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三十九章 落荒而逃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血杀主宰的气息,瞬间变得极其虚弱。

对面,斗天主宰和碧落主宰一怔,露出不可思议和惊愕之色。

“这……这是什么能力,竟然能让血杀的神级战技施展不出?”

“仅凭我们二人的神级战技,绝不可能让血杀主宰受这么重的伤势。刚刚……似乎在我们的神级战技即将打中血杀主宰时,他就不知为何突然遭受重创……”

望着已经远远倒飞出去,身上气息萎靡,连生命之火都变得虚淡的血杀主宰,碧落主宰和斗天主宰二人内心并不平静。

他们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眼剑尘,此时此刻,剑尘在他们二人眼中是越来越神秘了。

“这位剑尘道友,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啊,难道他是获得了我族历史上,某位大人物的传承吗?”斗天主宰心中暗道,这一刻的他,在心中也对剑尘滋生出了浓浓的忌惮。

另一边,剑尘目光一瞥碧落主宰和斗天主宰,低喝道;“愣着干什么,要想彻底斩掉血杀,那就赶紧出手。虽然这一击让他身受重创,但他有八道始祖印记,这样的伤势还不足以要他性命,如果继续给他时间,那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再次恢复巅峰时期。”

“对,血杀不死,我们今后都不会好过,绝对不能给他喘息的时间。”

斗天主宰和碧落主宰猛然惊醒,二人不再迟疑,同时冲向血杀主宰,目光冷冽,杀意滔天。

不过剑尘的速度比他们更快,他就犹如瞬移一般,瞬间跨越了两者间的距离出现在血杀主宰面前,手掌虚空一按。

顿时,血杀主宰身体周围的空间塌陷,无数空间利刃充斥在其中,锋利无比,威力巨大,层层叠叠的将血杀主宰笼罩。

这种时刻,血杀主宰身上的遁天神甲发挥了作用,遁天神甲凭着其坚固的材质抵挡了空间利刃的切割,避免了他被空间利刃碎尸万段的风险。

但没有能量注入的遁天神甲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当这些空间利刃与遁天神甲触碰时,蕴含在空间利刃上的强大冲击力,则是直接透过遁天神甲,化作了一股巨大力量传递到血杀主宰的肉身上。

顿时,血杀主宰再次遭受重创,口中鲜血吐个不停。

紧接着,斗天主宰和碧落主宰也先后赶来,手中的神剑爆发滔天能量,毫不留情的斩在血杀主宰的身上。

“砰!”

