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与子相依 此生不离(大结局)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瞬光火,慕云漪双眼黯淡下来,纵然慕修已然痊愈,纵然不过是讲述过往,她仍旧听不得慕修“死去”这类词眼儿,于是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极好,你便继续说罢。”

“呸呸呸,再也不提了。”慕修见慕云漪已经负气转过身去欲走,连忙佯装自己掌嘴。

慕云漪见此又立刻捉住他的手,算是消了气儿。

“对了小漪,你可还记得我在沣城的那套宅子?”

“嗯,当然记得。”慕云漪曾悄悄潜入过莫衍的宅子,只是不知他为何在此时突然提起。

“那一次你‘登门’到访,可有看出什么特别的?”慕修目露深意,还特意加重了“登门”二字。

慕云漪刻意忽略掉他话中的调侃,仔细回忆着当初去大皇子宅子的情形,努力地在脑海中搭建出它的空间感。

“特别的地方……”忽然她灵光一闪:“那宅子的格局!”

见慕云漪已然有所猜想,慕修眼带笑意以作肯定,但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期待慕云漪继续自己讲出来。

“那宅子的格局和内部屋室园子的布局是按照咱们王府来的?!”慕云漪如梦初醒,怪不得自己那一次入莫衍宅子时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只是当时她心有旁思,又十分紧急,所以当下并没有过多地注意那一份“特殊感”源自于何处,如今后知后觉:自打进入宅子,她便对一切都“轻车熟路”,那宅子中一切皆是按照顺亲王府布局摆造的!

“那一日你只入了宅子的前院与正厅,你若进了后边,便会发现,里面的主院与你王府的绯鸢阁,几乎一模一样,就连里面的屏风椅塌的样式、瓷瓶字画摆放的位置,都相差无几。”

“你……”慕云漪不解地看着他,欲言又止。

“你想问我为何明明下了那么多功夫换了身份,让你相信我是莫衍,却为何在沣城复制出一个‘顺亲王府’?”

慕云漪坦然地点头,慕修费了那么多周折、受了那么多罪,就是为了抹掉身上所有与慕修有重叠的地方,那么这座宅子本身就是最大的危险。

“你的计划几乎无懈可击,但这栋宅子便可以成为你功亏一篑的漏洞,那时我着急而没有多看,但凡我若去了第二次,恐怕轻易便可看出端倪,这太冒险了不是吗?”

“小漪你知道吗,起初我依照顺亲王府的布局摆设改建了这间宅子,原本只是为了自己,我想要在最后的时日里面住在当初与你拥有最多回忆的地方,可不知为什么,到后来女似乎有一股力量驱动着我,主动引去宅子之中,刻意露出破绽。”

“刻意留下的漏洞?”

“毫无道理对不对,我明明再清楚不过,只要与慕修彻底告别,我的计划便是天衣无缝的。”慕修轻笑一声,似是自嘲亦是迷茫,“我也说不清,那是种十分矛盾的感觉,我拼命地想要瞒过世人瞒过你,但潜意识里还是有一丝渴望,渴望被你发现些蛛丝马迹,或者这就是我对于‘宿命’的最后一次挣扎与争取罢。所以那一次你去沣城的宅子,我除了紧张和担心,竟还莫名的期待。”

慕云漪回想那一日去那宅子之中“莫衍”的神情,原来他面上一如既往的玩世不恭、嬉皮笑脸之下,隐藏了那样多的心思。

慕修耸了耸肩道:“结果那一日你并没有察觉到什么,我虽松了口气,但是另一面却有些失落,你知道吗,那日你离开之后,我甚至在想是不是应该引你去后院看看。”

“倘若那一日,我真的去了后院,看到了与绯鸢阁一样的小院、主屋和花园,你预备如何解释?还是说,当下跟我摊牌?”

“当然不会,我早已想好,若你当日便察觉且发问,我便说是提前去你的旧居查探你的喜好,所以宅子才会这般相似。”慕修的眼底是一切尽在掌握的得意。

“为了欺瞒我,如此这般处心积虑、费尽心思。”最后慕云漪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大皇子。”

“哎呀好说好说,在我醒来之前的事情,是提早便计划好了的,有足够的时间去布局、准备。”慕修丝毫没有感受到来自面前的杀意,反倒是继续讲述着自己的“丰功伟绩”,“至于我被你唤醒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所以醒来之后的计划才真真是费了些心思。”

回想起来,在短短两日之内便把所有事情布置妥当,所有人的口供统一,的确不易,但其实结局还有另一种可能性存在——当知道自己是被慕修和所有人骗了的时候,慕云漪有很大的可能会终止婚典,甚至当场愤怒离去,如果是那样便真真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先是化身为一个陌生人出现在我身边,之后又决定悄悄去赴死,如今又联合所有人把我一个蒙在鼓里,你可知何为事不过三,你就不怕最后关头我毁了你的计划?若我当时摘了喜帕,愤然离去,你当如何?”

