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9章 不如归去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许多时候,许多事情怕的不是失败,怕的是没希望!

前来降下神罚的天神(九日神王)被大祭司纳哈尔以琉璃屠神刀重创,险些斩杀当场,最后狼狈逃离伊稚沙海。

目睹了这一幕的平沙城的沙民和祭司,将这件事说的震撼无比,也在伊稚神殿的刻意推动之下,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遍了整个伊稚沙海。

一时间,因为各地的伊稚沙海天神神像被毁、尤其是黄金圣城被降下灭世神罚而近乎绝望的沙民们,突然间就升起了无数希望。

许多因为恐惧而停止了每天例行祈祷的沙民们,又恢复了他们每日两次的例行祈祷。

而且,比以前更加虔诚,更加的用心!

只有失去过,才懂得珍惜。

那种失去了伊稚沙海天神荣光照耀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仿佛天地间一片黑暗。

如今,天神的荣光并没有抛弃他们,他们自然更加珍惜。

随后,没多久,近乎奇迹一样,黄金圣城内的伊稚沙海天神神像在残存沙民的信念加持下,竟然重新凝立起一座颇有些淡薄的金色天神神像。

没多久,就有伊稚神殿的祭司们出现,用神殿独有的法门,开始凝建起崩塌的伊稚沙海天神神神像。

伊稚沙海天神神像取材倒是极为简单,就是沙海中的沙子,用神殿中的秘法将部分沙子化成琉璃液,然后用沙子层层浇铸上去。

浇铸的同时,自有神殿祭司用神殿传承下来的秘法铭刻上种种玄奥的纹路。

这些传承下来的铭文,可以让新建起的神像与众多沙民们凝起来的金色神像完美的融合起来。

仅仅三天的时间,高达一百八十余米的伊稚沙海天神神像就重新凝铸完成,建造速度堪称极快,在叶真看来,质量也堪忧。

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

当由众多沙民们信念们凝聚起来的伊稚沙海天神神像在伊稚神殿祭司们的秘法催动下融入新建的神像内的时候,这一切都不成问题。

这新神像,将成为伊稚沙海内最坚固的建筑。

这几天,叶真一直目睹着这座新神像的迅速建成,也在思考着。

叶真要想入主并彻底掌控伊稚神殿,就必须先尽可能的了解伊稚神殿。

与叶真一同目睹伊稚沙海天神神像重新铸成的,还有天庙没有撤走的四位神王。

新神像铸成期间,诛邪、青叶、霹雳、墨重就静静的已经大部变成废墟的黄金圣城上空矗立了小半天。

静静的看着新的伊稚沙海天神神像重新凝铸。

下方劫后余生的沙民与祭司们,也只是木然的看了一眼天空中曾经降下天罚的四位天神,但并没有理会,只是默默的进行着他们手头的事情。

在这样的天神面前,恐惧已经没有任何用,天神要他们生,他们便生,要他们死,他们便死。

对这一幕,天庙四位神王颇有些无奈。

叶真的感应中,几位神王中,尤其是诛邪神王身上气息几度波动,有出手的冲动,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出手。

因为他们已然清楚,除非将黄金圣城周边所有沙民灭杀个一干二净,要不然,毁了的伊稚沙海天神神像就会不断的重立起来。

而此时此刻,让他们再度下手灭杀数以百万甚至是千万计的沙民,他们却是不敢如此放肆了。

修为到了他们这个程度,与天道、天道意志的牵扯已经极深。

九日神王被重创一事,可以看做是伊稚神殿纳哈尔的报复,只是正常的报复。

但是从天道意志而言,这未尝不是天道意志借纳哈尔之手的一次警告。

对九日神王的一次严厉警告。

所谓天道,便是规矩!

有些事,有些人做得,有些人做不得。

若是巽亲王或者宁亲王两人的大军攻伐伊稚沙海,甚至一路屠城过来,这都没有任何问题。

这是正常的生灵之间的竞争法则。

就像是野兽侵袭村庄一样,生死各凭实力运气,这是天道,也是规矩。

而当修为突破到造化境成为造化神人之后,其气息与力量与天道意志纠缠日深。

修为越高,纠缠越深,尤其是到了造化神王这个层次的存在,已经在一定程度可以代表天地意志行事了。

所以,之前五位神王才言降下神罚,就是代天降罪!

形像点说,修为达到了造化神王境,因为与天道意志的纠缠,就有点像是天地意志的主持者甚至是裁判或者是见证者了。

下界的两方的凡人大军征战,你一位神王看着可以,甚至给与自己亲近一方的大军出谋画策也可以,但是,要是亲手下场,这就有违规矩了。

不能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

若这样做,就是违了规矩,自然有更上一层的主持者,也即天道意志惩罚。

天机玄奥,但从之前九日神王受伤一事,却也可以如此理解。

虽然说道祖补天造化封神一事开始,会让这种界限有所模糊,但是基本的限定还是有的。

造化境可以参战,可以对道境甚至是界王境出手,但若是屠灭式的斩灭大量普通士兵或者平民百姓,那就不一样了。

当然,也有例外。

入侵者!

入侵者可不受这样的天地意志的庇护,比如魔族!

这些道理,普通的道境甚至是一般的造化神人都不懂,但是天庙的这些神王,却是绝对懂的。

所以,暂时留在伊稚沙海的诛邪、霹雳、青叶、墨重四位天庙神王,最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伊稚沙海天神神像重新矗立起来。

黄金圣城周边,倒是有不少伊稚神殿的道境祭司在重新行走,救治伤口,指挥民众。

但是,让四位神王中的某一位刻意出手轰杀几个道境,他们几个也是丢不起那个人。

最终,都化作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他们支持的巽亲王姬与宁亲王姬渊两方的大军,刚刚被伊稚神殿杀的大败,无论是重新组织还是再度攻占起来,都需要大量的时间。

要不然,借这次神罚之际,就可以一波推平伊稚神殿。

可惜,没那么多如果。

然后,还留在伊稚沙海的诛邪、霹雳、青叶、墨重四位神王,突然间有些尴尬起来。

目标纳哈尔直接找不到。

没办法,伊稚沙海就是伊稚神殿的根源,神殿祭司们可以将气息与沙砾化为一体,除非将整个沙海那堪称无尽的沙砾炼一遍,想要找出刻意隐藏的纳哈尔,可能性太小了。

此时此刻,别说是纳哈尔,就是伊稚神殿那些造化境的祭司或者是半步造化,一个也找不到,让四位神王连个出手的目标都没有。

偏偏要命的是,因为纳哈尔的威胁,四位神王只能两两结对,还不敢大意。

只要还在沙海中,纳哈尔就能够给他们造成巨大的威胁。

平时养尊处优的他们,如今两人结伴,多有不便。

尤其是值此大争之事,他们早已经插手世俗间布局,每天都要有要务处理,他们可没有太多的时间消耗在这里。

造化封神这事,他们谁也不敢怠慢。

毕竟这可关乎到未来十万年内的大势。

关乎到他们当中谁主掌天道甚至是诸天万界,谁又会黯然陷入沉睡!

“不如归去?”数天后,诛邪神王很是无奈。

“不如归去......”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