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8章 长乐的曼姐姐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洛邑皇宫内的通讯挪移阵值守大殿,一共设有两处,一种是正常的讯息往来。

另一种,则是有向着皇帝密折急报的大臣和亲信们的紧急联络通道,都安排有专人值守。

不过,自从于和接管了秘监之后,这里的值守,还是换了一拨人了。

当于和发出的储物戒指与令牌一同出现在值守大殿的时候,瞪大着眼睛一直盯着通讯挪移大阵的值守太监,猛地跳了起来。

级别最高的血火令牌。

按老祖宗的交待,见到这个令牌之后,只要消息耽搁一个呼吸,就要他的脑袋。

这名值守太监就脚底下就像是安了弹簧一样,猛地搂过储物戒指,高举着‘十万火急’四个字快要跳出来的血火令牌,就腾空而起,极尽所能,闪电般的冲向了东来阁。

皇宫之中,是禁飞行,甚至禁用掠行秘法,还有大阵压制。

不过,这值守太监却是例外。

瞬地,隐在皇宫四面八方的护卫就被惊动了。

原本要出手拿下这个违反了规矩的太监的供奉们,在看到血火令牌的第一时间,就退缩了。

直接翻过了五道宫墙,毫无顾忌的撞碎了途中的三处宫殿的警戒结界,将里边的宫妃或者女宫惊的大怒不已。

仅仅一个呼吸之后,这值守太监就将这血火令牌与特殊的储物戒指,送到了东来阁门口。

“血火令牌,十万火急!”值守太监砰的一声从天而降,跪在了东来阁门口。

东来阁外伺候的不是别人,正是已经荣升内监副总管的鱼乐鱼朝恩。

原内监大总管何长英,因为颇不合开国太祖姬邦的意,虽然没有被罢黜,但是在洛邑皇宫中,已经没多少权力了。

偶尔只是当作被传旨的工具。

毕竟内监大总管亲自传旨,无论是哪个大臣而言,都比较有面子。

“血火令牌?”

看到的第一瞬间,鱼朝恩的脑袋就嗡的响了一下。

当年人魔防线被攻破的时候,洛邑皇宫也接到了一次血火令牌,但是当时的仁尊皇姬隆本身也没有多少回天手段,而且,因为种种原因,这血火令牌送到仁尊皇姬隆手中之后,已经是半刻钟之后了。

原本勉强能用的手段,也用不了。

如今,血火令牌再现,鱼朝恩焉能不急。

前线!

毫无疑问,这血火令牌肯定来自东征军,也只有前线的东征军,才有人有资格发出血火令牌。

比如叶真,又或者是于仲文。

但无论是谁发来的,血火令牌都代表着生死悠关,代表着时间!

但要命的是,皇帝不在!

而且,大多数时候,皇帝不管是去做什么,都会交待下行踪。

但今天皇帝离开东来阁的时候,却没有交待下行踪。

鱼朝恩咬了咬牙,血火令牌面前,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去找陛下!”

话音未落,鱼朝恩已经抓起血火令牌与储物戒指,破空疾掠而去,与那位值守太监一样,高高举起了血火令牌。

皇宫内的规矩,鱼朝恩是极其清楚的。

鱼朝恩此时前进的方向,不是别的,正是皇宫内苑的方向。

准确说,是皇宫内苑进入皇族秘境小世界的地方。

这一年来,开国太祖姬邦大多数时候都会交待下行踪,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神秘离开,行踪不知。

其它人不知道,鱼朝恩却通过种种蛛丝蚂迹,判断出每次这样时,皇帝应该都是去了皇族秘境小世界。

这种推断,是一种禁忌!

