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6章 名正言顺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经由第二大权祭羊舌正之手,利用叶真自己的需求,以堪称天衣无缝的安排袭杀叶真之举,让叶真见识到了东阳司辰这位传奇圣祭的老谋深算之外,更让叶真见识到了东阳司辰的强势!

只是怀疑,没有任何实据的情况下,东阳司辰就敢擒杀叶真这样的头上挂着镇国公、火灵殿殿主的大周名将。

强势与霸道可见一斑。

这也给叶真心头敲响了警钟。

到了圣祭这个层面,尤其是到了传奇圣祭东阳司辰这个层面,许多的世俗规则,已经不太管用了,经常会有打破陈规石破天惊之举。

所以,叶真的思维也得变。

思忖再三,叶真就目前的情形,得出了几个要点。

其一,叶真目前是必须要离开圣祭大军,回转北海的。

原因有二,一是要急援长陵郡,二来,如今叶真与大首祭东阳司辰算是撕破脸了,叶真要是留在圣祭大军内,得处处提防算计与危险,那等于是在头上悬了一把刀。

但是离开,也有离开的说法,这就是叶真这会考虑的第二个问题了。

如何离开?

以何种名义离开?

可以肯定,如今这种情况下,叶真想要获得东阳司辰的首肯名正言顺的离开圣祭大军,这是不可能的。

最简单和最直接的离开方法,那就是叶真一声不吭的离开圣祭大军,径自急援长陵。

但是这个方法,隐患太多了,尤其是在见识了东阳司辰的强势手段之后,叶真几乎可以肯定,只要他这样做,东阳司辰就会给他扣上各种各样的帽子。

不遵号令,擅离军营这等同于是叛逆。

到时候,东阳司辰轻而易举的运作一下,就可以将叶真变成祖神殿的敌人,大周的叛逆。

甚至可以派精祖神殿的精锐,清理门户。

纵然叶真有洛邑的根基也没有用,以东阳司辰目前的强势,只要揪住叶真的错,就可以无视那些。

到时候,叶真恐怕就是举世皆敌了。

周边的北海水族、魔族、大周祖神殿全是叶真的敌人。

这种情形,会让北海三郡在一瞬间陷入绝境当中。

慎重思考之下,叶真认为,要离开圣祭大军可以,但必须要名正言顺。

要不然,后患无穷!

怎么才能名正言顺呢?

......

路州州城祖神殿分殿内,当正在研究军务的第二大权祭羊舌正听到祭卫的通传声的时候,突然间就楞住了。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报大权祭,火灵殿殿主叶真求见!”

第二大权祭羊舌正按在地图上的手指不经意颤抖了一下,才重新稳住。

理了理思绪,缓缓抬头,羊舌正冲着祭卫吩咐道,“就说我正在处理紧急军务,半刻钟之后,再请他进来。”

祭卫离开后,羊舌正以最快的速度发出了几封符讯,然后拿出轻易不会动用的两副小型挪移阵盘,各发了一封标有十万火急标识的玉简急讯。

然后,就是静静的等待消息。

不过,等来的消息,却是坏消息,还是一个接一个。

之前派出去造化神将境圣祭平自珍,联系不上。

联系了赤麻郡那边,不仅没有见到平自珍,赤麻珍那边派出的两名圣祭,此时也处于失联状态。

随后,监视诸天的圣祭传来消息,赤麻郡方向,曾经传来过短暂的剧烈力量波动,但时间非常短,派人去查看,也没有任何收获。

紧接着,远在洛邑的大首祭东阳司辰发来了一道急讯,“经查,平自珍的魂玉已然破碎,已陨落。”

这消息,让第二大权祭羊舌正愕然当场。

到了圣祭这个程度,自由度就大多了,因为魂玉关乎元神,所以许多圣祭就不会在祖神殿内留下魂玉。

但是,平自珍身为东阳司辰的嫡系,还是在东阳司辰那里留着魂玉,秘密收藏。

此时紧急联系,羊舌正只是想确认一件事,叶真回来了,那他派去擒拿叶真的人怎么样了。

得到消息的大首祭东阳司辰也是又惊又怒。

这个计划,是他和羊舌正亲商议定下的,堪称是天衣无缝,但没想到的是,竟然失败了。

这个叶真活着回来了,他派出去的三个人却没了。

东阳司辰知道,他掌握的情报,可能出现了很大的偏差。

基本上可以确定,平自珍三人,十有八九是死在了叶真的手里。

但是,东阳司辰想不通啊。

他那样的安排,就是造化神王境的强者,也要受创甚重,可以擒杀任何一位造化神将。

这个叶真,不过区区道境巅峰的修为,没理由强过造化神将巅峰的存在吧?

