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4章 魔高一尺 道高一丈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我心即天心,我意为天意,天意刀,斩!!”这一口,赫然就是开天神器天意刀。

这是以天心衍生而出的无上天刀,刀中蕴含着天意,天意如刀,刀出岁月老。

这一刀,是来自上天的刀,蕴含的是天地的意志。代表的是天意。这一刀,锋芒无尽,这一刀,势不可挡,这一刀,无可躲避。

能看到,天意刀劈斩而下,直接就落在厄运魔图所化的漫天乌云上。乌云可以遮蔽日月,但在天意下,依旧要顺从天意,让乌云消散,就必须要消散,让其漂游,就必须漂游。

天意如刀,不可阻挡。

咔嚓!!

只能看到,虚空中,一道璀璨的刀光闪耀,笔直的落入乌云之中,顿时,就看到,乌云中,仿佛有闪电划过,强行将密不透光的乌云,硬生生撕裂出一道裂缝,这道裂缝出现后,随之就是浩瀚无边的净化神光渗透进去。

哇哇哇!!

无数乌鸦发出痛苦的悲鸣声。

仿佛,这一刻,正在承受着可怕的痛楚。

“不好,我的厄运魔图。”

乌云魔目睹,眼睛都红了。那可是他的宝贝,纵横秘境的最大依仗之一。竟然被一口刀给劈开了,这是真的切开了魔图,不仅仅只是破开乌云而已,魔图被切开,方才让净化神光直接照射到那些厄运乌鸦身上。

“厄运魔图虽然厉害,只是,无邪天音宝树更是以整个世界的力量在催动,渡化天音源源不断,以你一己之力,如何阻挡。被渡化,就是你最好的选择。”

易天行冷笑着说道。

驻立在原地,连动都没有动。乌云既然被切开,就好像是本来没有裂缝的鸡蛋,突然间裂开一条裂缝一样,魔图上的裂痕,更是有天意刀蕴含的天地意志缠绕,想要恢复愈合,绝非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容易。

不仅是厄运乌鸦沐浴在净化之光下,覆盖在渡化天音中,连乌云魔同样被净化神光所笼罩,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魔气正在不断消散,同样,源源不断的渡化天音出现在脑海中。

“不,好痛,你竟然想要将本大王渡化,这绝对不可能。”

几乎在沐浴净化神光时,乌云魔脸上随之露出痛苦之色,疯狂的想要反抗,不断开口发出诅咒,对易天行法出最恶毒最可怕的诅咒。只是,这些诅咒,依旧无法破开无劫渡厄庆云的庇佑,化为黑气,在庆云中消散。

仿佛有无数古老的天音充斥在脑海,不知不觉中,之前还露出痛苦表情的乌云魔,脸上开始渐渐变得宁静起来,严重的疯狂,渐渐变成迷茫。口中发出呢喃:“我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你是厄运乌鸦,你是大易圣庭最英勇的守护者,你是大易中易圣王最忠心的仆人。为了易圣王,为了大易圣庭,可以不惜生命,付出一切代价。”

“不,我是乌云魔,我是秉承天地间无边魔意而诞生的妖魔之王,想要渡化我,不可能,以我无边魔意,抵挡渡化之音,别想让我屈服。”

两股意志不断在脑海中交锋。

随之表现在外的就是脸上一时祥和,一时狰狞,看起来,十分诡异。

只是,这种抗拒,在无邪天音宝树源源不断的渡化下,越来越微弱。

仿佛是一刻钟,又仿佛是过去沧海桑田。

最终,忠于大易圣庭,忠于易天行的烙印彻底铭刻在灵魂上,刻在骨子里,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更改,一遍遍的在其脑海中回荡。每出现一次,都让其灵魂中的烙印更加深刻,灵魂中的记忆更加清晰。

“对,我是大易圣庭的守护者,要忠于圣王,忠于大易圣庭。我要为天下人族百姓而战。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战场上。”

乌云魔脸上的茫然开始消散,随之出现的是一种坚定与虔诚。

在灵魂中,已经铭刻下不灭的烙印。

“这简直是洗脑啊。”

“好厉害的渡化天音,连乌云魔这样的大魔都抵挡不住,简直就是太凶残了,有宝树在,但凡不臣服的敌人,岂不是直接用宝树渡化就可以了。这跟佛门十分相似。”

猴子暗自咋舌道。

当年宝树交易出去时,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强大厉害,现在看来,当年简直就是血亏啊,当然,有可能留在自己手中,也根本不会重视,甚至是还跟当初一模一样,没有变化。只能说,该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任何东西,都强求不来。

乌云魔脸上露出虔诚之色。

快步走向易天行,来到面前,躬身跪拜下去,口中发出呼喊道:“乌云魔参见主人,主人寿与天齐,仙福永享。”

“请起!!”

