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委托:光芒背后的女人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芩谷看了一圈,感觉脑袋有些晕。

此时,小Z已经落到其中一排衣橱前,

于是也跟了过去,到了近前才发现这些透明的衣橱下方都明码标价。

不过不是标的普通“尺码”,而是衣服的属性,以及所需要的魂灵石。

就小Z指的这个,看起来是一件灰不溜秋的直筒长裙样子,上面标注的是:

名称:劣质的睡衣

出品:F0688时空小屋

附加属性:无

价格:600魂灵石

适用等级:灵魂1级及以上

这上面的信息量太大,芩谷好一会才回过神。

对小Z说道:“这些衣服都是时空小屋出品?”

她想说的是难道都是和她一样的“掌柜”制作出来的?怎么做?材料呢?

小Z:“嗯,基本上是这样的。”

“基本上。”

小Z:“你要不要买?虽然只是将商城镜像到我们的时空小屋,但是也是需要能量维持的……”

芩谷一听又是要能量维持,立马来劲了。

连忙道:“买,买……”

实际上她刚才走(飘)过来的途中,眼睛到处扫,那些价格基本上都是1000魂灵石往上,也就小Z指的这个最便宜。

等级嘛……虽然她现在已经提升到灵魂Ⅱ级了,不过也挺使用的。

六百魂灵石啊,芩谷一咬牙,买了。

意念一动,伸手抵在透明衣橱上,一条契约达成。

便直接从芩谷户头上扣除了600,而后,一件轻飘飘的衣裳直接穿过透明的衣橱罩子,落到芩谷身上。

而后,衣服自动包裹在芩谷身上。

圆领,长袖,下面拖到脚踝。

现在看起来有点像经典女鬼形象了。

花了六百买了一件睡衣,芩谷直到返回自己的时空小屋,还是有点晕乎乎的。

小Z说道:“这虽然只是最低级的灵魂守护,没有其他属性的加成,但是它们都有最基本的功能,就是当你进入委托者身体的时候,可以躲避对方的灵魂探查。”

芩谷:“灵魂探查?你的意思是有人怀疑委托者身份,从而进行灵魂检索?”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这个便是可以躲避对方的查探……至少一般手段无法探测到不是原装的灵魂,也无法将任务者的灵魂从委托者的身体里剥离。”

芩谷听着听着,身体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寒意。

“什么,你你说以后还可能遇到可以将身体和灵魂分离的人?甚至直接将我们的灵魂从委托者的身体里剥离出来?那,那……”

那样的话岂不是任务失败,而且并不属于那个小时空的灵魂会加倍受到法则的束缚……岂不是非常的危险?

小Z:“不过你现在也不用太担心,你现在能进入的都是最初级的小时空。但是能穿上一件灵魂守护也是有备无患。”

芩谷点头应着……突然间有种“挣钱犹如针挑土,用钱犹如水推沙”的感觉。

以为懂得了这个世界的法则,加上又有金手指傍身,赚取功德值少这几百,多则几千甚至上万,觉得自己分分钟就能变成有钱人。

才知道,这里面套路这么深啊。

芩谷收回思绪,不管怎样,经过这些年的努力,她好歹也在时空小屋里攒下了一些家当:世界商城,灵魂SPA……嗯,还有这件睡衣。

打开任务榜,直接滑到适合自己的那一个版块儿。

委托:光芒背后的女人

这是一个动荡背景下,一个在外人看起来是享受了丈夫的荣耀和庇护,得了夫家天大好处才能安然度过一生的女人的故事。

钟毓秀出身在一个没落的地主家,只不过这乱世之中,人们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匪寇横行,父兄以及族中之人接连出事,逐渐败落。

到了钟毓秀这一代,基本上就跟普通人家差不多了。

钟毓秀的父亲当年死于匪寇,家里只剩下钟毓秀和母亲钟何氏。

在叔伯的照拂下,母女两相依为命,总算是把钟毓秀养大,然后在媒人的撮合下嫁给邻村的郑家老四,郑根柄。

在人们看来,郑家兄弟多,在这样的乱世才是真正的大家,母女两正合适有个依靠,便没人敢欺负她们了。

有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是败落的钟家家底也绝不是普通小门小户能相比的。

为了让女儿在婆家有底气,实际上也算是帮女儿更快兴起一家人,钟何氏倾其所有为女儿准备了丰厚嫁妆。

他们从媒人和周围人那里了解到:郑家几兄弟之间为了分家和争夺家产而闹得不可开交,郑根柄只有一间最小最破旧的茅屋。而老母亲跟着郑根柄,对几个大儿充满怨恨。

但是所有人都一致认为,郑炳根虽然现在落魄,但是他却是个非常有志向的人,只要帮他熬过这段最艰难的时期,以后飞黄腾达,作为她的妻子便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所以钟毓秀也是抱着要把这家人兴起来,成为丈夫的贤内助的打算。

嫁过去后,她的嫁妆便理所当然地用来重新买地修房,供郑炳根继续上学。

钟毓秀虽然出身地主家庭,但是从小就习字,学的第一本启蒙就是“女戒”,加上母亲的教导,到了郑家后更是恪尽自己为人媳为人妻的本份。

操持家务,下地干活,照顾老人,里里外外操持井井有条。

而让钟毓秀万万没想到的是,郑根柄对这桩婚事并不满意,对她十分的苛刻,挑剔,甚至称得上冷漠和嫌恶。

但是他自己的条件摆在那:没有家产,母亲需要人照顾,自己上学还需要钱……这一切都需要一个女人来把这个家撑起来,不得不听从长辈安排,与钟毓秀结婚。

婚后,郑根柄便一直借着要做学问,一直读书,一直读书,广交朋友。

不管是去读书做学问,还是交朋友,都是需要钱的。

钱从哪里来?除了一部分是钟毓秀的嫁妆,剩下的就是钟毓秀辛苦赚来的。

就在她们成亲第八年,郑根柄突然一天带回来一个女人,指着那女人跟钟毓秀说:“以后她就是我的妻子岳时琴,你就叫郑夫人,要照顾好她。”

钟毓秀当时就懵逼了,这,这究竟是个啥操作?

平时他对家里一切不闻不问也就罢了,用婆婆的话来说就是:

男儿志在四方,总不能让一个大男人整天围着田间地头锅碗瓢盆转吧。

你看那些天天窝在家里的男人,哪个是有出息的。

她儿子是要干大事的,做妻子的理应当个贤内助,料理内务免去丈夫后顾之忧,全力辅助丈夫才是。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