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9章 洗千古的消息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夜之间,通过各个渠道汇总到叶真这里的消息很多。

洛邑的各种政治新闻,什么立储的口水帐,叶真没有任何兴趣。

但是,其中一个消息,却让叶真莫名的心悸。

三天前,内监大总管鱼朝恩亲自往洛邑内居住的皇子公主府邸走了一趟,据说是传了一道仁尊皇姬隆的口谕。

口谕内容无人得知。

但是每一位皇子与公主都收到了口谕,而且聆听口谕的时候,都是独自一人。

最重要的是,所有的皇子与公主聆听完这道口谕之后,轻则脸色苍白,重一点的当场大病一场,卧床不起。

更有甚者,如大皇子、七皇子等人,据说更是当场昏厥。

各大皇子公主府虽然都下了禁口令,但是洛邑皇宫内都没有多少秘密,更别说是那些像是筛子一样的皇子公主府。

仁尊皇姬隆同时向他的十几位皇子,二十多位公主传口谕,这本身就是非同寻常的一个信号。

而自那之后,整个洛邑之内,补充固本和补益精血的药物,价格飞涨,有些甚至卖到了断货。

有这些情报,叶真已然不难判断出,这些皇子公主们,在接受了那一道口谕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处于精血亏损的状态!

而身为议政公主的长乐,恰恰不在这道口谕之列,但却在之后的一天内,马上就被召入了皇宫,居住的长乐苑周边,还有强大的造化神人在守卫。

要说没危险,那压根不可能。

叶真已然明白,长乐此时此刻,已经处于一种极度危险的境地。

若不是大耳朵聂汀可以确定,皇宫长乐苑的方向还没有任何异常出现,表明着长乐公主暂时是安全的。

要不然,叶真都快急的发疯了。

第一次,叶真有一种极其痛苦的无力感。

他有危险,长乐总是能够在第一时间支持帮助到他。

可是如今长乐有难,叶真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长乐身处险境而无能为力。

想联系鱼朝恩,哪怕是用之前鱼朝恩给他的紧急联络方式,也联系不到鱼朝恩。

所以,天亮没多久,叶真就急急的赶往了巡天司衙门。

“景巡狩,我几天前就与大司天约定,今日前来向大司天述职,大司天怎地突然间就离开了?”

叶真赶到巡天司衙门,没找到大司天伍预,得到的却是中巡狩景湛的答案——大司天突然间有急事外出公干去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大司天的行踪,可不是我能管得了的,大司天大人只是急急的通知了我一声,就离开了,想来是急事。”景湛说道。

“那不知道大司天多久能回来?”叶真问道。

“这个难说,大司天外出,一向没有定例,快则三五天,多则数月也是有可能的。”景湛笑吟吟的答道。

闻言,叶真突然间就叹息了一声,“景兄,大司天如今就这样避叶真如瘟疫吗?”

做为巡天司的老大,仁尊皇姬隆麾下的头号鹰犬,怎么可能离开洛邑三五个月。

很明显,这是对叶真避而不见的借口。

被拆穿的景湛一点也不难堪,反而冲着叶真问道,“明知如此,那你还来?”

“我不是来找你们帮忙的,只是想搞清楚目前的状况。”叶真无奈说道。

“早这样说不就结了。”景湛笑着拍了拍叶真的肩膀,“大司天在地字号刑室等你!”

闻言,叶真的脸色却是更苦了。

看来,肯定是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要不然,大司天伍预不会这样先要他做出不求人帮忙的承诺,才会见他。

整个洛邑,能够让大司天如此模样的人,就只有一个——仁尊皇姬隆!

换言之,这一次带给长乐公主的人,是大周这九五至尊。

除了仁尊皇姬隆,其它人是无法让大司天伍预如此。

大司天伍预虽然对叶真避而不见,但是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提醒和帮忙了。

推开地字号刑室的小门,大司天伍预正盘坐在阴暗甚至是散发着向血腥味的刑室内品茶。

热气腾腾的茶香枭枭而上,也没有冲淡这刑室中的血腥味,但是,品茶的大司天伍预却是品得甚是入味。

“属下多谢大司天提点!”虽然伍预没说什么,但是这份人情,叶真却得承下。

对于叶真的这份谢意,大司天宛若未闻,只是自顾自的推给了叶真一杯茶,“来,喝茶热茶,冲冲燥气,再来述职!”

“谢大司天!”

大约小半个时辰之后,在叶真述职完毕之后,大司天伍预再次推给了叶真一杯热茶。

“你这几年做的不错,但是我还提提醒你一句!要小心洗千古。”

“洗千古?不是已经逃到离亲王那里了吗?”

“没错,但据本座的消息,他正在为离亲王重建属于离亲王的巡天司!

此贼在西巡狩地界根基深厚,尤其是你如今的地界儿,一定要多加小心。”

闻言,叶真点了点头,“多谢大司天提醒,属下一定会多加小心!属下还有要务在身,就此离开!”

“去吧,记住,你身后如今牵系着无数人,万事......三思而后行!”大司天伍预说了这句话之后,再自顾自的自斟自饮,再不多说一个字,叶真只能施礼之后离开。

巡天司衙门内堂,看到叶真出来的中巡狩景湛,过来送了送叶真。

虽然说中巡狩景湛从职务上而言,要比叶真高,但叶真的军功爵位,可是甩了中巡狩景湛十条街,中巡狩景湛对叶真一直很不错。

“从我认识你起,你似乎一直都在天下风云漩涡之中,每一次,我以为你陷入这漩涡之中会必死。

但每一次,你都能从这漩涡中扎出来。

这一次,我依然希望能够看到挣出漩涡的你!”景湛说道。

“谢你吉言,告辞!”

一块玉简,从后方飞出,落入到了叶真怀里,叶真身形一顿,身后传来了中巡狩景湛的声音。

“太川侯柳冶、柏泰第五子柏品丰及柏家一干人等,均已经送至大理寺,而且罪名确凿,如无意外,近日就会有判决。

这玉简当中,是他们所犯之事的明细和一应证据事宜,希望能帮到你!”

“多谢!”

说完,叶真不再做任何停顿,急速远去,这一趟巡天司衙门之行,比叶真想像中要好的多,收获满满!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