更不可能比肩造化神王境的存在吧?

东阳司辰此时是万分的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异状,才导致出现了现在这样的情形。

可是当事人当中,活着的人只有叶真一个。

想从叶真嘴里知道真相,东阳司辰已经不奢望了。

而且关键是,这个叶真此时此刻大刺刺的来见羊舌正,是要干什么呢?

是示威?

还是兴师问罪?

亦或是其它?

大首祭东阳司辰的反应极快,通盘考虑之下,瞬息间就想明白了。

“他想离开圣祭大军,名正言顺的离开圣祭大军,不想跟我撕破脸.......”

“不对,应该是不想跟祖神殿跟大周撕破脸,他要是跟我撕破脸,老夫只要发作起来,他就跟背叛大周没什么区别。”

“哼,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偏不叫你如意,先杀我族侄东阳鱼,又杀平自珍和我亲信,这些,皆是老夫麾下亲信大将,老夫怎么可能放过你。

让你离开圣祭大军,那不是放虎归山吗?”

到了这个时候,东阳司辰已经可以铁定,东阳鱼就是叶真杀的了。

“无论叶真以任何理由或者任何要求要离开圣祭大军回转北海或者回援长陵郡,你都全部以我的名义或其它借口拒绝,激怒他也无所谓!

记住,绝对不能放他离开,放虎归山!”想清楚之后,远在洛邑的大首祭东阳司辰给第二大权祭羊舌正下了非常明确的命令。

得到明确的指示之后,第二大权祭羊舌正又理了理思绪,这才让祭卫将叶真带了进来。

再一次见到叶真,虽然只是间隔了区区一个时辰都不到,但是在第二大权祭羊舌正眼眸中,叶真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在此之前,叶真虽然是火灵殿殿主,战绩耀眼,但在羊舌正看来,也就那样了。

以他们的手段和力量,只要稍作安排,就可以让叶真彻底的沉沦。

但是此时此刻,羊舌正看叶真,却有一种看对手的感觉。

这个叶真,无论是手腕还是个人力量或者身后的力量,都不弱,已经勉强可以称之为对手了。

也只是勉强而已,让他对叶真的重视程度上升到了一定高度。

不过,羊舌正最大的好奇,如同大首祭东阳司辰一样,他想知道,这个叶真是如何必杀之局中翻盘的。

翻盘不说,还反杀了平自珍等三位圣祭。

“见过羊舌大权祭!”进殿之后,叶真施了一礼,这一礼,中正平和,挑不出任何毛病来,让羊舌正完全看不出是叶真大胜了一局。

“叶殿主,晋见大首祭结果如何?”羊舌正装作不知道,一本正经的询问。

“回大权祭,属下并没有见到大首祭的精血分身。”既然羊舌正要演戏,叶真就只能陪他演下去,这也是叶真很早就料到的事情。

“这是为何?”

“回大权祭,许是运气不好,我等在路上,就遭到了大批魔族魔神?击,平自珍平圣祭还有另外两位圣祭拼死断后,我拼着全力斩杀了两位魔神,最后只能只身逃出生天。”叶真一脸的婉惜。

接下来,又是一番演戏了。

对于叶真的这个借口,第二大权祭羊舌正也挑不出多少毛病,所谓死无对证,大概就是如此了。

“大权祭,属下没见到大首祭的精血分身,但是长陵郡那边突遭魔族大量魔神袭击,军情十万火急,属下请求急援长陵郡。”叶真直接提到了正事。

“叶殿主,要调派圣祭分兵,老夫可没有这个权力,必须要你亲自请示大首祭,得了大首祭的符诏方可行动。”第二大权祭羊舌正的回答很是公式化,这个是叶真早就料到了。

“大权祭,军情十万火急,属下已然不奢求大首祭派出圣祭支援,属下如今只想只身离开圣祭大军,前往长陵郡主持军务。”叶真说道。

“叶殿主,你乃火灵殿殿主,又是一队圣祭作战小队指挥,岂能轻离?容老夫与大首祭商议之后,再从长计议。”第二大权祭羊舌正的回答堪称圆满,理由充分,挑不出一个错字。

闻言,叶真却是叹了一口气,“大权祭这是要为私怨而毁国事喽?一旦北海三郡被魔族大军攻破,那么大周的东北方向,将会彻底糜烂。”

第二大权祭羊舌正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叶殿主说笑了,老夫可是一心慎于国事,再说了,老夫与叶殿主,何来的怨?”

暂时收拾不了叶真,但是在大义上,他可以将叶真拿捏的死死的。

这一点,第二大权祭羊舌正非常有信心!

信心之下,眼眸中略闪过一丝得意。

叶真却是起身冷道,“大权祭,若我执意要离开呢?”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