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7章 一日游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我至时已晚,圣祭莫雨力斩天庙执法神将玄奎之后陨落,叶真则是不知所踪......”

‘不知所踪’四个字,有若贯脑魔音一般,让长乐公主的俏脸陡地变得苍白无比,香肩晃了一下,突然间尖声道,“东阳圣祭,你说清楚,不知所踪是什么意思?”

东阳司辰看着长乐公主,一脸的苦涩,“抱歉,公主殿下,我没有看到叶真的任何踪迹。

目前还不知道他的生死,巡天司那边,正在全力侦察!”

“生死不明?”

长乐公主俏脸再次一白,但神情却是镇定无比,“快去秘殿,叶真是火灵殿殿主,肯定有命牌,还有莫雨圣祭,亦应该留下了命牌。

看他们的命牌是否完好。”

“确实!”

不用东阳司辰吩咐,第三大权祭堪陌就身形电闪,亲自跑向秘殿查看此事。

仅仅几个呼吸之后,第三大权祭堪陌就回来了,“叶真命牌还好,肯定还活着。

不过莫雨圣祭的命牌上,却是出现了无数裂纹,恐怕情形非常的不妙。”

这个消息,让长乐公主的俏脸上终于浮现了一丝血色,只要人活着就好。

“马上联系巡天司与秘监,让他们全力寻找叶真下落。”

长乐公主忽然间就在那里发号起施令起来,“另外,以叶真和圣祭莫雨的力量,任何一方势力想要对付他们地,都会出动造化境的力量。

而且是很强大的造化境的力量。

要不然,他们肯定对付不了叶真与圣祭莫雨。

更不可能让前去救援的东阳司辰圣祭赶不上。

所以,敌人很强大,非常的强大!

很有可能有数名以上的造化神将。

这种情况下,一旦找到叶真与圣祭莫雨的下落,以我们现有的力量,肯定是救不出叶真与圣祭莫雨。

我认为,我们有必要唤醒五位以上的造化神将级别的圣祭,不仅仅是为了营救叶真与圣祭莫雨。

也是为了对抗日益放肆的其它各族的造化境的力量,必须给他们以强力的威慑!”长乐公主沉声说道。

长乐公主这番话,说的有理有据,可以说是说到了在场的殿主与权祭们的心坎上了。

话音落地,几乎所有的殿主与权祭们的目光都看向了大首祭东阳离歌。

想要大规模的唤醒造化境的圣祭,唯有大首祭东阳离歌有这个权力。

“大首祭,还请速速唤醒多位造化神将境的圣祭,以便营救叶真与圣祭莫雨,强力出手,威慑各方异动的造化境!”第三大权祭堪陌带头请命。

随后,第七大权祭葛俨、第九大权祭海范、战魂殿殿主毕泽等人,就主动上前向着大首祭东阳离歌请命。

他们这一请命,就带动了大部分的权祭与殿主。

包括一部分份属于东阳离歌阵营的权祭与殿主,此刻也是上前请命。

一时间,向大首祭东阳离歌请命的人,竟然高达八成有余。

这情形,让大首祭东阳离歌暗自愕然。

祖神殿内的阵营派系,有,而且很严重。

但这种阵营派系,一般都限于内斗,对于外敌,祖神殿一向很团结的。

才有今日高达九成的权祭与殿主向着大首祭东阳离歌请命。

按理说,正常情况下,这么多的殿主与权祭请命,大首祭东阳离歌除了同意,再无其它可能。

但是,东阳家的老祖宗东阳司辰却是在场,而且,以东阳离歌的嗅觉,已然嗅到了一丝非同寻常的味道。

所以,大首祭东阳离歌并没有马上答应,而是先暗中联系起了自家的老祖宗。

很快的,东阳司辰就有了指示。

自家老祖宗的指示,让东阳离歌很是意外。

完全的出乎东阳离歌的意料,倒让东阳离歌有些疑惑了。

很快的,东阳离歌这位大首祭下令,各种祭品准备下,仅仅一个时辰之后,东阳离歌就在祖神山内,亲自唤醒了四位造化神将级别的圣祭。

祖神殿的一众权祭与殿主,心下更是大定。

有这么多造化神将级别的圣祭出手,无论是威慑其它各族的造化境,还是救回叶真,都是水到渠成之事。

如今,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巡天司与秘监找到叶真的下落,祖神殿的圣祭,就可以倾巢出动,救人兼报复。

但问题是,东风却一直不来。

长乐公主与第三大权祭堪陌甚至亲自跑了一趟巡天司,亲自找了大司天鲁歼与内监大总管童德海督办此事,但是,小半天时间过去了,别说是查找叶真与圣祭莫雨具体位置,连他们的下落都查不到。

找不到下落,纵然祖神殿内集结了如此强大的圣祭力量,也是无从救人,只能在那里干着急。

当然,最急的就是长乐公主了。

长乐公主和一干权祭、殿主在那里干着急的时候,叶真也在着急。

此时此刻,叶真依旧被包裹在那放逐银光当中,与他一切的,还有气息极度微弱的圣祭莫雨。

圣祭莫雨在极度爆发之后,击杀了天庙执法神将玄奎之后,又用全力攻击放逐银光而未破之后,已然是油尽灯枯了。

尽全力冲入放逐银光之中,一个是不想他的肉身落在敌人手里,免遭折辱,另一个,也是要陪叶真最后一程。

因为圣祭莫雨才清楚那放逐之地的恐怖!

这世间快的是什么?

是岁月!

但最难熬的也是岁月!

岁月,可以生生的熬死任何一个人!

“叶小子,马上就要抵达放逐之地了,你怕不怕?”圣祭莫雨不顾气息的急剧下降,却跟叶真拉起了家常。

“这有什么好怕的。”

叶真一脸的满不在乎,“到是莫老你,无论是修为气息还是本源气息,都在非速的下跌,再不想办法,恐怕性命堪忧!”

“我的性命?”莫雨愕然,“我今日出手,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死又何惧!

现如今,我最担心的,就是你!”

“担心我做什么?被放逐吗?这有什么好担心的,一日游而已!”叶真冷笑起来。

这下,轮到圣祭莫雨发楞了,“一日游?”

“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