天地间传出一声炸响,血杀主宰就如同炮弹似地被打的倒飞了出去,口中红色血沫吐个不停。

这喷出的已经不是血液了,而是化作碎末的五脏六腑。

在他头顶,八道始祖印记散发光芒,一道道强大的生命气息弥漫,滋润着血杀主宰的伤势,使得他尽管伤势很重,但是却能始终保住性命。

人影一闪,剑尘再次出现在血杀主宰面前,眼神冰冷,充斥着毫不掩饰的杀意,手掌间带着强大的力量狠狠的拍在血杀主宰的头顶。

他的手掌与遁天神甲的战盔相触,顿时传出一股坚硬的质感,令的剑尘的手掌都是忍不住的一颤。

不过,蕴藏在他掌间的强大力量,则是直接穿透了遁天神甲,打在血杀主宰的脑袋上。

“啊!”血杀主宰发出惨叫,他那隐藏在遁天神甲内的脑袋,瞬间布满了裂痕,强大的力量震荡间,更是使得他的双眼承受不住这股可怕大力而爆裂。

顿时,他的双目化作了两个巨大的红色窟窿,滔滔鲜血流个不停,就连元神都受到了剧烈震荡。

这一击,不是元神攻击,因此血杀主宰的始祖印记,并不能护住他的元神。

碧落主宰和斗天主宰的身影出现,同时出手,两柄中品神剑带着撕裂虚空的力量斩在血杀主宰身上。

血杀主宰一时失手,使得场中战局瞬间扭转,瞬间转为劣势,被剑尘三人压着打。

而血杀主宰在接连受创之下,伤势越来越严重,如今他已经难以凝聚力量进行抵抗,几乎是只能被动挨打,难有招架之力。

接下来,碧落主宰,斗天主宰和剑尘三人接连攻击血杀主宰,各自都没有保留,皆是全力出手,将血杀主宰从天上打入地底,又从地底打入天上。

若非是有八道始祖印记,遭受如此重创之后,怕是根本就坚持不到现在。

四大混元境强者,在和平域打的天崩地裂,日月无光,虚空都被毁灭了一遍又一遍,震动了整个木灵界。

“剑尘,待本座归来时,必将你挫骨扬灰!”陡然间,血杀主宰发出一道凄厉的声音,充满了无尽的恨意和滔天的怨气。

下一刻,他的肉身开始燃烧,已经以自损为代价施展秘法,身躯化作一道血红色光芒洞穿虚空,瞬间消失不见。

剑尘意念一动,整片虚空开始剧烈扭曲,以空间法则进行强行干扰,不过却没有阻拦下血杀主宰。

没有丝毫迟疑,他的身影也是紧跟着消失,掌控空间进行挪移,朝着血杀主宰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就这样,血杀主宰以自损为代价施展逃命秘术,在前方疯狂的逃窜,而后方,剑尘则是操控空间法则,对血杀主宰紧追不舍。

血杀主宰没有逃向赤血界,他的生命之力在疯狂燃烧,从而获得了远超他本身境界的极致速度,很快就出现在无尽海域上空。

紧接着,空间微微扭曲,剑尘的身影突然出现,以盘坐的姿势浮现在天地间。

血杀主宰的速度太快了,也唯有他以空间法则能勉强跟上,至于碧落主宰和斗天主宰,早就被甩在大后方。

“该死的空间法则,竟然这样都甩不掉。”前方,在疯狂逃窜的血杀主宰也是察觉到后方的剑尘,顿时恨得咬牙切齿。

下一刻,他的精气神也开始燃烧起来,化作了一股澎湃的力量尽数注入遁天神甲中。

遁天神甲在得到了这股能量的催动之后,上品神器的特殊能力终于开始发挥,它包裹着血杀主宰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仿佛遁出天地外,不仅彻底隐去了踪迹,就连气息也消失的干干净净。

两个呼吸后,剑尘来到了血杀主宰消失的位置,望着这空空如也的虚空,当即一声冷哼,手掌隔空拍打虚空,刹那间让方圆十万里虚空化作一片黑暗。

这是一副可怕的场面,茫茫大海上空,前一刻还艳阳高照,然而陡然间,所有光芒消失,整片天地都黑色伸手不见五指。

位于下方的大海中,立即有众多实力不等的海兽探出了脑袋,当中甚至还有势力臻至无极境层次的圣兽。

所有海兽目光齐齐凝望苍穹,只看到在这无边黑暗的天空中,只有一道身穿白色长袍的身影盘坐天地,身上散发出一股令它们心惊胆战的可怕气息。

在所有海兽眼中,这道人影成为了天地间的唯一,仿佛代表了世间的唯一光彩。

这片被粉碎的虚空并未持续多久,每个世界都有自我修复的能力。仅仅过去了数个呼吸的时间,这片虚空便彻底恢复如初。

然而剑尘却已经消失不见,他以此地为中心,开始对附近的虚空展开了地毯式破坏,想要将血杀主宰从隐匿状态下逼迫出来。

他的速度极为迅速,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内,便将方圆百万里天地尽数破坏了一遍,然而并未寻到血杀主宰的身影。

见此,剑尘停止了破坏,他盘坐虚空,脸色有些阴沉,心知血杀主宰已经逃远了。

又过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碧落主宰和斗天主宰才姗姗来迟,望着四周空荡荡的天地,脸色瞬间难看起来。

“竟然让他给逃了。木灵界这么大,如果血杀主宰一昧隐藏不出,在加上他有那件神甲的帮助,那我们要想寻到他,可真是大海捞针一般艰难。”斗天主宰沉声道。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