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5章 笑到最后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四海龙廷之内,看到自己父皇的分身,刚刚被营救出来的龙廷太子敖槟鼻子一酸,眼泪差一点就掉了下来。

这一个月被关押的时间,他简直是度日如年。

而也正是这一个月,让他知道了自由的可贵,更知道了力量的可贵。

看着自个的小儿子敖槟平安归来,龙皇敖光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在他的计划中,他若是能够更进一步,那么他的这个血脉最纯正的儿子,是要继承他的衣钵的。

此时见敖槟神情激动,龙皇敖光就有些急了,纵然是龙皇,也脱不了俗。

“怎么,那个叶真给你苦头吃了?”敖光的脸色陡地一沉。

“那倒没有。这叶真应该也是知道我的身份,只是关押着我。只是经过这一遭,孩子方知力量的可贵。”

说到这里,敖槟单膝下跪道,“父皇,孩儿想突破造化了,还请父皇成全。”

闻言,龙皇敖光点了点头,“之前原本还想再让你历练百年夯实基础,再突破造化,但现如今看来不行了,大争之世已起,各方造化已经开始肆无忌惮的出手,天庙也不再作声,只有突破到造化,才能有一点自保之力。

明天,我明天就送你去祖龙宫,助你突破到造化境。”

“谢父皇!”敖槟大喜。

刚刚接回敖槟的上古龙神敖仙与敖峰就早早的给敖槟道起了喜,“如此,我等先提前在这里恭贺太子殿下突破造化。

相信以太子殿下的血脉,突破之后,会比一般的龙族造化更加的强大,说不定太子殿下一突破,就有造化神将的战力呢。”

“谢二位吉言。”

“嗯,为父会亲自用龙皇之力给你制作祖龙宫符牌,希望你获得更多的祖龙之力。”龙皇敖光说道。

“谢父皇。”道过谢,敖槟又开口道,“父皇,这一次同我一同救回来的原北海龙君敖泽的儿子敖辉,父皇打算怎么处置?”

一提起这个,龙皇敖光就有些头疼。

原北海龙君敖泽战死,另外三大龙君对北海龙君之位争执不休,随着事态的扩大,竟然引起了龙族祖地内一些宿老的注意,也开始打注意。

现在是各方角逐,悬而未决,至于这个救回来的敖辉,此时也成了麻烦。

原本他们救的只有龙廷太子敖槟,谁知道交易时叶真这边还送出了一个搭头,就是这个敖辉。

随着北海龙君敖泽死了,这个敖辉本身就没了什么价值,相反的,这时候还是一个麻烦。

因为这个敖辉乃是北海龙君敖泽的血脉,之前是失踪了,一旦被龙族内的各方势力得知,恐怕这会些人就会全力支持敖泽继位北海龙君。

龙族内部高手众多,但是能拥有广阔海域的龙族,还真不多。

龙族内是有着子继父职的传统的,血脉越尊贵的龙族,继承的可能性越大。

一旦被龙族内部各方有心势力支持,敖辉还真有继承北海龙君之位的可能性。

可问题是,若是敖辉上位北海龙君,那么整个北海可能就会被支持敖辉上位那些龙族们给瓜分了,不仅不利于龙皇敖光的统治,还会带来无穷的麻烦。

所以龙皇敖光才头痛。

若有得选择,他宁愿叶真杀了这个敖辉。

没了敖辉这个法理上的龙君继承人,那么北海龙君之位,他这个龙皇的意思就变得非常重要,他可以从容的获取利益。

事实上,敖光不知道的是,叶真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主动将敖辉作为搭头送回的。

叶真可以确定,四海龙廷或者北海龙君府肯定不会放任他占据北海水域,肯定会报复回来。

不过,无论是四海龙廷还是北海龙君府想要报复回来,都要彻底整合力量,才有可能。

叶真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了。

叶真也清楚四海之内空出了一个北海龙君的位置,在龙族内部会引起何等的风波,所以干脆将具有天然的法理继承资格的敖泽之子敖辉给放了回去,给龙族内部的风波再添一把火,给自己争取宝贵的时间。

“陛下,目前还没有任何人知道我们接回了敖辉,不若由臣......”敖仙做出了一个灭口的手势。

龙皇敖光没有回应,但那沉吟之色,却代表着他已经意动了。

“父皇,敖辉说不定能为我们所用呢?”

敖光微一抬头,“什么意思?”

“父皇,敖辉此前虽然纨绔,但此时却是矢志为父报仇,而且与孩儿我也算是相交莫逆。

若是父皇助他上位,是不是算是变相的将北海拿到了自己手里?”敖槟说道。

“话是这么说,我若是支持敖辉继承父职,难度与阻力就会小很多。

但是这个敖辉及无修为又无能力,若是我强行送他上位,恐怕只会为那些老东西做了嫁衣。”

说到这里,敖光冷笑起来,“族里的那些老东西,我下了那么多次调令,就是推脱不动,这一次北海龙君之位出缺,一个个却是跳的比谁都欢实。”

“父皇,这不是还有我吗?若是我陪敖辉一起入主北海龙君府,敖辉肯定不会有意见的。

到时候,以孩儿的手段和父皇的支持,架空敖辉,实际掌控北海龙君府,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敖槟说道。

龙皇敖光的眼睛猛地一亮,这确实是好主意,按目前的状况,能让敖辉信任的人不多,敖槟算一个。

“也好,为父再给他一份人情,方便你行事。”敖光说道。

“父皇是要?”敖槟有些疑惑。

“与你一同进入祖龙宫,要想上位北海龙君,没有造化境的修为是不够的。”敖光说道。

“谢父皇!”

敖槟就此离开,敖槟一离开,龙皇敖光就看向了上古龙神敖仙与敖峰。

“说说情况,为什么没有猎杀那个叶真?”敖光问道。

“陛下,那个叶真很狡猾,只派来了一个虚空猎王前来交易,不过这个虚空猎王在我们面前消失,还是逃不过我们的追踪的。

我们一路追踪下去,发现了一道异常晦涩的空间波动气息发现了发现,还颇有不善之意,我们经过多方考虑之后,退了回来。”敖仙说道。

“你们是说,这个神秘的空间波动气息是叶真身后的造化神王的气息?”敖光问道。

“很有可能!”

“若是主修或者是精通空间神通,又修炼有落日神射这样的太古杀伐之术的造化神王,就算我们两个全力出手,不仅留下他的可能性很小,还有可能会付出巨大的代价,所以......”

“主修或者精通空间神通,又修炼有太古杀伐之之术的造化神王.......”这样的实力判断,哪怕是龙皇敖光也只能发出一声叹息。

“没错,你们的决定是对的。”龙皇敖光说道。

“值此大争之世,最先出手又或者是消耗了自己麾下巅峰力量的势力,没有了让别人忌惮的力量,终将在这大争之世中被吞噬和消磨掉。

你们若是因此而重伤,恢复期恐怕将以百年为单位,不值得,以后,也要如此这般谨慎。”

“是!”上古龙神敖仙与敖峰同时领命。

“在这大争之世的初期,尽量多的保存实力,哪怕是吃点亏,也无妨。

毕竟,只有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胜利者、得益者!”龙皇敖光笑道。

“陛下英明!”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