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2章 狮子大开口?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其实叶真在得知镇国公府的急报内容时,就已经猜到了,北海龙族的强者来找叶真,还要面谈,肯定是为了四海龙廷太子敖槟这件事。

四海龙廷的人并不需要太多的情报支持,就能够推断出四海龙廷太子敖槟的失踪,肯定与叶真有关。

当初这两位败逃时,可是有着不少护卫的。

叶真当初还刻意放过了两个活口,就是为了让四海龙廷知道敖槟在他叶真手里。

叶真当初这么做,可是有着重要意义的,可不仅仅是为了日后跟四海龙廷谈条件的。

叶真很清楚,击败北海水族大军、斩杀了北海龙君敖泽之后,一个不好,就会引起四海龙廷的震怒。

虽然说之前叶真做过多次的研判,四海龙廷不顾一切的报复的可能性,并不大。

但若四海龙廷真的不顾一切报复呢?

那么这个敖槟,就是到时候叶真手中的杀手锏。

北海龙君太子敖辉这个死了爹的孩子,是没啥价值。

可是四海龙廷太子敖槟,却价值极大。

敖槟并不是龙皇敖光唯一的儿子,虽然龙族延续血脉颇难,不过龙族生性多淫,龙皇敖光的儿子也不少,足有三位。

而这敖槟,就是龙皇敖光最小的那个儿子。

俗话说小儿子大孙子,在这个惯例上,就是龙族也不例外,三个儿子中,龙皇敖光最喜欢小儿子敖槟,说小儿子敖槟最像他。

当然,也是有原因的。

前两个儿子,都是龙皇敖光年轻时所生,龙族好淫,看上喜欢的女子都会弄到手。

龙皇敖光前两个孩子的母亲,都非正儿八经的龙族,生出的孩子就不怎么样了。

而这敖槟的母亲,却是正儿八经的龙族。

龙族传承最重血脉,所以敖槟一出来,就光彩夺目不说,也被龙皇敖光认为最像他,最有可能继承他的血脉,所以就重点培养。

要不然,怎么小小年纪就做了四海龙廷的巡察特使,浑身重宝无数。

可见其在龙皇敖光心中的地位。

这些情报,都是叶真在与敖槟的第一次大战之后慢慢调查所得的。

此时这位龙族的造化神王敖仙亲自找上门来,更从侧面证明了敖槟的重要性。

“放人?怎么个放法?”叶真笑着向了敖仙。

这让龙族的造化神王敖仙非常的不爽,叶真的目光,让他有一种冤大头的感觉。

要是往常,叶真这样的人族,连挡路的蝼蚁都算不上,哪有坐在他面前的资格。

谁敢放肆,立成齑粉!

可是今天,叶真坐在他面前,他还得受着,这让敖仙郁闷无比,觉的这是他的耻辱。

但是,按之前的情报,叶真背后,可能有一位造化神王境的强者。

如今见叶真竟然毫无惧色一脸如常的跟他谈判,敖仙就更加确定了这个情报。

要没有造化神王的支持,叶真哪来的胆子跟他一个造化神王讨价还价。

“马上释放敖槟,并交出北海龙君印玺,我家大人可以给出一个碧鳞龙王的龙王封号,由你来安排,无论是四海龙廷还是北海龙君,都会承认这个碧鳞龙王的合法性,更不会来攻占碧鳞龙宫的水域。

不会攻占碧鳞龙宫的水域,也就代表着从今往后,北海水族再也不会进犯你的北海三郡。”敖仙说道。

“一个碧鳞龙王的名义,就想换走敖槟,还要想北海龙君印玺?”叶真嗤笑起来,“看来敖槟可这个废物也没什么价值,可以像是敖辉一样去放血抽筋扒皮了。”

“你敢!”

一听这个,敖仙却是先急了。

一急,造化神王的气势一动,立时天地变色,周边水浪滔天,但是四道锋锐无比的煞气,却是在瞬息间突破了这神王威严,四张落日神弓,死死的锁定了敖仙。

“这个地方,用来大战也是不错的。”叶真起身,一副要走的模样,让敖仙是又无奈又愤怒。

愤怒的是,叶真这样的一个道境后期的小喽蚁,竟然敢拿捏他,无奈的,他竟然被拿捏住了,平时引以为傲的力量也不敢擅自动用。

当下,敖仙只能无奈道,“叶元帅,你要知道,你要是放了敖槟,获得的可是龙皇陛下的友谊。”

“这样的友谊,不要也罢!碧鳞龙宫本身就要我们的控制范围之下,就以一个龙王的名头,就想换回敖槟,还想拿回北海龙君印玺,做梦!”

