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5章 虚耗之症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洪荒大陆,大周洛邑皇宫东暖阁内,突然间就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听声音,这个咳嗽者咳的极为艰难辛苦,但是一众侍女内监们伺候的也极为凌乱,一个个小心翼翼到了极点,连走路都不敢发出一点点声音来。

皇帝生病,大周的那位九五至尊生病,可不是小事。

“血!血!”

剧烈的咳嗽声中,一名年轻太监突然间就失声尖叫起来,令东暖阁内的侍女与内监更加的慌乱,令正在咳嗽的仁尊皇姬隆脸色一滞,咳嗽的更加厉害的同时,更是大口大口的咳出了暗红色的鲜血。

正在一旁盯着伺候吐血的内监大总管鱼朝恩脸色一沉,径直走上去,手捏上了那名尖叫的年轻太监的后劲,劲力一吐,瞬息间就令其失声瘫软了下去。

一闪身,鱼朝恩就到了东暖阁的门口,大门无声的自动打开,鱼朝恩直接就将手中的年轻太监扔了出去。

“拉去化了!”被鱼朝恩扔出去的年轻太监的颈部,不知何时已然变成了一滩软泥,脑袋早已经无力的垂下。

处理了这个失态的年轻太监,鱼朝恩才急急冲到仁尊皇姬隆的身边,将一名拍着仁尊皇姬隆后背的侍女赶走,亲自给仁尊皇姬隆拍起了背部。

鱼朝恩那极其阴柔的灵力在仁尊皇姬隆体内转了一圈,就让仁尊皇姬隆的剧烈咳嗽缓解了下来,越趋平稳。

一边小心翼翼给仁尊皇姬隆擦着嘴角的鲜血,“陛下,好点了吧?”

有些气喘的仁尊皇姬隆轻点了点头,让鱼朝恩心头稍松之际,却又尖着声音对着外边叫骂起来,“太医呢,这么久了怎么还不来,太医院的人,都死绝了吗.......”

“哎,大伴......是朕没让他们叫太医!对了,大伴,继续封锁.....消息!”仁尊皇姬隆说道。

闻言,鱼朝恩神情一苦,立时就跪了下来,“陛下,你的龙体......”

“朕的身体,朕自己知道,前些日子太医也看过了,再说,大伴也比朕更清楚.......”说话间,仁尊皇姬隆的嘴角,已然浮现了无尽的苦涩。

“陛下.......”跪伏在地的鱼朝恩嘴角苦涩更甚,声音中已然带上了哭腔。

这已经不是仁尊皇姬隆第一次吐血了。

算上今天这一次,这已经是两个月来,仁尊皇姬隆第五次吐血了,而且自两个月前第一次吐血,仁尊皇姬隆咳嗽吐血的情况,一次比一次严重。

至于仁尊皇姬隆得的是什么病,其实两个月前第一次吐血之时,就已经明了了。

太医院最负盛名的两名太医,分别给仁尊皇姬隆诊治之后,得出的结论一样——虚耗之症!

何为虚耗之症?

两名太医解释时引经据典,说了一大堆,云山雾罩零零总总的,最后又开了不少珍贵的天材地宝。

这些天材地宝,全是补益精血气息的宝物。

在场的内侍与后妃,没一个听明白的。

反正意思就是仁尊皇姬隆体虚,需要补补,大致就是这个意思。

但是仁尊皇姬隆却听明白了。

说穿了,两名太医是在说他这个皇帝体内精气虚竭、本源即将耗尽,是为虚耗之症!

再说白点,也就是仁尊皇姬隆即将油尽灯枯,离死不远了。

这种油尽灯枯的状况,对任何人而言,都是不治之症,太医怎么敢明说?

至于所谓的各种珍贵的补益精血气息的药物,也只是一个安慰而已。

所以,哪怕听上去不错,这两位太医,还是被仁尊皇姬隆给下令囚禁起来了。

身为九五至尊,得了不治之症的病情,可不能传出去。

那么两位太医说的云山雾罩的,为什么仁尊皇姬隆却听明白了呢?

原因也很简单,仁尊皇姬隆的父亲,也就是大周的上一位皇帝,也是死于虚耗之症。

那时候,身为太子的姬隆,是要做出孝道表率的,所以衣不解带的没日没夜的伺候在他爹面前,所以仁尊皇姬隆对这虚耗之症极其熟悉。

一听就明白了,是他的大限将至。

虚耗之症,乃是大周皇族的通患的绝症。

只不过普通皇族成员,修炼有成的话,通常会在两三千年之后,才得这虚耗之症。

而大周的皇帝,一般都在千年左右,就会出现虚耗之症,用不了多久,就会油尽灯枯而死。

蝼蚁尚且贪生,更别说是手握天下权力的九五至尊,自然不想死。

可是,大周历代无数帝王努力了无数次,用了无数秘法和天材地宝,都无法治好这虚耗之症。

最好,只能满怀着无奈死去。

仁尊皇姬隆当年是因为亲自在病榻前伺候父亲在虚耗之症的折磨下死去的,所以对此极为清楚的同时,也极为恐惧!

极其的恐惧死亡!

所以,自从两个月前开始吐血的那一天起,仁尊皇姬隆就明白,他大限将至,时间将至。

仁尊皇姬隆很怕这一天的到来。

但是,仁尊皇姬隆却又比谁都清楚,纵然再怕,也没有任何方法能够改变这个可能。

哪怕他姬隆身为九五至尊,也只能默默的等待着死亡来临的那一天。

仁尊皇姬隆也想过尝试续命,可是遍主翻宫廷秘档,几乎他所能够想到的秘法,大周的历代先皇,都已经尝试过无数次了。

无一例外的,全部失败!

所以,仁尊皇姬隆如今再不甘,再不想,但也只能无比被动的等待着死亡的那一天降临。

也就在这几天,已经绝望的仁尊皇姬隆,已然开始考虑太子的人选了。

他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尽早立下太子。

病榻前,正在伺候仁尊皇姬隆的鱼朝恩,突然被一名内侍唤出,几息之后,鱼朝恩再次回转到仁尊皇姬隆的病榻之前,神情变得有些古怪。

“大伴,发生什么一啊?”仁尊皇姬隆喘着气,“说吧,朕都这样了,还有什么不能承受呢?”

“陛下,有天庙上师求见,他让老奴给陛下带一句话,让陛下自行决断是否见他?”鱼朝恩说道。

“什么话?”

“陛下,那天庙上师言道,他或许能够给陛下带来......生的希望......”

“什么?”仁尊皇姬降猛地坐了起来!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