述两个人的故事。

骆衡笑着摇头,“不讲,这是我跟我老婆单独的回忆。”

“小气。”

唐夏抬起手在头顶比了个心,凌空给了他一个飞吻。

骆衡笑着接住。

这俩人甜蜜的互动直让大家受不了,温许连着搓搓自己胳膊,直呼鸡皮疙瘩掉一地。

观众简直要疯了。

公开恋情就算了,还直播结婚各种撒糖虐狗,行,这俩人可真是太行了。

不止观众,连伴郎伴娘都受不了了。

温许端了一小盘饺子过来,但没有拿筷子,她把饺子送到骆衡面前,“喏,我们夏夏早上可没吃多少啊,给你个表现的机会,赶紧喂着吃点。”

骆衡接过,坐在床边,唐夏小幅度的往他面前挪了挪,微张着嘴等待投喂。

骆衡伸手,跟温许道:“我今天结婚,你总不能让我蹭的满脸饺子汤吧?给我一双筷子,保证达到你满意。”

温许笑眯眯的送上筷子,“哎呀,什么达到我满意,明明是大家都想看的,嘿嘿。”

唐夏笑出声。

骆衡拿着筷子夹了一个送到自己嘴里咬住一半,然后朝唐夏倾身。

唐夏笑着张嘴咬住另一半,二人分吃了一个饺子。

温许最先鼓掌:“恭喜恭喜,新人吃饺子,早生贵子~”

“我天!”崔玥简直惊呆了,“温许可以啊,功课没少做,连这都知道?”

温许笑,“了解过一些,没想到用在他们两个身上了。”

崔玥竖起大拇指:“厉害。”

吃过饺子,又吃了一个苹果,唐夏已经饱了。

大家都是图个热闹,折腾过开过玩笑,也就准备放人了。

“来,让我们帅气的新郎猜猜看,新娘的鞋在哪里呢?找到才能把人带出去的哦~”

骆衡看了眼陆卷:[这一早上你都没出力,最后一个步骤,总该动动手了吧?]

陆卷:[...OK]

温许见陆卷开始动手了,又补充了一条,“最多再带个小花童,不能再多了。”

骆衡揉了把轩轩的头发,“来,帮哥哥找鞋。”

轩轩懵懵的点头,“好~”

新郎伴郎小花童,三个人开始在房间内寻找唐夏的婚鞋。

找过一部分又排除了不可能放置的地方以后,骆衡将目光放在了唐夏身上。

唐夏茫然,“没在我这儿。”

骆衡重新走到唐夏面前,“宝儿,实话实说。”

唐夏好笑,“真的没在我这儿。”

骆衡目光下移,落到了她层层铺开的婚纱摆上。

唐夏摇头,“不可能的,要是藏在这里我会不知——”

“唰”的一下,婚纱摆被骆衡轻轻掀了起来。

四层以下,唐夏的一双婚鞋整齐的摆在那里。

唐夏惊讶:“什么时候放过去的?”

温许轻声道:“不告诉你哈哈哈哈哈!不过真的,夏夏不知道。”

骆衡拎起鞋,单膝跪地为唐夏一只一只的穿好。

当婚鞋穿好以后,唐夏要站起来时,骆衡掌心按在了她的腿上,“夏夏。”

“嗯?”

“我爱你。”

唐夏弯弯眼眸:“我也爱你。”

骆衡仰起头看着她:“录制之前,导演说,写一封信,我想了很久,觉得写什么都很刻意。”

唐夏眉头微挑:“所以?”

“所以...”骆衡执起唐夏的双手,“这些话,我应该亲口告诉你。”

“首先要说的是对不起,过去的我实在是有够混蛋。”

“因为过去的不成熟,因为过去的冲动,让我们两个直接被一纸证书绑在了一起。”

“婚后没能在一起,所以我们两个都没有结了婚的真实感,再加上后来分开,我很过分的忘了自己还有老婆。”

说到这里,骆衡苦笑着,“我很庆幸,在这段时间,我没有与任何人发生过感情纠葛,否则的话,我怕是没有脸来见你。”

唐夏握住他的手,“一个巴掌拍不响,我跟你一起领的证,过去的就是过去了,别再提了,嗯?不然...我也反省反省我的错误?”

“别。”骆衡五指插/进她的指缝中,“好,不提过去。”

“重逢以后,我发现你跟我记忆中的样子,有了一点点的偏差。”骆衡捏捏她的手,“但我很喜欢。”

“我喜欢看见你笑,喜欢你出现在我面前,喜欢你灵动,喜欢你叹气,喜欢你握着我的手,抱着我的腰,亲吻我的唇。”

“我喜欢各种各样的你,独一无二的你。”

“未来的我也许不是最好的,也许会跟你吵架,拌嘴,但我相信,我们一定一定会很幸福。”

骆衡从西装兜里摸出戒指,“恋爱和结婚,虽然顺序不对,可遇到了对的人就是幸运,所以...唐夏,你愿意嫁给我,成为我的骆太太吗?”

唐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伸出左手,“虽然顺序依旧反了,但我想说,我愿意嫁给你。”

骆衡笑着垂眸,将戒指戴在了唐夏的无名指上,然后低头在戒指上轻轻一吻。

“我爱你,骆太太。”

“我也爱你,唐先生。”

-我们都是不完美的人,开心就笑,难过会哭,生气的时候会大喊大叫发泄情绪,但生命里总会出现那么一个人,TA也许不够帅,也许身材不够好,也许性格不够温柔,但只要跟TA在一起有1+1大于2的幸福快乐,TA就是你的完美夫妻-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