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6章 主动破规矩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日月天天魁逢湛全力催动天庙先天灵宝大日金乌扇之下,烈焰再次满天。

于仲文催动的先天灵宝祖神山分身,像是鲸吞一样,吞噬着虚空中的烈焰,但是同一刹那生出的烈焰却是更多,吞之不尽!

更为重要的是,刚刚被镇国乾坤玺分身所镇压的天地间的火系天地法则,在日月天天魁逢湛的全力催动下,大日金乌扇的引动下,再次浮现。

天地间尽生火海之像再生。

之前黯淡回归正常的洪荒大日,再次爆射出了刺目的光华。

虚空中,镇压天地的镇国乾坤玺分身的光华剧烈的波动起来,之前辐射到四面方的淡明黄色毫光,已然开始收缩,不少毫光开始崩碎。

显然是镇压不住了。

此所谓此消彼长便是如此。

镇国乾坤玺分身无法镇压这一方的天地法则力量和洪荒大日,反之,天地法则力量和洪荒大日的力量,此时尽数加持到了大日金乌扇引发的暴烈攻击之上。

祖神殿的圣祭们压力暴涨,天庙的神将神王们,则一个个面露欢喜之色。

尤其是之前陷入绝境的炼狱神王,此时突然绝处逢生,兴奋的怒吼着,将他的攻击尽量的倾泄向了一位祖神殿的神王圣祭。

趁着祖神殿的这位神王圣祭全力应对太阳真火金乌时,重创这位神王圣祭。

几乎是一瞬间,战场形势逆转。

若不是于仲文的天地棋盘还在维持着,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着天庙神王境强者的行动,要不然的话,此时祖神殿的圣祭就已呈败势。

就算如此,祖神殿的圣祭离大败也不远了。

虽然有两件先天灵宝,但却被日月天天魁逢湛催动的先天灵宝大日金乌扇全面压制。

以逢湛的实力,可以轻易而持续的催动大日金乌扇。

这太阳真火所化的金乌,威能极其强大,哪怕是祖神殿的神王圣祭,也得全力应付。

不用持续太久,只需要三波,天庙的神王们就能全面摆脱劣势,祖神殿的神王圣祭们,就会陷入险境,甚至会有人重伤,甚至是陨落。

神王层次的战争落败,神将与神人层次的大战,更不用说了。

日月天天魁逢湛催动的先天灵宝大日金乌扇,对造化神将与造化神人的杀伤力够大。

不用太阳真火化金乌,只要随意扇出一片蕴含着丝丝缕缕太阳真火的火海,就能重伤一大片祖神殿的造化神人境的圣祭。

落日神弓陡地出现在叶真身前,叶真目光猛地看向了于仲文。

如果于仲文再没有任何后手的话,叶真就不得不全力保命了。

至于底牌齐出,却是没有任何用的。

眼前这种局面下,叶真就算是瞬息间将南蛮神王的战力恢复到造化神王中期放出来,也于事无补。

日月天天魁催动先天灵宝大日金乌扇的这种压制,不是一两个造化神王就能够改变。

天空中,日月天天魁下巴微扬,颌下长须飘扬,神情轻松。

这一场大战,这一场近十万年来规模最大,参战的造化神王、神将数目最多的大战,终于在他的精心筹划之下,取得了上风。

这一战,败者,元气大伤。

胜者,前途无量。

这将会成为他这个天魁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也会成为他日后上位的最重要的砝码。

值此大争之世,无论是未来的神君之位,还是未来的造化神庭之主的位置,他逢湛都是要争一争的。

叶真的注视下,于仲文脸上的笑容第一次皱了起来,变成了一种毅然。

身前飘浮着的盛装棋子的两个棋盒,突然间化成两道流光,分别注入了先天灵宝祖神山分身与镇国乾坤玺分身当中。

啥事,先天灵宝祖神山分身与镇国乾坤玺分身光华大亮,毫光再涨。

天地间的火系力量再次遭到吞噬和压制,洪荒大日光芒稍减,叶真却以一种极其吃惊的目光看向了于仲文。

叶真可以感应得到,方才的于仲文,应该是动用了一种代价不小的秘法或者付出。

因为就在这一瞬间,此前神采奕奕的于仲文,突然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老了下去。

天空中,日月天天魁逢湛看着于仲文冷笑起来。

“以你的本源力量为代价,那又能如何?”

近乎实质的力量疯一般的涌入先天灵宝大日金乌扇,磅礴的神魂探出了无数条看不见的触手,尽他所能的催动着天地间的火系法则力量。

仅仅是一瞬间,于仲文方才挽回的一点劣势,就瞬地消失。

叶真的心头陡地一寒!