按皇宫内的规矩,以鱼朝恩的品阶,还是没有资格知道皇族秘境小世界的。

不过此时此刻,鱼朝恩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鱼朝恩所化身的鱼乐,本身修为就不错,这一年来多得开国太祖姬邦赐下修炼丹药,大周内监的老祖宗于和,更是经常亲自指点鱼朝恩,让鱼朝恩的修为堪称是一日千里。

仅仅两个呼吸之后,鱼朝恩就抵达了皇族秘境小世界的入口。

不过还不等他落下,一只大手猛地探来,鱼朝恩眼前一黑,就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像是小鸡一样被对方擒在了手里。

守在这里的秘监老祖宗于和出手了。

不过,看到血火令牌之后,鱼朝恩被于和直接扔出了掌心。

鱼朝恩毫发无损的落地,听到的只有于和一句话,“守在这里。”于和已经转瞬消失!

皇族秘境小世界内的洛邑皇宫内的后花园内,新君姬骜、也就是开国太祖姬邦正在后花园内散步,身旁左侧有两个女子相伴。

离开国太祖姬邦比较近的,是一个近乎看不出年龄的女子。

这女子脸上看不出任何岁月的痕迹,穿着宫装,乌黑的发髻上,竟然盘带着一枚彩凤凌日冠!

一只不沾一丝烟火气息的彩凤,脚下踏着一轮大日,高贵与霸气融为一体,原本极其违合,但是集合在这女子身上,却又非常的适合。

曾经雄霸天下、气吞洪荒亿万里江山的开国太祖姬邦,竟然轻轻搀扶着这女子,看上去颇为小心翼翼。

这小心翼翼的模样,让这女子不满的嗔了开国太祖姬邦一眼,“瞧你这模样,我有那么弱吗?”

开国太祖姬邦却是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嘿嘿笑着,大手轻轻的摩梭着女子的手背,“小曼,你这不是刚复苏没多久吗,而且,你的复苏和我们不一样,可不得小心。”

叫小曼子的女子白了开国太祖姬邦一眼,却并没有抽出被其轻薄的手,“我这是刚复苏吗?我这复苏都三个月了,无论是神源还是力量,都已经彻底恢复了,不信,你问长乐。”

跟随着开国太祖姬邦与这女子身侧的另外一位女子,骇然是长乐公主。

“陛下,曼姐姐的神源伤势,已经彻底恢复了,只是限于那些原因,修为暂时只能恢复到神王巅峰。”长乐说道。

长乐的‘曼姐姐’的称呼,让开国太祖姬邦脸色一黑,要是长乐这么叫,可就全乱了。

要知道,长乐被他叫进皇族秘境潜修之后,有些事情,长乐就知道了。

他可是姬氏皇族的祖宗,小曼是他的皇后,而长乐却是不知道多少辈的后辈子孙。

此时竟然称他的皇后叫姐姐。

这要算起来,他这个皇族祖宗,岂不是成了长乐这个后辈小孙女的姐夫?

这关系怎么算?

没法算呐!

脸色一黑,开国太祖姬邦虽然不至于发作,但觉的还是要说点什么。

不过不等他说什么,开国皇后小曼就在开国太祖姬邦的手心中狠狠的掐了一个圈。

虽然以姬邦的修为,一点也不疼,但还是一副吡牙裂嘴的模样,看着这一幕,皇后小曼,立时就笑的像是盛开的玫瑰。

这么多年了,至少在这一点上,他还是一点都没变。

“不让长乐叫姐姐,难道让她叫祖奶奶?先不说辈份,那称呼,都能把我叫的老死!”皇后小曼娇笑道。

开国太祖姬邦以手抚额,无奈苦笑,“好好好,都随后!最好让长乐叫你小姐姐!”

“小姐姐好!”皇后小曼秀眸大睁,高兴不已。

正当高兴的当口,皇后小曼秀眉突地一扬,如剑而起,御花园内平地生风。

“怎么了?”这模样,让开国太祖姬邦疑惑的刹那,开国太祖姬邦也突地紧随其后感应到了什么。

下一刹那,手持血火令牌的于和,瞬地闯入御花园。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