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4章 截断纪元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混沌妖王祭祀的万妖之祖,身在时空长河之中,而且,置身于时空长河的过去。这怎么可能。”易天行眼瞳剧烈收缩,内心中却涌现出无尽的震撼,犹如有惊涛骇浪在涌动翻滚。这种猜测太可怕了,太过可怖,要知道,哪怕是进入时空长河,都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所需要承受的,是整个世界的压力,无尽众生的压力。

进入时空长河,若是立足于现在,不做任何改变,那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只需要承受来自时空长河的无形压力,而若是想要前往过去,乃至是未来。都必要要承受更加可怕的压力。

那是来自天地众生的压力。

你要返回过去,那就有可能对以前所发生的历史,造成改变,乃至是出现连锁反应,让无数生灵修士强者的命运发生改变,有可能原来是皇帝,历史改变后,直接变成乞丐。这并不稀奇。

没有人愿意自己的命运莫名其妙被改写。

当然,或许有人会愿意,不过,谁都不想自己突然间就没了。

同一时间段,自己莫名其妙就不存在了。

所以,一旦逆流,这时空长河中就会有庞大的众生意志进行阻挡,施加的压力,仿佛是山洪海啸,越是向前,就越是惊人,每逆行一步,所承受的压力,那都是当场倍增。可怕到极致。

这就是逆流而上的难度。

一旦抵挡不住,是会被无边压力瞬间压垮,那是彻底葬身其中,永世沉沦。结局可谓是相当的凄惨。

而现在,那祭祀天音,直接引动时空长河的画面,不断倒流。显然,是朝着过去延伸过去。对方在时空长河的上游。

无数道目光看向虚空。

不仅是蛮荒妖国,也不仅仅只是女儿国。

是整个蛮荒界域的强者都有感应,几乎抬眼就能看到虚空中出现的神异画面。在目睹后,都是在心中涌现出无尽的惊骇。

最近的甄德穹更是一脸诧异,惊呼道:“是谁,竟然能召唤出时空长河。这怎么可能,时空长河不是谁都有能力召唤的,没有证道境的修为境界,连碰触的资格都没有,时空长河出现,看来是要出大事了。这动静,是来自蛮荒妖国。”

眼眸中,一道道异光不断闪烁,心中显然有其他的念头在浮现。

时空长河,这是天地间,最伟大的一条长河,哪怕是命运长河,也比时空长河逊色,甚至是处于时空长河之下。

“好强,好可怕,从这气息上,我能感受到一种无尽的恐惧,根本不能抗衡,无法抵挡,只能臣服。”

“祭祀,这是祭祀天音,蛮荒妖国想要做什么,她们竟然弄出如此恐怖的画面,这也太可怕了。”

“可怕,早就听说过,蛮荒妖国的混沌妖王从很早以前开始,就在秘密准备着什么,没想到竟然弄出这么大的一个动静。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无数强者将目光注视过来,落向虚空。

看着那条浩瀚的时空长河。

这些说起来长,实则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

在万众瞩目下,时空长河依旧在逆流而上。祭祀天音仿佛拥有最好的指引,快速穿梭而上。不知道过去多久,仿佛能看到万界融合,能看到天地大灾变,能看到当初万界还没有融合前的地球,能看到地球上繁华的时代,也能看到地球上的历史变更。

时空在逆流。

不断逆流!!

赫然间,整个时空长河仿佛突然走到一个尽头。

不,那不是尽头。而是纪元的终结与开始。

是一个纪元的源头。

那是永恒纪元的源头与开始。

按道理说,时空长河上,没有谁可以轻易屹立,可在此刻,却能看到,在时空纪元的源头处,赫然出现一副充满震撼的画面。

昂昂昂!!

在纪元开始的时空长河上空,仿佛有古老的龙吟声响起,划破时空的界限,传递到易天行等所有人的耳边,完全能感受到龙吟中蕴含的力量,哪怕是一道龙吟,都能感受到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让人生出一种近乎窒息的感觉。

龙!