莫名的渺小。

叶真这一刹那,感觉到了莫名的渺小。

在日月天天魁这样的手持先天灵宝的强者面前,叶真突然间有一种无力感。

哪怕是时间法则,叶真也无法保证生效。

因为此时的日月天天魁逢湛周身天地法则浮现交织,已经形成了他自己的法则之域。

在没有攻破逢湛的法则之域前,叶真目前的时间法则,是无法影响到逢湛的。

第一次,叶真见到于仲文嘴角挂着的微笑变成了苦笑,然后,向着洛邑的方向发出了一声无奈的轻叹。

叶真呆了,都这个时辰了,你于大圣祭还有时间叹息?

可就在于仲文叹息之前,叶真看不到的洛邑皇宫内,姬骜、或者说开国太祖姬邦,正大马金刀的坐在门户大开的东来阁内。

内监大总管何长英与白发白须的内监副总管于和分侍左右,开国太祖姬邦,则坐在那里慢慢的品着茶,时不时的看一眼洛邑的南方。

也就是此时大战上演的地方。

让人吃惊的是,原内监大总管鱼朝恩、也就是换了身份之后的膳房副管事鱼乐,也侍奉在一侧,此时正端着一个茶盘躬身侯在那里。

显然是刚刚给开国太祖姬邦上了茶,不知何故,却被留了下来。

开国太祖姬邦品着茶,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天庙的这秃驴们,还是没变呐,跟以前的一样的难缠,一样的阴险不要脸,一样的喜欢欺负人,你们说说,怎么样对付这样的玩意?”

天庙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开国太祖姬邦嘴里,直接变成了一个玩意。

内监大总管何长英躬着腰,额头汗水涔涔,唯唯不敢开口,连大气都不敢出,最近的陛下,是越来越难伺候了。

白发白须的于和没有任何开口的时候,躬身低头端着茶盘的鱼朝恩,也即鱼乐,却感受到了来自开国太祖姬邦目光的注视。

鱼朝恩是极少数几个知道如今的新君姬骜已经被开国太祖姬邦夺舍附体的人了。

此时这种情形下,老于宫廷的鱼朝恩,立时就意识到,考较。

这是开国太祖姬邦在借机考较。

或许是对现在的这位内监大总管何长英不太满意,但鱼朝恩根据此前的变化和现在的情形,却可以确定这一点。

在此之前,皇宫内部可以说是经历了一场腥风血雨。

短短一个月,皇宫的内侍少了三分之一以上。

伸手拿贿赂的倒没啥,太监这个群体,它要是不受财,你它让爱什么?

但是,内侍之中凡是与外部有勾结,泄露皇宫内部消息者的内侍,统统消失了。

主导这一切的,就是现任的内监副总管于和。

超过三分之一的内侍消失,自然空出了大量的职位。

经过于和的多重筛选之后,一向本份与外部没有联系的膳房副管食鱼乐就被提拔了,级别只提了一级,御膳房副管事。

但职务,却是膳房御前行走,开国太祖姬邦的茶水点心,一应都由他来伺候。

在皇宫中,谁离皇帝近,谁就有飞黄腾达的机会。

今天,鱼朝恩就遇到了这样的机会。

确定是开国太祖姬邦在考较之后,鱼朝恩就大着胆子道,“陛下,要对付坏蛋,最好的办法,就是比这个坏蛋更坏!”

“噢,怎么个更坏法,说说看?”开国太祖姬邦看着鱼乐,半眯的眼眸中,流露出玩味之色。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鱼朝恩这数百年的宫廷经验,让鱼朝恩确定,他猜对了。

于是,就更加大着胆子说,“陛下,既然天庙阴险不要脸,那我们就要比天庙更加的阴险不要脸。”

“哈哈哈,有意思。”开国太祖姬邦看了一眼于和,再次问道,“那你说说看,要怎么做,才能比天庙更加的阴险不要脸。”

此言一出,鱼朝恩额头的冷汗立即就下来了,竟然还要具体的方略。

这开国太祖是在选内侍呢,还是在选军师。

不过,鱼朝恩数百年的内监大总管,可不是白做的,略一思忖,就有了答案。

“陛下,天庙的阴险不要脸在于,规矩是他们定的,他们想什么时候破坏就什么时候破坏。

我们要想比他们阴险,就要在最合适的时候,主动破掉天庙立下的破规矩!”鱼朝恩答道。

闻言,开国太祖姬邦眸中有神光闪现,“主动破坏他们立下的破规矩,哈哈哈哈,好,此言甚合朕意。”

大笑着,开国太祖姬邦手中茶碗微微一搁,轻喝道,“去!”

一道流光陡地从开国太祖姬邦脑后飞出,瞬地高悬在了洛邑上空。

不!

准确说高悬在了洪荒大陆的最中心。

也就是在于仲文叹息的刹那,那道从开国太祖姬邦脑后飞出的流光,化成了镇国乾坤玺的模样。

瞬息间,明黄色的毫光透射亿万里!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