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0章 战时条例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火灵殿殿主一职,叶真是不怎么在乎的。

就目前而言,叶真手里掌握的除了自己在北海筹建的火灵殿分殿之外,真正的火灵殿的力量,之前因为种种原因,叶真并没有掌握多少。

所以这个火灵殿殿主一位,拱手送出叶真是无所谓的。

可是,东阳司辰却要求交出镇殿之宝,这就触及到了叶真的要害。

火灵殿的镇殿之宝乃是太古金乌神杖,论品级,也就是一件威能无限接近先天灵宝的上品后天灵宝。

原本这件宝贝只能算得上威能不错,但不至于让叶真舍不得。

可是在红罗绝地,叶真陨日之后,这太古金乌神杖收集到了堪称海量的太阳真火与太阳真精。

太阳真精,那可是近乎于太阳的本源力量,极其珍贵。

有这些太阳真火与太阳真精,假以时日,这太古金乌神杖不仅威能大增,说不定还能够晋升先天。

就算没有晋升先天,那么多太阳真火与太阳真精扔出去,就是造化神将也得肝颤。

更重要的是,太古金乌神杖在吞噬了那轮大日陨落之后的太阳真火与太阳真精之后,近乎是继承了那轮大日的一部分力量,尤其是天地法则力量。

借太古金乌神杖的器灵之助,叶真可以很轻松的参悟到这些火系法则。

让叶真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用忧心火系天地法则,因为太古金乌神杖内的太阳真精内,本身就蕴含着足够多的火系天地法则。

这种情况下,叫叶真交出太古金乌神杖,那压根不可能。

若是交出了太古金乌神杖,叶真可能会损失一件先天灵宝不论,仅仅在参悟火系天地法则方面的损失,就无法计数。

这种损失如果体现到时间上,可能是几十上百年甚至是数百年的。

而且,太古金乌神杖内的太阳真精内蕴含的一些火系天地法则,可能是极其罕见的。

叶真眼神一凝,就有了决定。

而同一时刻,大首祭东阳司辰已经开始主持交接事务。

“从今天起,将由圣祭何遂峰出任第二大权祭,主掌第二大权祭所管辖责任!”

.......

“从今天起,将由圣祭羊舌正,出任第四大权祭,执掌我祖神殿刑律,任何人违犯殿规,羊舌正都有处置之权,若有反抗者,可先斩后报!”

大首祭东阳司辰的话音中,带着几分莫名的杀意。

而他任命的主掌刑律的羊舌正,一脸笑眯眯的,但是眼角的寒光,却让在场所有人心头发寒。

这是一个笑面虎。

“诸位,某执掌刑律,只认事不认人,烦请各位及时的知会你们的下属或者亲属,一定要遵守祖神殿的律法,要不然,落在老夫手里,谁来都不管用。”羊舌正说完,接过了以獬豸首为柄的第四大权祭权祭权杖,随后就退下。

大首祭东阳司辰主持下,权力交接的十分顺利,所有的权祭与殿主,都交接了印玺信物和各种镇殿之宝。

很快的,就轮到了火灵殿。

“将由圣祭东阳鱼接任火灵殿殿主,主管火灵殿一切事务,原火灵殿殿主叶真以火灵殿副殿主的职务,协助东阳鱼执掌好火灵殿。”大首祭东阳司辰介绍完道,“交接吧。”

东阳鱼周身都是散发着一种莫名的暴烈气息,可以感受到这种火焰的暴烈感,但周身却没有丝毫的热意,可见其在火焰控制一道上,已经达到了非凡的程度。

此时大首祭东阳司辰下令,只是上前冲着叶真微一拱手,就等待着叶真交出火灵殿殿主的印玺,以及火灵殿的镇殿之宝太古金乌神杖。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叶真身上,毕竟之前叶真与东阳家算是有怨。

当初大首祭还是柏相之时,火灵殿殿主一位,叶真与东阳烬竞争激烈,甚至一度与东阳离歌伸过手,如今自然引人注目了。

就在许多人认为叶真应该会服软的时候,叶真突然间摊手一笑,“大首祭,我有点不一样的意见。”

东阳司辰眼神微微一动,看向叶真的目光更加的冷漠。

在他孙子东阳离歌的形容中,这个叶真,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敌人,不仅仅是实力,心计理智等都非常的可怕。

不过,叶真此时一开口,东阳司辰对叶真的评价,就最少下调了一个档次。

这种大势之下,还想反抗?

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这是命令!”

大首祭东阳司辰回答叶真的,只有四个字。

这四个字响起的刹那,在会议大厅的二十多位造化神将境的圣祭的目光,就全部集中到了叶真身上。

不仅仅是目光,还有他们若有若无的气息。

相当于是在这一刹那,二十多位造化神将的气息就全部锁定到了叶真身上。

那带来的压力可想而知。

要是一般的道境被二十多位造化神将的气息同时锁定,恐怕会当场汗如雨下,甚至是瘫软当场。

可是,在这二十一位造化神将境的圣祭的气息若有若无的锁定之下,叶真面色丝毫不变,依旧笑呤呤的看着大首祭东阳司辰。

东阳司辰的眉毛一挑,就凭这份胆色,叶真之前在被他下调的评价,又调了回来。

不用东阳司辰开口,东阳司辰刚刚任命的旧部,马上就有了反应。

新任的第四大权祭、主掌祖神殿刑律的羊舌正开口了。

“按祖神殿律,不遵首祭号令者,可当场格杀,搜魂,明其因!”羊舌正平淡的语气中,杀意森然。

叶真瞥了一眼羊舌正,冷道,“祖神殿刑罚第七条,在战时不遵首祭号令者,可当场格杀、搜魂、明其因。

非战时权祭及殿主以下,龙鞭三百。权祭及各殿殿主有异议权,可酌情上议。

羊舌大权祭,如果你连祖神殿的刑律都记不清楚,我觉的,你还是好好去学学刑律,再来履职吧。”

叶真的话,令第四大权祭羊舌正眼睛眯了起来,但脸上,却依旧是笑容,“噢,如今大周四面危机,本座认为也可以适应战时条例。”

“此时都可以适应战时条例?那么是不是代表着,从此刻起直到大周获得的胜利前,都是战时喽,都要适应战时条例?”叶真问道。

“可以这么说。”羊舌正脸上挂着笑,但谁都可以看得出来,那笑容中满是阴森。

叶真却是一脸的认真,“若是这样的话,那么按战时条例,战时不尊首祭号令者,可当场格杀、搜魂、明其因。

也就是说,从此刻起,东阳大首祭可以将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格杀我们并且搜魂喽?”

此言一出,刚刚交权的一众权祭与殿主,纷纷色变。

因为若按叶真与羊舌正所言,整个祖神殿所有人,都将处在战时条件之下。

而按战时条例,祖神殿的大首祭,将拥有绝对的权威。

随便下达一条无法完成的命令之后,大首祭东阳司辰想杀谁就可以杀谁。

整个祖神殿,将变成东阳司辰的一言堂,众人的生死将被东阳司辰绝对掌控!

意外到这一点的刚刚卸任的权祭与殿主们,立时就不满的骚动起来。

反应过来的羊舌正愕然。

大首祭东阳司辰再次看向了叶真,神情变得有些意外。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