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八百九十六章 天上白玉京!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恨,却无能为力!

虚空骨龙一口一个,生生撕碎逃命的修者。

直到最后的黄衣老者,纵然拼尽全力,也根本上不到虚空骨龙分毫。

被狠狠撕碎,一口吞噬!

远处,陈枫已经穿过虚空骨龙镇守的区域。

听到黄衣老者绝望的嘶吼声,冷然一笑。

若是他好心求助,或许还能帮他一把。

可惜,他心怀不轨,作茧自缚!

穿过破碎的遗迹区域后,是一片开阔的空间。

透明钥匙突然停住,悬浮在半空中,洒下一片银色光华,在身前虚空中激起一片波澜。

渐渐地,波澜蔓延开来。

陈枫这才看清,身前并非空无一物,而是有一条虚空之力汇聚而成的长河。

内部翻涌的力量,极其恐怖,足以轻易撕碎天仙境界之下一切修者!

正在陈枫犯难之际,却忽然瞳孔一缩。

长河深处,一名白衣男子,脚踏长河,宛如庭中漫步,正向他走来。

此人看起来约莫四十来岁,一袭白衣如雪,颇为落魄疏狂,胡子拉碴,但却透着难以言喻的豪迈之意。

《仙木奇缘》

他身上毫无气息,宛如一个凡人。

但陈枫很清楚,凡人可是绝不可能在如此汹涌的虚空长河内漫步。

此人的实力,只怕已经到了一个极其可怖的程度。

待白衣男子走近时,陈枫看到他若有所思的表情,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身上,飘散出浓烈的剑意。

就是这股剑意,令陈枫心头发颤,遍体生寒!

“剑意至极,浑然天成!”

他的刀意,虽然摸到极致之意的层次。

可跟真正的极致意境相比,却如云泥之别!

真正的极致,乃人与意境,与天地,与宇宙,合而为一!

心念一动,意境可掌控天地之力,化为领域,领域演化为宇宙。

在他的宇宙内和他战斗,岂不是找死?

他,可轻松动用一个宇宙的力量。

陈枫的出现,亦是惊动了正在沉思的白衣男子。

他面露好奇之色,转头看向陈枫:“小家伙,你能看见我?”

刚问完,他就看到了陈枫面前那把透明的钥匙。

顿时,脸上的好奇化作震惊:“万墟灵匙?”

“你和燕清羽是什么关系?”

陈枫瞬间呆愣在地,许久之后,这才回过神来。

他皱眉反问:“前辈认识我师父?”

“师父?”

白衣男子也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原来清羽就是为你小子,铸成这座仙灵之墓。”

“这一等,就是几百年。”

陈枫越发好奇:“前辈究竟是谁?为何要等我?”

白衣男子淡淡道:“我名白玉京,一届散修剑仙罢了。”

“你所看到的,不过是我的一道分身,自无数年前,清羽离去之后,便拜托我,替他镇守此地,趁机磨砺剑意。”

“不过,你小子似乎对你师父的事,并不知情。”

白玉京?

陈枫从未听师父提过这个名字。

“前辈,我师父他……”

白玉京打断道:“他不说,自有他的道理。”

“等到你见了他,自会知晓一切。”

说完,他不再理会陈枫,继续低头沉思,漫无目的在虚空长河上行走。

陈枫又问度过长河的办法,可白玉京仿佛没听见,越走越远。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他缓缓念出这几句诗。

而随着他的吟诵,这几句诗,却是骤然化作二十个巨大的金色字体,悬浮在虚空长河上方!

每一个字体上面,都仿佛透着几百道天地法则!

透着可怖的强悍气息和难以言喻的玄奥。

二十个大字,不断组合,在空中盘旋。

看着它们,陈枫一时间有些痴了。

诗中,霸气冲霄,豪气万丈,可破九重天!

当他吟诗时,身上那股淡然剑意,散发出极为恐怖的气息。

陈枫只觉浓浓杀气入体,骨髓发凉!

“剑之极,是为杀!”

“前辈特意留下这两句诗,似乎别有用意。”

他微微眯起眼,体悟这两句诗,以及白玉京散发出的意境。

但,这股意境远在他之上。

他足足领悟了三日,收获甚微。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陈枫睁眼,就看到白玉京漫步而来,口中是那首诗的后续。

他突然明白了什么。

三日,是白玉京走完长河的时间。

白玉京正在借这首诗,不断淬炼自身剑意。

“诗!”

“剑!”

“难道,这位前辈是罕见的诗仙剑体?”

陈枫惊呼。

传闻中,有一种极为特殊的体质,名为诗仙剑体。

集诗与剑为一体,号称世间最风雅的体质,却也是最强体质之一。

想要提升剑意,需要用剑意写诗,达到诗与剑共鸣。

难如登天!

陈枫听了这两句之后,心中有些感悟。

至此,每过三日,他都会听到这首诗缺失的内容。

第十八天,白玉京如期而至。

口中念的最后两句诗,正是最后两句!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念完之时,白玉京突然顿住脚步,脸上表情连连变换。

陈枫亦是如此。

突然,两人同时抬头,惊呼:“我懂了!”

白玉京愣了一下,转头看向陈枫。

陈枫身上,升起一股豪迈之气,冲天而起!

腰间,七绝神珠嗡鸣,散发出霸道刀意。

白玉京的身上,也同样散发出一股剑意,与刀意产生共鸣!

“侠客行于天地,所见所闻皆为造化。”

“世间喜乐,悲欢冷暖,怨怒苦闷,皆是大道!”

陈枫仿佛忘记了一切,脑海中,回想起今生的种种经历。

每一段记忆,都化为一个碎片,融入刀意之中。

融入一块,刀意就会增强几分。

“有点意思。”

白玉京饶有兴趣:“我用了两百年,才将这首诗融入剑意。”

“这小子,只用了短短十八天?”

“而且,他身上的刀意,似乎到了臻至形满的层次。”

“如此年轻的臻至形满修者,我还是头一次见。”

陈枫这番领悟,足足用了三天时间。终于,将所有的记忆碎片,融入刀意之中。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