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5章 旅程(九)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旅程的第九个月,他们来到了东神域。

前往梵帝神界的途中,云澈在数次微妙的眼神变化后,忽然偏移了方向。

“我想先去另一个地方看看。”

这里的空间黯淡,视线所及,星辰都格外的遥远,仿佛在努力躲避着这一片空无之域。

“这里,曾经存在着一个名为月神界的星界。”

云澈面色平静的向云无心讲述着:“它是东神域曾经的四王界之一,也是第一个,被彻底毁灭,永恒消失的王界。”

“去年的时候,这里还能看到些许残存的碎片,如今,已是一片都找不到了。”

宙天灭界、南溟灭界、龙神灭界……但至少,它们的界域依旧留存,未来无论历史再怎么变迁,这些界域也会永载着曾经的王界之名。

唯有月神界……被完完全全的抹去,连一丝存在过的痕迹,都无从找寻。

云无心知道,是父亲将之毁灭。如此狠绝,其心中之恨可想而知。

“父亲,你从不愿意有人在你面前提及任何关于月神帝的事,为何你这次却主动来到这里?”云无心问道。

云澈平静的道:“你妩仸阿姨有一句话说的很对,刻意的规避,反而是一种过深的在意。我即使已为神界之帝,也不能停滞不前,该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他微微闭目,声音放轻:“不再恐惧被触及痛处,试着坦然接受所有的一切,希望很快会有一天,我可以直面……那个名字,而心无波澜。”

他想要让自己尽释一切,但从口中说出的,却依旧是“那个名字”。

“元霸,也总有一天会来这里。”他继续念道:“坦白说,我还并没有想好下次相见,该以何种姿态面对他。”

在他带着云无心开始神界的游历时,夏元霸也安置好了皇极圣域的一切,带着一腔热血与憧憬,再次孤身踏入了神界。

他毁灭月神界,手刃月神帝的事,神界无人不知。此刻的夏元霸,必然已知晓了一切。

“父亲,不用担心的。”云无心满是信心的道:“夏叔叔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他和父亲的感情又那么深厚,我相信,他在慢慢的知晓所有后,一定不舍得怨恨父亲的……至少,也不会是一个很坏的结果。”

“嗯。”云澈睁开眼睛,面绽微笑。

…………

东神域,梵帝神界。

作为原东域四王界中唯一存留的王界,梵帝神界在天毒之劫和与西域之战下也是元气大伤。

但好在,梵帝神界如今也算是没有了外患,可以安安稳稳的休养生息。

至于如今的梵天神帝,她已不再是当年那个野心勃勃的梵帝神女,就她这段时间的上心程度来看,相比她的引领,她与云帝的关系对梵帝神界来说要更重要……的多。

云澈父女到来梵帝神界,无人相迎。

一直来到梵帝王城前,也依旧不见任何迎接者的身影,仿佛压根不知他们的到来。

“看来,千影阿姨根本不知道我们要来。”云无心忍着笑,用很无辜的语气道:“父亲似乎想错了,千影阿姨压根一点都不关注父亲的行程呢。”

“呵,”云澈鼻子哼气:“她只是欠收拾了而已。”

“走!”

锁定千叶影儿气息所在,云澈带起云无心,直接横掠空间,一股风暴震荡的梵帝王城惊声四起,数息之后,便已直落至千叶影儿的寝宫之前。

脚刚沾地,寝宫结界已被直接打开,千叶影儿不紧不慢的从中走出,金发微束,一身半长的淡金裙裳,脚踝如玉,藕臂如雪,香肩半露,虽然眸光冷淡,面无神情,但那绝美到倾尽世间所有丹青都无法描绘的容颜,依旧引得天地一暗。

就连见过千叶影儿多次的云无心都看得呆了过去。

甚至都无人注意到惴惴随于她身后的月映。

“哦?原来竟是帝上尊临。帝上日夜操劳,日理万机,夜夜笙歌,夙夜不懈,居然有空来我小小的梵帝神界,着实让妾身受宠若惊,惶恐至极。”

面对云帝,千叶影儿不恭不礼,声音淡淡,一双金眸也慵怠无神,仿佛惺忪未醒。

云澈:“……”

云无心暗咬下唇,才忍住没有“噗嗤”出声,她悄悄看了一眼父亲的脸色,出声道:“千影阿姨,许久未见,父亲其实很想念你的,到来东神域的第一(er)件事,就是来见你。”

“想念?”千叶影儿半垂美眸,幽淡而语:“妾身不过是帝上众多妃嫔中最为平凡低微的一个,不会吴侬软语,不擅琴棋书画,更不会施那些专勾男人魂魄的狐媚手段。”

“且这么多年了,怕是玩也玩的腻了,新人在怀,哪还会记得妾身这等旧日玩物,不被打入冷宫,已是感恩戴德,岂敢有这样的痴妄。”

“……”云无心目瞪口呆。这千叶影儿言语中的阴阳怪气,浓重的都几乎要化为实物拍到脸上。

“月映,”云澈忽然开口:“你带小公主去游赏一下王城。”

冷不丁被喊到的月映愣了一下,慌忙应声:“是。”

“唉?可……可是我想陪着父亲。”云无心马上拒绝,好戏才刚开始呢,怎么可以错过。

“不许。”云澈否决。

云无心只能满是怨念的盯了父亲一眼,然后很不情愿的跟着月映离开。

云无心和月映一离开,千叶影儿的美眸便瞬间沉下,她身影一晃,直接抓过云澈的手臂,将他强行拖入寝宫之中。

砰!

寝宫的结界和大门同时关闭。

“苍姝姀好玩吗!”

