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6章 拜将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骠骑大将军一职,在大周非常设军职。

是一种临时性的极高阶军职。

有点像是大周兵马大元帅一职。

不过大周自开国以来,兵马大元帅这最高军职,默认就是皇帝,兵马大元帅往下,就是大将军,骠骑大将军车骑将军等军职。

如此前人魔战场的大都督就是人魔战场战区的最高统帅,但是,其权力也仅限于人魔战场战区。

可是骠骑大将军的权力,却是可以跨战区的。

一般圣旨中会划定范围,可以指挥几条战线的大军,对几条战线的将领,拥有生杀大权。

权力极大。

只是这权力大小,说起来就极其复杂了。

骠骑大将军没有做为根本的固定战区,从某种程度上言,其权力是来自于皇权。

而当年的人魔战场大都督离亲王姬原之所以能割据,是因为其大都督一职,有着根本战区,相当于军政一手抓。

但是在大周的将领品阶上,骠骑大将军是要高于大都督的,骠骑大将军可以指挥一个战区的大都督,但大都督却不能指挥骠骑大将军。

地位极殊。

地位极高。

所以,按例,骠骑大将军出征,是需要皇帝亲自登台拜将,丞相奉印,皇帝授旗,威仪极隆。

叶真最初以为,开国太祖姬邦恐怕不会行那登台拜将之举。

不过,一大早,叶真就接到了圣旨,皇帝将在明日登台拜将,送骠骑大将军出征。

叶真意外之余,已然有些明白开国太祖姬邦的用意。

开国太祖姬邦这是生怕他树起来的叶真这杆大旗不够引人注意,所以借登台拜将之际,再给叶真这杆大旗增增行色。

届时,洪荒各方势力的目光都会集中在骠骑大将军叶真身上,那么悄然而来的开国太祖姬邦,就可以从容布置,一步步的重掌大周了。

对此,叶真倒也接受。

其实无论是姬骜还是开国太祖姬邦,叶真在此之前,就已经决定要站在大周这边了。

天庙是叶真的敌人,天庙的敌人大周就是叶真天然的盟友。

只是与姬骜合作,叶真动用的,将更多的是自己的力量,不至于太引人注意。

而与开国太祖姬邦合作,等复活军团大展神威之际,这洪荒大陆所有的目光,都将落到叶真身上。

按例,拜将之前,叶真这个骠骑大将军要先入宫觐见一次。

也就是开国太祖姬邦过来的第三天早上,叶真径直前往洛邑皇宫。

不过,在入宫之前,叶真收到了一封加密的玉简。

玉简很普通,加密的是玉简当中的内容,若没用特定的对照,任谁拿到玉简,也是无法看明白玉简当中的内容。

这是鱼朝恩给叶真送来的消息。

内言他已经重新进入销了假,重归膳房,一切无虞。另外,仅仅两天的功夫,洛邑皇宫送往化人场的尸体,就高达八百多具。

老祖宗于和,正在铁腕整治洛邑皇宫内监,以后传递消息恐怕会非常困难。

所以短时间内,鱼朝恩将不会再和叶真联系,让叶真不要担忧,也不要主动联系他。

如果有长乐公主的消息,鱼朝恩会在第一时间联系叶真。

手中的玉简无声无息的化作玉粉,叶真看向了皇宫的方向,微微一叹。

鱼朝恩这是将长乐当成了亲人来对待。

有些时候,鱼朝恩更像是一个做父亲的,而长乐真正的爹,则更像是一个外人,一外旁观者。

入宫觐见,自有礼仪流程。

流程结束之后,叶真在东来阁见到了姬骜,也就是开国太祖姬邦。

跟在姬邦身侧的,依旧是内监大总管何长英,不过何长英却是一副连大气都不敢喘的模样,天知道他已经知道了什么。

朕的骠骑大将军,你准备好了吗?

陛下,若说战事,臣早已经准备好了,但有一件事,臣这心里还没有底。叶真答道。

开国太祖姬邦上下打量了叶真几眼,最终还是顺着叶真的意思问了下来。

噢,给朕说说,是何事让朕的骠骑大将军担心?开国太祖姬邦问道。

陛下,先皇很早就将赐婚于臣,原本这一次就要议定迎娶长乐公主的具体婚期,可是如今臣要出征,长乐又送来消息说要去潜修。

臣这有些着急啊,不知何时才能迎娶长乐公主?叶真很是直接的问道。

开国太祖姬邦闻言一楞,随后指着叶真哈哈大笑起来,看,什么叫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你这就是。

没想到,朕的骠骑大将军临出征了,还在想儿女情长。叶真,你可知道,朕几乎是将大周的国运交到你手上了?开国太祖姬邦以俯视之姿看着叶真道。

叶真迎着开国太祖姬邦的目光对视了几眼,突地道,臣惶恐,臣请陛下收回.......

开国太祖姬邦用一阵大笑声打断了叶真的话,大将军勿忧,只有一个有情有义的大将军,才更值得信任。

走吧,时辰到了。

言毕,开国太祖姬邦当先离开了东来阁,压根不给叶真再说话的机会。

跟在姬邦身后的叶真直翻白眼,这开国太祖姬邦试探不断,但还是要死死的打出他叶真这杆大旗,不给叶真任何推辞的机会。

想来,他这个骠骑大将军,十有八九会是一个摆设,真正主事的,恐怕是那两名开国大将军。

登名拜将这件事,无论在哪朝哪代,都是极其隆重的。

叶真穿上特制的骠骑大将军的全套铠甲,在将台上郑重的受了姬骜也就是开国太祖姬邦与丞相闻纲一拜。

随后,叶真看到了王猛。

那个号称千古一相的王猛,亲手将骠骑大将军印递给了丞相闻纳,然后丞相闻纲将这大印双手奉给了叶真。

王猛,这位新任的丞相府长史,看上去平平无奇,不卑不亢的侍立在丞相闻纲的下方,一脸的人畜无害。

但是,仅就这三天的情报来看,这三天来,能过丞相府长史王猛之手下达的调令,就超过一百份,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这些调令,涉及的全是大周各部衙门品阶不高,但是位置却十分重要的职司。

或升迁,或处置,或被巡天司拘押,反正种种原因,这些位置全部空了出来,换上了一个个陌生的人选。

叶真可以确定,整个洛邑朝堂的权力,因为这个王猛的布置,已经有一半掌握在了开国太祖姬邦的手里。

只要假以时日,整个洛邑的权力,九成都会归属于开国太祖姬邦。

朕谨以此酒,祝朕的骠骑大将军旗开得胜归来!

叶真接过开国太祖姬邦亲手奉上的酒碗,冲着下方列阵的一万禁卫军微一示意,一饮而尽。

臣定不会叫陛下失望!

下一刹那,站在一万禁卫军前方的大周群臣们都很陌生的两名将领,黄剑与刘起,在这两位开国大将军带领之下,一万禁军的山呼声,直冲云散。

定不叫陛下失望!

阵阵闷雷一般的声音响起,却是摔碎壮行酒碗的声音。

在开国太祖姬邦的注视下,叶真接过骠骑大将军的旗帜,随手就扔给了将台下的黄剑,大喝道,出发!

大军随着叶真而开拔,只有叶真,看到非常自然的打起骠骑大将军军旗的黄剑,心头一片讶然!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