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3章 人道即天道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家,是一个人心灵的港湾。

叶真就像是归家的游子一样,当回到家中,生活突然间就回到了最简单的种态。

没有勾心斗角。

没有尔虞我诈。

有的,只是最简单的家庭生活。

叶真难得归来,母亲米江雪就顿顿亲自下厨,给叶真做小时候最爱吃的。

哪怕叶真基本上断绝了口腹之欲,但是归家之后,妈妈的味道,一日三餐准时准点。

生活和心境,就在这种简简单单的一日三餐中,恢复到了最宁静的状态。

心,变得清静无比。

思绪,也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

突然间,叶真正在经历的一切,未来的许许多多,都变得清晰起来。

就像是一团乱麻,突然间理顺了一样。

从庇守印凝成的过程中,叶真清晰无比的看到了完善他的王者大道的诸多痕迹。

对于此前师尊手札中留下的许多玄而又玄的东西,一天一天中,就有了更深层次的感悟和领会,也有了自己的看法。

比如天道。

到目前为止,洪荒大陆诸天万界的修行者,下至一般的造化神人,上至天庙三位道祖,其实都在对天道发力。

一般的造化境,是想体悟天道,获得更多的力量。

而神君或者造化境的强者,则更想从某种程度上影响和改变天道,甚至是控制天道。

那么天道到底是什么呢?

洪荒大陆诸天万界这亿万年来,对天道的概述一直是非常明确的。

洪荒主世界,自有天地法则,自有天地意志,这些,就是天道的来源。

天道更像是一种宏大的规则,界限清晰而又模糊。

更像是一个大体而空泛的要求。

按师尊陆离当年的真实体悟中的一点,就比如毁灭性的毁灭山川河流,本来这是一片海,你煮海之后把它变成了永久的沙漠,这就是毁灭性的破坏,必会受到的天道的惩罚。

但是天道的惩罚呢,也是玄之又玄的东西。

具体到大多数人身上,是一种可以称之为气运的东西,这也不是绝对。

如果是造化境的做了这样的事情,受的惩罚会更大。

当然,这种惩罚不会是马上出现或者立即见效的,而是一种久远的影响。

许多时候,你可能至死都没有发觉天道在无形中对你施加了惩罚。

也许天道的惩罚只是在后人的评述中——某某最终功败垂成,只是因为运气差了一点?

又或者,某某最终失败,是因为他的对手得到了一个人的随口指点,才导致大败。

如是种种。

天道不会直接降下惩罚,又或者是直接降下奖励。

天道无论是奖是惩,还是维持天地的正常运转,都会在无形中完成这一切。

从某种程度上,叶真东征魔族,也是天道维护天地正常运转的一只推手而已。

再往上,复活的开国太祖姬邦也是,王猛也是。

如果再推论,天庙三位道祖的存在,却又有可能是对大周历年来的诸多绝霸行为的惩罚。

这天道种种,玄之又玄,因果相扣,极难说得清楚。

哪怕是师尊陆离那样学究天人,也只能给叶真述说一个模糊的概念,天道似是无处不在,又似是不存在一样。

不过,师尊陆离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天道是在变化的。

天道,会根据洪荒诸天的内在的变化,而不断的调整变化。

最明显的变化,其实就是人道!

人族初兴,并无人道这一说法,人族,与龙族等诸多妖族、太古人族、与天地间的花草树木一样,只是天地间的一种生灵而已。

但是随着人族大兴,几十万年演变下来,人道的地位,直线上升。

叶真这些年征战魔族,灭杀入侵者,多次受到天道意志的奖励,神源脑后积累了浓厚无比的人道神光。

叶真最初以为,这是天道意志的奖励。

其实,这根本上,却是人道意志的奖励。

人道意志是什么?

谁也说不清。

但它确实是存在的,是人族筚路蓝缕不知道多少万年以来,为了人族血脉能够延续下去、为了保护弱小、为了消灭外敌等无数牺牲者的不屈不灭意志,凝铸于天地间,不散不灭!

所以,叶真每次斩杀外魔,俱有天地降下的奖励,此谓人道神光。

每日心静神宁,思索这些,叶真只觉进境前所未有。

天地法则,天地大道,天道,人道,在叶真心头,都有了一个更明确的概念。

或者说,叶真已经把握到了什么是天道,什么是人道。

这就像是一柄剑,你若想用剑伤人,先得能挥动它。

如今,叶真已经对天道有所把握。

天道,并不完全是人道,还有其它。

但人道,即是天道!