“我当然害怕,也的确是想过这种发展,你这个倔强又骄傲的性子,我如何能不怕,不过……”说着,慕修唇角露出一抹狡黠:“你当初与小翊成婚未果,与苏彦大婚当日又被悔婚,一个是当朝太子,一个是小国公爷,你方才也说了,事不过三,你说谁还敢娶你?”

“你这个混蛋!”慕云漪猛力伸出拳头便要去揍他,结果被慕修一个轻巧的转身躲过,接着起身后退几步,扬声继续道:“所以啊,就算你昨日拒绝与我成婚,今后也没人敢娶你了,你最后还是要嫁给我!”说罢,他作了个鬼脸便一溜烟跑向河边去。

恼羞成怒地慕云漪跟着站起身追了上去,“慕修,你给我站住!”

慕修跑向赤彤,赤彤见男主人跑来,自己也从河边掉头迎了过去,就在慕修即将上马之时,却被身后跟上的慕云漪一把拽住袖子。

怎料慕修偏偏不闪也不躲,回身反手将慕云漪的手臂抓的更牢,慕云漪似是没有料到,愣了一刹,回过神时已经被慕修抱上了马,紧接着慕修也翻身利落地上了马。

依旧是慕修坐于慕云漪身后,但不同的是这一回慕修将慕云漪拢在自己怀中,他伸手亲自执缰。

“喂,你……”仍旧不服气的慕云漪欲与他继续“理论”,却不想在回头的瞬间,两人的唇竟碰到了一起,四目相对之间,慕云漪的脸蛋已是腾起红晕。

下一刻她下意识地向后仰,想要躲开慕修的气息,却被他拦腰搂得更紧,被禁锢在他怀中的慕云漪无法闪躲,只得避开了眼神,撇向一边,同时心中又在懊恼:怎么现在每每面对慕修,总是败他一程,落于下风,当初明明不是这样的……

面对怀里又羞又愤的人儿,慕修敛起情绪严肃道:“时候不早,要赶路了,白日里行人多了就多有不便了。”

都如此说了,慕云漪自是不会再同他闹,只好点了点头看向前方,“走罢。”

谁知慕修偏偏又再次进一步凑近她耳边,低声暧昧地补充了一句:“待回到家之后,慕修任凭责罚,公主想要对我做什么都行,我绝不反抗。”

慕云漪只觉得自己耳朵和脸颊愈发滚烫,生怕被发现似的,便将头埋得更低,“快,快走罢。”

慕修轻笑,不再多逗弄她,勒紧缰绳驱马向前走去。

很快走到一个岔路口时,慕修选择了左边的一条路。

“慕修……这条路似乎不是去往西遥的。”右边的那条路才是去位于东昭国西北部的,而眼下他们所踏上的这条路是通往东昭之外最近的路,再走不过几十里,过一个关口便出东昭境了。

“我们本就不是要去西遥,我要带你回家。”

“嗯?可东帝赐予的王府在边镇西遥不是吗?”慕云漪一直以为他们今后会常住于西北边陲重镇西遥,毕竟如今慕修是亲王,而当初谨亲王便是始终戍守西遥的。

“皇帝的确赐了王府和封地,可那是给恕亲王和安和公主的,而非给慕修和慕云漪的,那里更不可能成为‘家’。”

慕修从伏在她的肩头柔声道:“我们的家,在西穹、在泫音城,在你我初相遇的地方。”

“我们的家”,四个再简单不过的字,轻易地触碰到慕云漪心中最隐秘也是最柔软的地方。

动容与震撼自是不言而喻,然而几乎是同时,犹疑与胆怯也随之而生,浑身忽然僵直紧绷。

并非她不信任慕修的真心,她不相信的是自己,这些年她已经习惯甚至认定,任何平顺的事情都不该归属于自己,自己的命途就该是坎坷不顺的,而就在这短短的一夜间,她拥有的太多太多,反倒让她本能性的反复质疑自己。

慕修敏锐的察觉到她内心的胆怯,心疼到无以复加,只得从身后紧紧拥住她,果真,她周身在微微颤抖。

“小漪,不怕。”

寥寥数字,便将一切都解开了,终于,慕云漪鼓起勇气顺势回过头看着他,熹微的晨光染了他的睫毛,琥珀色的眼眸写尽了世间的温柔。

“慕修,带我回家。”

……

经过东昭的界碑时,慕修没有多看一眼,毫无半点留恋。倒是慕云漪,自界碑出现在面前之时,她的目光便落在碑上红色的大字上,直到界碑消失于身后,她才收回了目光。

“怎么了?”

慕云漪回过神来道:“这些日子在东昭经历了太多太多大起大落,有失有得、有离有舍,如今可以这样平静地离开东昭,心中当真十分感慨。”

“是啊,感觉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仿佛经历了一世。”

“这一去,不知何时才会回来,还真有些放不下婥儿那丫头。”慕云漪想起了苏婥那明媚恣意的笑脸,也不自禁地笑了出来。

“你想见她时,我们可随时回来。”

“真的?”

