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8章 快被急疯的七太子从云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华谷军城内,一座被临时划分出来,施加了重重阵法保护的院落内,魔皇七太子和他的三十余名使节团随从,就生活在这里。

从最初开始的神王圣祭监视,到后来居住的重重阵法封锁,祖神殿的圣祭们,甚至还非常礼貌的给魔皇七太子从云他们每人带上了一个极其精巧的玉环。

这个玉环与使节团居住的大阵息息相关,一旦使节团内有任何人离开大阵范围,玉环就会爆开。

玉环爆开,监视这里的神王圣祭就会第一时间现。

同时,在入住这个院落之前,使节团的每个人,还被祖神殿的一位神王圣祭施加了全身性的空间封禁。

这个空间封禁,倒也没啥。

就是他们周身内外,将不能有任何空间波动,一旦有,就会立马触动禁制,让神王圣祭现。

祖神殿的圣祭们,里里外外,各种手段齐出,杜绝了这个使节团对外联系或者玩手段的任何可能。

当然,对这一点,魔皇七太子从云一点也不觉的意外。

做使节,就要有做使节的觉悟。

换成大周派出一支使节团前往魔族主力大营,魔族做的,只会更多。

毕竟是主力大营,随意传出一条情报,就可能是最重要的军情。

所以,虽然在这个使节团院落里,魔皇七太子从云就像是一个聋子和瞎子一样,但却一点都不着急。

相反的,却是越来越期盼。

因为按他的了解,大周那位皇帝的旨意,应该快到了。

届时,他就能够完成父皇嘱托的重任。

一个月!

最少为魔神宫争取到一个月的时间,当然,这是最低底限。

最好是三个月!

如果再给魔神宫三个月的准备时间,那么将来是战是和,魔族将会有拥有极大的主动权。

嗯,按魔皇阿弥昊与先知魔师八言所言,将来就算是要议和,也要将大周打疼了,甚至是打残了,再支议和。

现在嘛,只是魔神宫还需要一点时间准备!

最了解你的人是谁?

不是你的朋友,也不是你的亲人,而是你的敌人!

大周与魔族之间就是如此。

自从魔族降临洪荒大6之后,与大周斗了十万年之久。

这十万年来,魔族在不断的研究大周,学习大周,尤其是对于大周最顶层的政治研究,是投入了极大的精力的。

来时,魔皇阿弥昊与先知魔师八言就料定,一旦出动魔皇阿弥昊的亲笔信,那议和这件事,就不是目前的叶真能做主的。

届时,使节团就会被送往洛邑,参见大周皇帝商谈议和一事。

届时,魔皇七太子从云有自信拖延三个月甚至是更久的时间。

至于策略嘛,就更简单了,姿态。

姿态放低点,又能如何。

魔皇七太子从云在这些年的胜胜负负中,早已经学会了能屈能伸。

按他出来之前的反复推演,等他抵达军营表达议和意愿之后,基本上大周洛邑那边,快则一两天,慢则三四天,就会传来消息。

只要洛邑那边传来消息,他们的计划,就成了一半!

所以,在入驻使节团院落的前三天,魔皇七太子从云是一点也不着急,甚至满是自信。

三天前,他在中军大帐说出了议和条款之事后,他就很清楚,这件事,不是叶真这个大将军能决定的。

仅仅这这一点上论,他已经达到了目的。

正常情况下,一旦洛邑方面跟他这个使节开始谈议和条款,那么叶真的东征大军,就得等。

等待议和谈出个结果。

就算会有点动作,也是小动作。

可是,第三天天黑,魔皇七太子从云也没等来大周任何将领。

这说明,洛邑方面还没有送来消息。

“大周近年来越来越腐朽,可能是还没有送到大周皇帝面前吧。”魔皇七太子从云这样安慰自己,让时光来到了第四天。

第四天的时候,魔皇七太子从云已经失支了之前的从容。

时不时的起身,会向着院外看一眼,看看有没有大周的将领抵达。

可惜,除了伙头军送来的饭食,再没任何动静。

第五天的时候,纵然魔皇七太子从云有些坐不住了,但反倒沉静下来。

在魔皇七太子从云看来,他若是表现太过焦燥,恐怕也会引起叶真的注意与怀疑。

所以,越是着急,他越要沉着。

大周之人,多诡诈。

说不定大周皇帝的特使已经到了,此时此刻就在结界外静静的观察他们呢。

不得不说,魔皇七太子从云的想法是对的。

但却完全是想多了。

特使?

皇帝别说是特使,连个圣旨都没有。

有关魔族议和一事,在军议过后,叶真、于仲文、黄剑、刘起、年飞彰、华坤六人就上了联名密折,当然,还附有各自的意见。

前线主将密折,更有骠骑大将军叶真的急报,自然是在第一时间直达天听。

没有想像中的大动静。

开国太祖姬邦甚至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一名大臣,直接将密折压了下支。

只给了叶真与众将一个口谕:前线,一切决断,决于骠骑大将军之手!

东征大军怎么做,自然有叶真安排。

但是,却苦了魔皇七太子从云。

第七天,魔皇七太子从云还能勉强沉住气,脸上看不出焦急的模样,但是嘴角已经有几分着急上火的意思。

第九天的时候,依旧没有动静之下,魔皇七太子从云嘴角已经急出了一串火泡,那真是急出来的。

中午甚至想从送饭的伙头军那里套话,可是送饭伙头军早就得了特意的交待。

最跟魔族使节说半个字,斩立决。

不对劲!

魔皇七太子从云再蠢,也意识到了不对劲。

也就不再装沉着了,而是开始冲着外边喊话,什么他是魔皇使节,身负皇命,还有重大事情要商议。

诸如种种,总之就是要见骠骑大将军叶真,或者是见东征大军的其它主将。

可是,没人理会他!

哪怕是魔皇七太子从云将嗓子喊的嘶哑,也没人理会他。

这差点将魔皇七太子从云给气疯。

若不是他早已经到了饿不死的程度,魔皇七太子从云甚至想绝食抗议。

这种情形,一直持续了半个月!

半个月后,一枚玉简被扔了进来,砸到了魔皇七太子从云的脑袋上。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