回转真玄大陆第十三日,叶真吃完午饭,亲自帮母亲刷完碗之后,净手,随后一步踏出,就在叶府消失。

再一闪,叶真就出现在当年在黑龙帝国东征时的战场上空。

多年无甚战事,当年血流成河、尸骨盈野的战场,早已经变成了大片大片的沃野,院落处处。

只是叶真目光一转,当年在这里血战的情形,忽地浮现。

声嘶力竭的战斗!

无数战士倒在血泊中!

残肢横飞!

悍勇者连杀数人之后,与敌人同归于尽,咽下最后一口气,回望的是家乡的方向!

战场的洪流内,没有懦弱与胆怯,有的,只有杀或者被杀。

唯一的区别,就是有些人死去的时候,回想的是妻儿的模样,有些人想的是心爱的姑娘,有些人想的是老父老母,还有些人,想的是家里的几亩薄田从此无人耕种.......

双眸缓缓闭上。

如梦回吹角连营。

许多出征时或老或少的将士的言谈笑容,如昨日一般浮上心头,与战鼓声汇成一气,与血战沙场的往日种种,一道汇入叶真的脑海中,凝成了另一副沙场画卷。

这副沙场画卷,左部是出征时父老乡亲哭送的场景,也有父亲训斥的场景——不杀敌,就莫回来,更有妻儿的细细叮嘱。

中部,则是血战沙场人间荡气回肠的画卷。

右部,将士得胜归,举国欢庆,但背后却是一幕幕的肝肠寸断。

不知过了多久,这副沙场画卷在叶真的脑海中来回翻腾,愈发真实的时候,叶真再次一步踏出,出现在了天翼岛上方。

当年奋斗的种种,当年历练魔魂殿,战明樘的种种,尽皆画成一道道光华,融入了这副沙场画卷之中。

再心念一动,一步踏出,叶真出现在了当年的人魔防线血河要塞上空。

当年战事种种,一幕幕浮上叶真心头。

被内奸害死的镇**团军团长柏泰以下一干将领。

为国捐躯的火灵殿殿主隆箬,笑呤呤的出现在叶真的面前。

自爆杀敌的第二大权祭通纳那凛然而令人生厌的模样,出现在叶真面前。

这是当年处处与叶真作对,处处为难叶真的人。

却在关键时刻,毅然赴死!

他们之下,更多的却是普普通通的士卒。

每个人的背后,都有牵挂,在血战来临的那一刹那,却毫不犹豫的扑出。

那一刹那,他们心头只有战战战,杀杀杀!

再无其它。

只有在鲜血流尽的那一刹那,在回想起爹娘,回想起妻儿,开始担心爹娘妻儿的以后。

也有呢喃——爹,我不孬!

无数流光融入叶真的沙场画卷,叶真微闭的双眸之中,两行热泪顺流直下。

滚烫!

“我们,都在也终将为守护——为你所守护的——而战!”

“你们已去,而我,将继续战斗下去!”

刹那间,叶真的沙场画卷内杀气凝聚如龙,战意、热血凝聚如旗。

沙场画卷内,旌旗遮天,杀气如刀如剑,无穷无尽!

深吸一口气,再次一步踏出,叶真就出现在了前些日子刚刚离开的东征战场上,华谷军城上空。

沙场画卷内战旗招展,天地间残存的无数英灵意志,化成无数光点,融入了叶真的沙场画卷。

叶真闭目凝思。

这不是力量的聚集,更是一种从内到外的意志上的共鸣和认同。

人道,即天道!

叶真身形挪移间,步伐遍及洪荒大陆处处战场峰火处。

与各大妖族开战的战场,与北海水族开战的诸多战场,与西海水族开战的诸多战场。

尤其是被西海水族灭绝的几郡之地上空,叶真久久停留。

那里,叶真能够感受到不甘的呐喊,愤怒的咆哮。

隐隐约约间,叶真还能感受到丝丝缕缕人道意志的愤怒!

人道,即天道!

无论叶真出现在哪里,此时在叶真的神通秘法之下,无一人能够看到叶真出现。

足迹遍布洪荒各大战场之后,最后,叶真一步踏出,出现在了伊稚沙海上空。

沙民。

这是一个苦难的民族。

也是一个自强不息的民族。

一个个起早贪黑,对抗天灾,对抗灾难,于绝境中生存的诸多种种,亦汇入了叶真的沙场画卷之中。

这是不屈。

这是坚韧!

这是永不放弃!

最后,叶真出现在了伊稚沙海圣城黄金城的上空。

当日九日神王降下天罚,让无数沙民、无数伊稚神殿信众惨死的情形,再次浮现在叶真的脑海中。

在这里,叶真再次感受到了丝丝缕缕的人道意志的愤怒!

人道,即天道!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