“当然了。我既不常在西遥,那么每过半年我至少要去走个样子,所以那时便可带你同往东昭,去见了苏婥再回来,也当是游玩了。”

“那便最好不过了!”说到这里,慕云漪又问起:“西遥那便你都打点好了吗?”

“嗯,我已安排了一个得力妥帖的亲信去了西遥王府,今后他会留在那里处理一应事宜,每过三日便会有秘报传回公主府来。”

“公主府?”慕云漪纳闷,公主府不是在上陵城吗?

“云铎即位后,便重新修葺了顺亲王府,公主既已出嫁,总不好继续住在公主,于是前几日我便同他打了招呼,把王府当做你的公主府,这一来呢,顺亲王府于你我意义非凡,二来也省了新建府邸的精力钱款,朝中众臣必然也会称赞公主崇尚节俭、不好奢靡。”

“这提议自是极好的,只是……府邸称作公主府,总是不大妥当。”

虽说历朝历代,公主出嫁无非两种:在宫外与驸马建府,都作为“公主府”,或是和亲联姻,多是住在他国宫中或是王府。

如此说来慕云漪和慕修之大婚便着实有些特殊与微妙了,人人皆知慕修实际上是东昭的大皇子,就算如今过继谨亲王一脉,他也是亲王之尊,而如今他们二人回到西穹居住,这府宅称作“公主府”实在是有些……

慕修却是不以为意,满脸的无所谓:“有何不妥?”

“历来只有公主下嫁,才会建造公主府。”慕云漪见慕修这般揣着明白装糊涂,索性与他点明。

“没错啊,你是西帝的亲姐,是先太子慕霆的嫡亲长女,而我不过是一介空有亲王头衔的闲散人,可不就是我高攀了吗?”

慕云漪丢了个白眼,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这亲王身份的分量暂且不论,如果我没记错,昨晚宫宴上分明是恕亲王您自己拒绝了官职与兵符,死不肯入仕为官。”

“那当然了!谁要在朝堂上与那帮老家伙虚与委蛇、成日做戏?想想都够了。”慕修挺起胸脯,端得是理直气壮。

“你倒会躲懒,就连太子东陵翊来亲自找你劝说,也是一口回绝,那若是回到西穹,云铎请你任职呢?”

“自然也是要回绝的,不过……”慕修目若狡狐,“我虽不入朝,但凡公主有令,还怕我不照办?四海皆知,我慕修可是顺亲王府小白脸,西穹吃软饭第一人!”

这当真是把慕云漪逗乐了,坏笑着调侃道:“哦?看样子当初这个称呼你倒是十分受用呢!”

慕修正是在用当年初入顺亲王府时,那些官家公子们的恶言恶语自嘲。

“岂止受用?如此衔职可是我此生最高之成就。”慕修扬了扬下巴,欣悦自得,“所以拐个弯儿,我只听你一人之令而已。”

不得不说,慕修最后这句话令慕云漪无比受用,所以便不再与他多贫嘴。

“对了,方才你说已经派了亲信去西遥王府,可我昨日在宫里还见到了江哲与念柏,若不是他二人,那你究竟派了谁?”

“这个差事自然不能派他们,虽说他们二人功夫极好,人也机灵,但打理王府上下这种事情琐碎繁杂,需要经验老道、有手段。不过我派去的此人,你也认识,且十分熟悉亲近。”

有资历、能服众,还是慕云漪熟悉的人……当即便有一个身影出现在慕云漪脑中。

“是……郑伯?”

“我们公主啊可真是个小机灵鬼!”慕修弯腰刮了刮慕云漪小巧的鼻尖。

自己的猜想得到了慕修的确认,慕云漪心中暗道:怪不得当初自己决定与苏彦成婚之时,郑伯并没有十分赞成,且每每苏彦来公主府时,郑伯都没什么好脸色……自己早该想到,郑伯从一开始就是慕修的人!

“慕修,究竟还有多少曾经出现在我身边的人,是你派来的?”

“驾!你坐好了,我要加速了!”慕修假装避而不闻,不予回应,加速飞奔。

慕云漪却是不依不饶,“你给我老实交代!”

“有多少人不要紧,你只要记得,我是你的,就足够了。”

我是你的……

慕云漪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句话。

她曾抱怨命途多舛、造化弄人,珍视的亲人纷纷离世,所爱之人亦无法厮守,。

当她知道她唯一的救命稻草慕修注定与自己分离之时,她开始对这冰冷的世间绝望,甚至憎恶,苟活仅为最后的一丝责任。

直至他再一次出现,如同冰原中一簇光火,照亮她的黑暗,融化她冰封的心。

而她,亦如一曲神音,拉他走出炼狱,予他复生的信念。

他们曾经共同跌入无底的深渊,所幸,谁都未曾放弃,于是等到重遇,便是彼此的救赎。

你是我的,此生足矣。

全文终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