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4章 日月神君出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天庙派出了谁为特使?

天庙道祖派出的特使要做什么?

天庙特使与开国太祖姬邦交流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这些个问题,叶真一无所知。

直到三天之后,正在盘膝修炼的叶真突地感觉心头一轻,镇压在天地间的那仿佛牢笼一样的束缚,突然间就消失了。

叶真猛地睁开了眼睛,看向了洛邑的方向。

开国太祖姬邦收回了镇国乾坤玺。

此前,镇国乾坤玺一直高悬在洛邑上空,大周祖神真身亦踞守在洛邑上空。

大周祖神真身叶真是感应不到,但是镇国乾坤玺的对整个洪荒大陆的那种莫名的镇压,不仅可以感应得到,而且叶真有时候还可以看得到。

因为在此前的战斗中,每每有天庙或者叛逆一方的强者在陨落时高呼道祖名号时,就会引动造化神庭宝箓的接引之力。

但是,造化神庭宝箓的接引灵光,却会被镇国乾坤玺给挡回支,还是挡的死死的那种。

除此之外,镇国乾坤玺还有另外一个比较强悍的加持能力。

镇国乾坤玺的镇压之下,祖神殿的祭司们尤其是造化境的祭司们,基本上不受镇国乾坤玺镇压天地的影响。

但是,天庙和叛军的造化境的实力,却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这还是镇国乾坤玺远在洛邑上空的原因,若是战事紧急,圣祭于仲文随身携带的镇国乾坤玺分身立时就会祭起。

就会像是一个放大器一样,将镇国乾坤玺的镇压天地法则之威成倍成倍的提升,大幅度的压制敌方造化境的战力。

这镇国乾坤玺,堪称是战场神器。

此前数天的战事之所以如此顺利,祖神殿的圣祭们行事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极其突兀的,叶真没有接到任何消息的情况下,洛邑的开国太祖姬邦,突然间就撤回了镇国乾坤玺。

这是不是代表着与天庙特使的谈判,达成了初步的共识?

是的,谈判。

叶真觉的,天庙派出特使,不可能是投降求饶啥的,也不可能是宣战或者威胁啥的。

都杀了四位神王,连大周祖神真身、定国龙雀刀都出动了,还会怕威胁?

真要打,其实干就一个字。

只能是谈判!

只是,谈判或双方的共识在哪里呢?

难道是撤去镇国乾坤玺的镇压?

当然,仅仅开国太祖姬邦撤下镇国乾坤玺,也不见得就是谈判成功了。

也有可能是镇国乾坤玺消耗太大。

毕竟催动的是镇国乾坤玺这样的顶级镇国先天灵宝,镇压范围透射亿万里,那消耗,也是非常巨大的。

要是镇国乾坤玺能够持续这样镇压下去,大周就真的无敌了。

当然,还有其它可能

叶真有些苦恼。

还是情报来源太少了。

这是开国太祖姬邦归来之后对叶真的第一大的影响。

在此之前,洛邑还是洛邑皇宫,甚至是大周议事之地乾坤殿与东来阁,对叶真都没有秘密。

洛邑东来阁内要是有什么决定,半个时辰之后,叶真就知道了。

可是现在,叶真连天庙的特使是谁,都不知道。

更别说是具体的内容了。

此前叶真因为早早知道开国太祖姬邦归来,还将当年秘监与巡天司的创始人于和与张巡重新安排了去,因为这个原因,叶真就命令牛二,将麾下的人手主动收缩,免得被清洗。

因此,叶真对洛邑的情报能力有所减弱。

但是,现在却是失去了对洛邑的情报能力。

秘监与巡天司的老祖宗于和与张巡两人对整个洛邑的清洗和调整,是非常强大的。

哪怕是叶真这边早有应对。

叶真这些年布置在洛邑的情报力量,也是损失严重。

因为早有应对的原因,被清洗的人员倒不是很多,但是大多数,都被这两个老狐狸调离了洛邑。

配合禁卫军,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光,就将整个洛邑、尤其是洛邑皇城经营的跟铁桶一样。

别说是打探长乐的消息,叶真甚至连鱼朝恩的消息都没有了。

叶真还不敢主动联系鱼朝恩,生怕暴露点什么,连累鱼朝恩直接被清洗掉,那乐子就可大了。

从某种程度上而讲,叶真现在对于洛邑而言,已经是瞎子和聋子。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也让叶真非常不舒服。

但却没有办法。

这时候回想起来,三天前圣祭于仲文跟叶真特意说的天庙派出了特使求见陛下一事,不是随口一提。

而是通知。

而是开国太祖姬邦通过于仲文,变相的通知了叶真这个消息,算是对叶真一个骠骑大将军某种程度上的尊重。

凭心而论,在这个开国太祖姬邦手底下做事,要比在仁尊皇姬隆或者姬骜手底下做事感觉好的多。

这种感觉很奇怪,或者说是开国太祖姬邦当年的赫赫威名和死磕天庙的举动所决定的。

至少叶真不用担心自己会被转手出卖或者当成棋子牺牲。

在此之前,遭了姬隆与姬骜几次算计的叶真,心都快凉透了。

如今在开国太祖姬邦手底下,叶真只担心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长乐。

开国太祖姬邦让长乐进入皇族秘境潜修,却底是要干什么?

如果说是像姬隆或者姬骜一样,通过囚禁长乐来威胁叶真达成某些目的,叶真觉的不太可能。

以目前开国太祖姬邦麾下的力量,叶真有必要让他这么做吗?

反正叶真觉的,没有任何必要!

第二个问题就是开国太祖姬邦等人自己了。

与之前的仁尊皇姬隆和新君姬骜等人与天庙或明或暗的媾和或者屈服于天庙不同,开国太祖姬邦可是往死里怼天庙的,包括于仲文无意中流露出来的态度来看,是将天庙道祖都当年敌人来对付的。

这态度,叶真很喜欢。

因为从天然的立场上,叶真与天庙就是敌人,与三位道祖就是死对头。

所以,最近叶真带着大军带着祖神殿的圣祭们,收拾天庙收拾的很欢乐。

但若是哪一天,开国太祖姬邦这些复活的家伙,突然间出了问题呢?

此前的战斗中,种种迹像都表明,开国太祖姬邦的复活军团,有问题。

那开国太祖姬邦复活的圣祭和将领们呢?

会不会也有问题。

都说潮水退后,才会知道谁在裸泳。

若是开国太祖姬邦这些家伙突然出了问题无以为继,那叶真立时就会推到对抗天庙的第一线。

届时,原本大周和祖神殿正面、叶真从旁辅助对抗天庙的这件事,就会变成叶真顶在正面,顶在最前面,那样的话,乐子可就真的大了。

叶真正沉思间,守在门外的箭尉通传,圣祭于仲文求见。

“于老,我正想找你呢,你就来了。”对于仲文,叶真自然是笑着迎入。

“正好,我也有一件事特意来找叶帅你。”于仲文笑着坐下,“叶帅有什么事,直言吧。”

“于老你先吧。”叶真说道。

闻言,于仲文笑了起来,“咱俩还客套什么,我先就我先。”说着,于仲文的神情突地一肃。

“我今天特意过来,是代表陛下告知你一件事。”

还不等叶真按礼仪整理衣冠,作聆听圣训状,于仲文就道,“陛下说,日月神君来了。”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