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6章 主动请辞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叶真在养伤,但是战斗却在继续。

这一次神君神王层次的大战,大周取得了胜利。

四位始祖魔神只有独目魔族始祖魔皇阿弥启生归。

神王境强者,因为任大司天张巡无休止的衔尾追杀,魔族最终只有七位神王境强者生还万圣城。

不过,大司天张巡,也因此受伤,还受伤不轻。

或许是要为被张巡斩的魔皇阿弥昊报仇,又或者是张巡这位造化神王巅峰的虚空神王,威胁实在太大,刺杀之下,杀魔族神王如杀鸡,威胁实在是太大,让一众逃归的魔族神王们寝食不安。

最终,在张巡再次出手之下,那位魔族神王就引动了事先早有准备的秘禁爆法。

哪怕大司天张巡空间神通惊人,也当场重伤。

差一点就要陨落当场。

所幸这无数年来张巡每次都是游走在刀锋之上,关键时刻保命的玩意很多,最终从魔族神王的反追杀之中,逃出生天。

现在,已经回洛邑养伤去了。

现在,大周有两个选择。

一是集中巅峰力量,直扑万圣城,歼灭魔族的高层、核心和最顶尖的力量。

二是大军全方位推进,由圣祭们配合清扫,一步步收回失地并清扫失地上的魔族,同时再伺机寻找战机,灭杀魔族神王境强者,甚至是始祖魔神阿弥启。

选哪条路?

这是个问题。

这也是圣祭于仲文现在正在请教叶真这个东征军元帅的问题。

当然,于仲文请教的是叶真的精血分身。

叶真的真身在疗伤,虽然因为本体伤势的原因,精血分身也大受影响,但是基本的交流不受影响。

“于老,我也有两个问题。”

“叶帅请讲。”

“于老,魔族中我们已知的顶尖力量中,算上先知魔师八言,还有七位神王,一位始祖魔神。

但是,魔族出征时,肯定会有留守的神王境强者,而且应该不止一位。

所以,我推断魔族目前拥有的神王境强者,大约在九到十位左右。

而我大周的神王境强者,已知的大约有十七八位左右,当然,若是算上洛邑和各方留守的,目前陛下能够调动的神王数目,应该过二十位。

大约在二十位到二十五位之间。

我想问,这二十位到二十五位神王能否全员参战?”叶真问道。

“这恐怕不能!”于仲文摇了摇头。

“那王猛王丞相,何时能够再次参战?”叶真又问道。

“暂无定期。短时间内肯定不行。”于仲文说道。

“既然如此,那第一条路一点希望也没有,只能选第二条路,大军缓慢推进收复失地,清扫残余魔族。”叶真说道。

“理由?”

叶真撇了撇嘴,“这理由还不简单,于老,若是直扑万圣城,魔族始祖魔始阿弥启与先知魔师八言必定绝地反击,秘法禁术层出不穷,先天上就占有极大优势。

届时,在魔族根本重地作战,魔族面临的又是灭族之战,必当竭尽所能,绝不惜同归于尽。

就算我大周所有巅峰力量全出,恐怕亦会付出极大甚至是极其慘重的代价,更何况如今巅峰力量不能全出。

天庙又在卧榻之侧,而今,慢慢吞食清扫,方为上上之策。”

“嗯,确实如此。”

于仲文缓缓点点头,但并不开口,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定定的看着叶真,似有深意。

这模样,看得叶真颇有些莫名奇妙。

于仲文这是什么意思?

突然间,叶真就反应了过来。

以于仲文还有开国太祖姬邦等人的见识和决断,自然清楚应该怎么做。

只能是选第二条路,而不是第一路。

压根不需要来请教叶真。

而于仲文之所以来请教叶真,就是因为叶真是骠骑大将军、东征军元帅的原因。

请教是假,提醒是真!

提醒叶真应该及早做出决断。

做出什么样的决断?

如果用第二条路,采取大军缓缓推进、蚕食清扫魔族这一策,那么接下来,东征军的主帅之位,将变得无比重要,也会成为这洪荒天地间最忙的人。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诸多军务之下,可能会比皇帝还要忙。

但现在的问题是,叶真这个东征军主帅受了重伤,还是神源受了重伤,无法长期处理军务,更别说是坐镇了。

那这时候,何去何从,就需要叶真做决定了。

毕竟,目前的局面,可以说是叶真这个骠骑大将军一手谋划打拼出来的,若是皇帝突然下旨换帅,不仅会朝野哗然,军心大动,而且皇帝一个寡恩无情的名头,是跑不了了。

但是,若由叶真这个东征军主帅自己主动提出来,那局面就不一样了,各种不好的影响也会降到最低。

这只是其一。

明面上最浅显的其一。

若再往深里考虑,再往朝堂政治方面考虑,那背后恐怖就更复杂了。

例如接下来的东征,虽然会小有波折,但大概率是胜仗,而且是那种收复失地的大胜仗。

大周以军功封爵。

这些胜仗背后,代表着无数军功,更代表着无数利益。

大周朝堂固有的势力可能会出手摘果子。

当然,最大的可能是——封无可封!

收复大周曾经失去的近半国土,这近乎是开国了。

若是这偌大的功劳让叶真一个人拿走了,日后大战结束,开国太祖姬邦拿什么封叶真?

议政亲王吗?

一个未来修为神王可期、声威盖世的议政亲王,与皇帝有什么区别?

这,可能是今天于仲前来的背后原因。

当然,也可能只是其一。

这东征如今打到这里,因为偌大的利益,将会变得无比复杂。

“于老,若如此,有一事叶某还请于老转告陛下。”叶真说道。

一听叶真这么说,于仲文就明白,叶真已经知晓了他的来意。

“叶元帅请讲。”于仲文郑重道。

“于老,可以预见,接下来东征军的军务,将繁忙到无以复加,如今我伤势短期难复,若是再据东征军元帅之位,绝对会耽误军国大事,影响大周根本。

所以,我决定,要辞去东征军大元帅、骠骑大将军一职,还请于老转告陛下。”

顿了一下,叶真又道,“另外,本帅会明请辞奏折,也会向诸军表明心意,支持新帅顺利接掌。”

于仲文悚然起身,惊道,“这,恐怕......”

“我意已决,于老无须再劝!”

于仲文缓缓点头,突然间与叶真相视一笑,同时相视放声大笑起来。

“哎,于老,这样说话真累!”

“呃......是啊,老夫也不喜欢,可是,哎......”

谈笑间,两人间那种莫名的尴尬气氛尽消。

“于老,我会主动请辞,但我有一个条件。”

“叶帅请讲。”

“在未来的东征中,若镇海军的战损过.......三成,还请陛下另派精锐轮换。”叶真说道。

士兵难免阵上亡,上阵杀敌是士兵的天职,但为国尽忠为国效力之后,叶真一定要将这些他带出来的子弟兵,带回去。

若不然,叶真无颜见北海父老!

闻言,于仲文,郑重向着叶真长揖到底,“叶帅放心,我已记下。”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