易天行看到,颔首点点头,伸手向前虚扶着说道。

乌云魔抬起头,然则,就在抬头的瞬间,能看到,其眼中,竟然浮现出一抹凌厉嗜血的魔光,在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一口漆黑的魔刃,魔刃上,缠绕着无数黑气,仿佛,能看到各种恐怖的画面。让人不寒而栗,魔刃闪电般就朝着易天行心脏刺了过去,这一刺,可谓是石破天惊。

快到让人无法想象。

“不好!”

“小心,这老魔有诈。”

猴子,土地神等看到,眼睛都要瞪了出来,神色大变,纷纷发出怒吼。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乌云魔竟然会伪装成被度化的样子,自身竟然还没有被渡化,更是转身就想到要靠近易天行,选择最让人松懈的时间,发起致命一击。这简直就是一条可怕的毒蛇,不出手则已,一出手,那绝对是要人命的。

“可惜,你这是自寻死路,有光明大道给你走,你偏偏要走深渊死路。”

易天行的目光一片宁静,并没有因为乌云魔突然间暴起出手而感到惊慌失措,始终冷静如一,仿佛,眼前的局面,早已经有所预料,心中早有准备。

看着闪电般刺过来的魔刃,并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只是在身前,不知道何时,凭空出现一座银白色的古门,门口大开,门内,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一道旋涡,仿佛,连通着某处神秘的所在。

“什么东西。”

乌云魔目睹,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没有想到,他这么做,依旧没有打消易天行的戒备之心,这道门,显然是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本能的感觉到一种不好的气息,有心想要避开,然则,这道门出现的时机实在是太巧了,太完美了,就在身前,距离自己,只有咫尺之遥,身躯已经碰触到古门。

刚要退缩时,门中自然的传来一种强烈的吞噬力,仿佛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很轻易就将他拉扯进去。

“不!!”

乌云魔发出不甘的怒吼声,然则,这却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

“乌云魔呢。”

猴子他们眼睛一转,诧异的询问道。

“自然是去了他应该去的地方,不出意外,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乌云魔了。”易天行淡然一笑道。空间门连通的是鸿蒙天帝塔内的混沌世界。直接将其扔进混沌中,以其实力,可以在混沌中生存一段时间,但源源不断的混沌之气侵袭下,最终逃脱不了陨落消融的下场,会化为宝塔内各个世界成长的养料。

这一份养料,可是相当不错,很美味。

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不臣服,那就送他去死。

不会有第三种选择。

他死定了。

这是易天行说的。

“好可怕的乌云魔,竟然连宝树的渡化天音都没有办法将其彻底渡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土地神好奇的询问道。

刚刚明明已经被渡化了,怎么会发生意外的。

“乌云魔因为是当年那颗肾的核心本源所孕育而生,蕴含的是魔物本身的力量,其层次之高,已经超乎想象,要从精神上,灵魂上,真灵上去渡化他,是做不到万无一失的。无需在意,乌云魔是不可能再出现的。没有他的阻扰,秘境要净化,并不难。”

易天行抬眼看向头顶的厄运魔图,发现,这魔图似乎并不是乌云魔的本命至宝,没有达到性命相连的地步,只是伴随其出生的伴生魔宝。并不会因为乌云魔陨落而破损,反而能如本命至宝一样,发挥出最强的威力。

“好东西,别错过。”

易天行颔首点点头,心念一动间,将厄运魔图收进鸿蒙天帝塔中,在净化的过程中,魔图中属于乌云魔的印记,已经消散一空,一送进去,就化为开天神器,出现在混沌世界中。

亿万厄运乌鸦全部融入魔图,成为魔图中的一部分,处于一种共生的状态,魔图不灭,它们永生。此刻,纷纷爆发,让魔图迅速开辟出新的天地。

洞天世界。

小千世界!

直接强行开辟出一座中千世界。

融入鸿蒙天帝塔中。赫然间,让宝塔再次增加一层。

鸿蒙天帝塔,晋升四十四重。

厄运魔图,融入塔中。

开辟厄运世界。

这厄运魔图很不错,易天行不想要错过,那未免有些太过可惜。

不知不觉中,在宝树持续三天,源源不断的净化下,整个秘境终于彻底被净化。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