龙族造化神王敖仙无言以对,良久,才开口道,“叶元帅,你要知道,惹怒了龙皇陛下,你占的水域地盘包括你的北海三郡,在龙皇陛下的怒火前,只会化成灰烬。”

“那就来试试,我等着!”叶真冷笑起来,这么多年了,龙族的手段还是跟以往没啥区别,打打,打不过了就是一顿威吓。

叶真丝毫不退让的模样,让敖仙的脸色更加的难看,良久才无奈道,“说吧,你想怎么样,才能放回敖槟太子,交还北海龙君印玺?”

“想要我交还北海龙君印玺?那就先送十个造化神王境的龙族,给我做奴隶如何?”叶真的言辞更加的激烈,直接刺的敖仙周身气息狂跳个不停。

“你当我傻是吧?正因为我手中有了北海龙君印玺,你们才不敢卷土重来,才不敢大举在北海水域动兵。

要是交出了北海龙君印玺,恐怕今天交出来,明天你们水族的大军就再次兵临城下。”

叶真的嗤笑,让敖仙暗叹了一声,眼前这个北海大军的统帅叶真,太精明了,早已经认识到了北海龙君印玺的巨大战略意义,看来想借机拿回北海龙君印玺,今天是不可能的,只能以后再想办法了。

而没有拿回北海龙君印玺之前,无论是北海水族残部,还是四海龙廷想要组织力量夺回北海丢失水域,都是难的。

相对于北海水域,北海龙君印玺的战略意义太大了。

掌握了北海龙君玺,就等于掌握了任何一支在北海水域内行动的水族大军的行迹,也于是令任何一支敌方的水族大军,只要在北海水域之内,就失去了主战作战之利,会变得极端的背动。

就算想胜,也要付出无法形容的代价。

当年能够在祖神殿和大周的联合征讨下生存下来,就是仗了北海龙君印玺之利。

“那放归敖槟太子呢?”龙族造化神王敖仙再次让步,让他心头的郁闷之气,已然无法形容。

“放归敖槟可以,但是这一点点虚名,不够,远远不够!说实话,只要我手握北海龙君印玺,有没有这虚名,都无所谓!”叶真一脸的自信。

“可是,叶元帅别忘了,我们四海龙靠最强大的,不是麾下的水族大军,而是我们龙族本身,我们龙族中的顶天强者,每一个都拥有改天换地的力量。”

敖仙言语中的威胁之意不言自明,叶真却是毫无畏惧的大笑起来,“那正好可以试试,看看我们两边,哪边的强者更强一点!”

敖仙神情瞬地一滞,叶真这等于是承认了他背后有造化神王境的强者。

与叶真背后的造化神王大战一场?

龙族内的造化神王,恐怕会没一个愿意。

除了利益的原因,这些经历了无数岁月才修成造化神王的龙族,越来越惜身,也是一个主要原因。

“叶元帅,你到底要怎么样,才愿意放了敖槟太子?”很明显的,龙族的造化神王敖仙,已经对这场谈判交易失去了耐心。

叶真知道,在多次的试探与交锋之后,敖仙不仅暴露了龙族畏威而怀德的本性,也暴露出了四海龙廷的底线。

更让叶真非常直接的看到,龙族的造化神王,是何等的惜身。

要不然,这个龙族的造化神王敖仙,要嘛是直接答应叶真的所有条件,救回敖槟之后,再突然爆起,靠武力夺回一切,要嘛就是直接杀到叶真的老家救人。

而不是在这里跟叶真磨嘴皮子谈条件。

敖仙在这里跟叶真磨嘴皮子谈条件,基本上表明了四海龙廷并不强硬的态度。

叶真心头的最后一丝顾虑已经没有了,那么接下来,叶真应该怎么做,已经很清楚了。

自然是狮子大开口。

龙族一向富有,更何况是龙皇敖光?

讨价还价的过程,不必多言。

就是造化神王敖仙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愈发的暴跳如雷,却拿叶真没有任何办法。

看上去,除了气急败坏,似乎再没有多余的选择了。

不过,叶真还是有分寸的。

所谓成失萧何败也萧何。

叶真敢跟龙族的造化神王在这里谈判,在这里漫天要价,就是看准了龙族贪财而惜身的本性,越是强大的龙族,在拥有悠久生命的情况下,越是如此。

但是,正因为龙族贪财无比,叶真这一刀要是斩的太狠了,超过了他们的承受范围,可能就会铤而走险。

当年的碧鳞龙王为了自己,不就夺舍了自个的亲生儿子吗?

龙族内的血脉亲情,并没有人族的那么重。

要是逼急了,让龙皇敖光放弃了敖槟,那可能就非常麻烦了。

半个时辰之后,龙族的造化神王敖仙离开。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