千叶影儿将云澈半按在墙上,语气凶狠。

云澈眼神一凛,身躯骤转,手臂横推,将千叶影儿反按在墙上,低眉沉声道:“你越来越放肆了!”

千叶影儿酥胸起伏,上身剧动,却未能挣脱,随之眸中金芒一闪,玄气猝然爆发,将云澈的手臂强行震开,又将他反按了回去:“我就是放肆!你要拿我如何!”

轰隆——

云无心和月映刚离开没多远,身后的寝宫便传来一声巨响,震荡的脚下土地都瑟瑟发抖。

月映惊然回身,失声道:“发……发生什么事了!?”

云无心却是一脸淡定道:“不用担心的,他们两个单独相处的时候,不弄出很大的动静反而不正常。”

月映:“……”

千叶影儿虽已是神主境十级,但终究不及云帝,且主修的黑暗玄力更是被完全压制,两人“恶战”的最终结果,毫无疑问是千叶影儿被云澈稳稳压在了帝榻之上。

被“镇压”的千叶影儿却是气势不减,美眸依旧很是凶狠:“那苍姝姀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居然把你勾在了沧澜界三十六天零九个时辰!必须说!”

“说了也没用,”云澈不紧不慢道:“你学不来的。”

也不知她为什么独独对苍姝姀这么大的敌意……

难道是和当年的池妩仸一样,让她真切的感觉到了威胁?

“哼!”千叶影儿眯眸:“看来,我们的帝上美味吃得多了,想来一些雅味,你就不怕这雅味之中,掺着些狐狸的骚气吗?”

“切!”云澈淡嗤一声:“我发现在你眼里,这世上的女人就没有不骚的。”

“不是吗?”千叶影儿倾着唇瓣,白莹如玉琢的长腿撩开裙摆,轻轻缓缓的贴在云澈的腰际:“看看那被世人奉为圣女的神曦,看看外表冷的好似不沾六欲的沐玄音,再看看眼儿无辜的像婴孩的苍姝姀……”

“好了好了……嗯?”

随着千叶影儿唇间的吐息越来越近,云澈的眼神忽然变得怪异起来。

“珠玉结心汤!”

从云澈口中轻念出的五个字,让千叶影儿金眸猛的一颤,脸上竟是露出了几分惊慌。

她将眸光和唇瓣同时转开:“什么珠玉……什么汤……莫名其妙。”

“怪不得,以你的性子,居然有一次主动去找苓儿。”云澈眼神变得戏谑,音调也拉长了几分:“不过这个东西对我无用的,要是有用,苓儿早就当娘了。”

“狗男人!”千叶影儿生平第一次面红如霞,她恼羞成怒,气极的伸手在云澈腰肋狠狠一抓:“不会说话就闭嘴!”

说完,她已是一口狠咬在云澈的唇上……

————

一个月后,云帝依旧栖身梵帝神界。

两个月过去,云帝还是未能踏出梵帝神界一步。

第三个月……

“算了,已经七十三天,算是倍杀了那个沧澜的女人。就不耽误帝上和小公主踏遍神界的行程了。”

相比于初见之时的阴阳怪气,此刻的千叶影儿可谓是舒然惬意,明媚无双。

“她现在也该是知道,区区狐媚手段,又岂配与我云千影相较!”

云澈横她一眼:“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她根本就没有过半点和你相较的心思。”

说完,他伸出手来:“赶紧把东西给我!最好真的是邪神所遗之物。否则……”

这段时间,千叶影儿便是一直以这个东西拖着他。

“否则怎样?”千叶影儿美眸一转,绝艳的金眸之中泛起妖媚的涟漪,非但丝毫不惧,反而满是期待。

“……赶紧拿来!”云澈音调半是严厉,半是无力。

这个女人,真的越来越放肆了,却也越来越让他无可奈何。

很是满意云澈的神情,千叶影儿总算不再推脱,她伸出手来,玄光一闪,一块三尺见方,材质奇异的石板浮在了前方。

石板平整,不见丝毫纹路,也并未有任何气息溢出……但云澈目光触及之时,心里却是猛的一动。

“你从哪里得到的这个东西?”云澈目盯石板,徐声问道。

千叶影儿道:“二十多年前,我以邪神遗地为引将天杀星神诱去南溟,又引南溟围杀天杀星神……你猜那个时间,我在做什么?”

云澈微微一想:“你是说,你是趁这个时间,潜入了邪神遗地?”

“当然。”千叶影儿纤眉微展:“只是可惜,天杀星神居然真的找到了邪神传承……然后便宜了你,而我潜入之时,只找到了这块石板。”

“当时,邪神遗地在恶战之下已被毁去大半,而这块现于毁灭中心的石板却是毫发无伤,其材质我更是从未见过,于是便将它带回,研究无果后,丢给了千叶梵天。”

“千叶梵天也并未从中找到任何异处,便将之暂且搁置,我也将之置于脑后。”

毕竟,只是一块连纹路都没有的石板。

“而数月前,在整理千叶梵天所遗之物时,我翻到了这块石板,才想起这事。”

她将淡灰色的石板向云澈一推:“作为邪神力量的继承者,它说不定对你有用?就算没用……既然出现在邪神遗地,那有很大可能是邪神曾经用屁股坐过的,多少也算是个纪念。”

没错!

她用来吊着拖着云澈两个多月的“邪神遗物”,只是一块在邪神遗地随手取来,连个纹路都没有的石板。

 

她说完之后,本以为云澈会吹嘴瞪眼大发雷霆,却发现云澈双目直直的盯着石板,目光一片深深的凝重。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