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8章 请罪玉简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谁能封神?”

“谁将封神?”

于无声处起惊雷,大约就是叶真这两个问题此刻的写照了。

符苏五人目光流转,似有交流,但并没有人回答叶真。

叶真也不急,知道这事事关重大,只是在慢慢的等待,同时,叶真也想验证自己的一个推测。

半晌之后,似乎是交流的差不多了,大师兄符苏才长吁了一口气,“叶师弟勿作它想,主要是这件事所涉极广,就是我等,目前也没有搞明白,只有一点点推测,不知道如何回答师弟。”

“嗯?”

叶真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心头已经有了肯定答案的同时,却有些无奈加苦涩。

“这建造化神庭,天庙怕是谋算久矣,直至今日才抛将出来。正如祖神殿与大周所推断,能够建成的可能性非常大,一旦建成,影响力恐怕不小.......”

“至于谁能封神,目前还不清楚,但大致上逃不脱造化神人这个范畴,不外乎是活着的造化神人与死后的造化神人......”

“活着的造化神人封神,神位与权力,应该与实力甚至是所属势力有一定的关系,这一点,估计跟你们大周朝廷有点像,有虚位也有实权名位。

而死后的造化神人封神,这一点,应该是我们五仙宗的幽神宗有点像。

死后被封神,其力量应该相对较弱,而且有一定程度的力量应该出自那造化神庭宝箓。

有点像你曾经得到过的上古龙王印玺,封居某神位,就可以得到某神位的一定力量。

与你的上古北海龙王印玺不一样的是,力量得自神位封号,那么相应的也应该会受神位封号甚至是造化神庭宝箓的制约.......”

娓娓道完,大师兄符苏看着叶真说道,“我们几个这几天就此事讨论过好几次,这大约就是我们讨论出的结果了。”

“不错,几位师兄的分析很到位,很全面。”

不得不说,符苏所说的内容,还是有干货的。

尤其是两个重大干货。

其一是死后所封之神,肯定会受到造化神庭或者造化神庭宝箓或者造化神庭之主的一定程度上的控制。

其二是封神的神位高低与权力,与封神者的立场有很大关系。

简单的例子,若是由祖神殿的圣祭主持封神,那么魔神的造化神人获封的神位肯定较低或者没有实权等。

不过,这两个干货,并不是几位师兄透露出来的最重要的干货。

几位师兄透露出来的最重要的信息其实就是这些信息本身。

要知道,道祖补天与宣布造化封神一事还没几天时间,而叶真更是亲历者以各方势力最前沿的接触者,也拥有相对强大的情报系统。

正常情况下,符苏五位师兄应该是从叶真这里了解情况与叶真讨论商议。

但实际上,符苏五人压根没有与叶真讨论商议的想法,更没有从叶真这里询问任何情报和细节,他们所说的一切,仿佛早有定论一样,就像是他们五个早就知道一样。

这也是叶真最近几天自道祖补天以后的疑惑。

因为符苏五人在道祖补天和宣布造化封神之后,表现的实在太过淡定。

正常反应,应该是询问叶真这个亲历者细节,然后再做出判断,以做应对。

可是,到现在为止,他们压根没有主动询问过叶真。

还直接给出了结论。

还是那种非常肯定的结论。

从这一点上讲,叶真觉的五位师兄可能知道点什么,甚至知道点造化封神的内幕。

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要知道,当年无论是玄机道门还是师尊陆离,都是与天庙并驾齐驱的存在。

“至于谁将封神,这个就难说了。”大师兄符苏继续开口。

“按天庙三位道祖所言,获得天地意志认可之人,可得造化神庭宝箓主持封神,这话很漂亮,看上去没毛病。

但是,三位道祖并不是大公无私的圣人,既然这造化神庭宝箓出自他们之手,或许会给他们门下的弟子留有方便之门。”

“师兄的意思是,届时主持封神者,会是天庙弟子?”叶真问道。

闻言,符苏摇了摇头,“那倒也不一定,我师尊当年传道之时,曾言天道五十,但人力只可穷尽七七四十九之数。

那缺的一,并不是找不到,而是天道变幻无穷,岂能尽握?

人心尚且百变,更何况天道?

所以,天庙弟子主持封神,也并不是绝对,只是可能性大一点而已。

最终谁能主持封神,还得看谁能获得天地意志的认可或者眷顾。”

“师兄,那如何才能获得天地意志的认可或者眷顾呢?”叶真再次问道。

闻言,大师兄符苏苦笑起来,“这个,我们也不清楚,天道气数,玄之又玄。

不过,话又说回来,无论如何,又终摆不脱天道意志。

这天,永远是洪荒大陆的天,永远是洪荒大陆的天道意志。”

叶真闻言默然。

这个答案,中规中矩,谈不上意外,也没有太多的惊喜,但叶真却突然间明白了一件事。

在某些大事上,叶真是将符苏五人当成真正的宗门师兄的,但是符苏五人,依旧是将叶真当年一个便宜小师弟,许多问题说的不尽不实。

叶真倒也不怪,毕竟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出现这种情况才是正常的。

要是五位师兄天天跟叶真掏心窝子,才是不正常的。

情况有些了然的叶真,开始问他今天来的最后一个问题。

“敢问五位师兄,你们五人,有没有争夺封神主持者的想法?”

这个问题,算是叶真更进一步的试探和询问。

叶真的目光注视下,符苏五人对视一眼,笑了起来,“我等倒是想,但是天道意志玄之又玄,就是想争夺,也无门径,只能说各凭天命,各安天命。”

各凭天命。

各安天命。

说实话,这个回答,是叶真最不想听到的回答,叶真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有弟子匆匆送上来了一份玉简。

玉简先是送给了二师兄冷守天,二师兄冷守天看完之后拍桌大怒,“这个孽障!”

符苏、令暹、连墨、庄宁冰四人俱都看向了冷守天,神情中满是诧异。

听声音,应该是二师兄冷守天在骂他的弟子。

要不然也不会骂孽障二字?

但是,能让二师兄当着他们几人的面当面怒骂的弟子,会是谁呢?

会干了什么事情呢?

叶真也有着这样的疑惑,有些没想明白。

但是当看到二师兄冷守天愤怒万分的将玉中的玉简递给了符苏之后,叶真就突然间反应了过来。

应该是牛二那边有消息了。

“大师兄、令师弟、连师弟、庄师妹,你们看看,程学海这个孽徒,这些年执掌这个万物堂,竟然背着我干了这么多亏心事。

如今才良心发现上了请罪玉简,我是没脸管了,你们处置吧,怎么处置我没有任何意见!”二师兄冷守天一脸的怒火。

随着玉简从几位师兄手中一一传递过去,其它人的脸色也有些变了。

但是脸色变得最厉害的,却是六师兄连墨,他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

当这份万物堂堂主程学海的请罪玉简传到叶真手里的时候,叶真心头一声冷笑,“这小子,倒是够聪明,够机灵!”

几乎是同时,仙宗小筑的亲传弟子再次通传,“法堂大执事牛二紧急请见各位太上,言有万分紧要之事!”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