九条太古巨龙。

每一条巨龙身上散发出的气息都截然不同。

分别传递出:风,雷,毒,金,木,水,火,土,冰九种气机,每一条,都传递出如同始祖般的气息,丝毫不比祖龙逊色,每一条都仿佛比证道境强者还要可怕。

那种古老的气机,哪怕是看上一眼,都能感受到无尽的压力席卷而来。真正震慑四方。

祖龙,这是九条太古祖龙,其身躯之长,仿佛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只要愿意,就可以充斥整个天地。

不过,真正让无数强者感到震惊的是,这九条太古祖龙,竟然只是起到拉车的作用。

在它们身上,分别缠绕着一条粗壮的七色神链,神链的另外一头,赫然与一辆巨大的战车相连。

这一幕,不知道让多少强者发出阵阵惊呼。满是惊骇的看着眼前所出现的画面。

“龙!!这龙身上有太古气息,这是太古祖龙。这九龙每一条的战斗力都无法想象。每一尊都能统御一条法则大道一般。可以统御天地本源。怎么会出现在时空长河尽头。”

“快看,在太古祖龙身上,竟然有锁链捆绑,难道它们被谁给抓起来,收服了不成。能收服它们的,又将是什么样的强大存在。这也太可怕了。”

“车,战车,这太古祖龙竟然只是拿来拉车的。这是什么战车,好强大,单单威压就让我有种巨大的压迫感。”

轰隆隆!!

九龙汇聚,足以镇压八方。哪怕是时空长河,也似乎要被它们给镇压下去。不能产生任何波澜。

更恐怖的是,由九条太古祖龙拉在后面的那辆巨大的战车。战车表面,无数帝皇的身影不断的涌现,在战车上方,浮现出巨大华盖,那顶华盖,垂下丝丝神辉。只一出现,立即,整个世界中的天地法则都好像骤然停止运转,时空长河都被禁锢。

战车上,无数帝皇发出帝皇赞歌!!

天帝凯歌!!

好似这是一辆开创无上未来,无穷历史的战车。

能看到,在战车上,端坐着一道身穿黑色长袍的身影,这道身影,伟岸,浩大,端坐在战车上,就能感受到无尽的威压,跨越时空的界限,扑面而来。甚至连直视背影,都能感觉到可怕的压力出现在体内,灵魂都在传递出刺痛之感。

在战车左右,左边,插着一柄紫金色的战矛,战矛上浮现出审判二字,右边同样有一口战矛,那是一口银白色的战矛。战矛上浮现出诛魔二字。

而在身前,赫然可以看到,一口金黄色的战刀,反手插在身前,就好像是柱着战刀而坐,这口战刀上,浮现出金黄色的刀纹,刀柄刀身,十分夸张,仅仅刀柄,就有三分之二的刀身长。天生带着一种霸气。

“好可怕的战刀。”

易天行看了一眼那口战刀,只这一眼,就感觉,有一道无形的刀光,跨越时空而来,钻进自己体内,要不是有鸿蒙天帝塔镇守神魂,只怕,这一下,绝对不会太过好受。

“这........这是谁。”

“竟然屹立在时空长河尽头,他是谁,以太古祖龙拉车,镇压时空长河。背对众生,那姿态,好像在与敌对峙。”

无数强者忍不住当场倒吸一口凉气,感受到内心中发自灵魂的颤栗。

那画面,太过可怕。

带来的冲击力,几乎要击垮整个心神意志。

这一刻,哪怕是九天道尊等无上强者,也不由自主的将目光看向时空的尽头。看到那道背影后,一种沉默与震惊,在延续。

“哪怕是九天道尊也不可能与这道身影相比。”

易天行脑海中下意识的浮现出一道念头。这绝对是一尊超越了圣人道尊层次的无上强者。已经达到镇压时空的可怕境地。

神魔战场上,祖龙抬眼看向时空尽头的九条太古祖龙,然后羞愧的将脑袋藏了起来。

“是他!”

“真的存在,真的还活着。”

“他在时空尽头。”

一道道古老的话音在虚空中闪过,各种神念不断穿梭,那情绪,十分的复杂难明。

“妖族后辈祭告万妖之祖,后辈听闻妖祖事迹,心慕我妖族圣地,妖族热血,今日愿放弃一切,追随妖祖与先烈足迹,万死不辞,望妖祖怜悯,准许我等飞升凌霄妖庭。”

混沌妖王目睹那道身影,想都不想,直接朝着祭坛躬身跪拜下去,发出虔诚的祷告。

眼中满是一种虔诚与炽热。那种向往,前所未有,完全能够清楚的感觉到。

她能知道万妖之祖,万妖城,那是因为,她的血脉中拥有传承记忆,她的血脉源头,是从万妖城中而来。在知道这些后,她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前往凌霄妖庭,进入万妖城,那才是真正的妖族圣地,是妖族最神圣,最至高无上的圣城。

“准!!”

仿佛有一道古老的天音从时空尽头传来。出现在祭坛上空。

紧跟着,就看到,在时空长河上,九龙战车之后,一座古老而浩瀚的神城从长河中冒了出来。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