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1章 老太太的威胁?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来凰灵界,是早就列在叶真计划中的事。

凰灵界,将是叶真心灵圆满的最后一站,也是叶真的人间画卷与沙场画卷的最后一站。

叶真的计划中,凰灵界之行后,无论如何,他都会结束目前的修行、修心、突破目前的境界。

事实上,无论是前往伊稚沙海,还是去黄沙神域救人,也是叶真这一次做出突破之前的修心。

力求让自己的心灵境界变得更加的圆满,让自己的心境,再无任何破绽。

然后,叶真就会进行这一次极其重要的大突破。

在黄沙神域中,四师姐陆曼歌的玄机分身九尾天狐给叶真解答了不少疑惑,但让叶真心头的疑惑却更多了。

叶真还想问,四师姐陆曼歌破空离去,叶真也就离开了。

至此,黄沙神域彻底解封。

就目前而言,这件伊稚沙海神殿的黄沙神域,已经成了一件无主之物。

而且,这黄沙神域威能也极其不凡。

虽然不是先天灵宝,但却走了几分大周的定国龙雀刀的路子,有伊稚沙海沙民的人道信念加持,威能早已经超越普通了的先天灵宝。

不过,离开伊稚沙海的时候,叶真毫不犹豫的就将已经无主的黄沙神域放回了大祭司纳哈尔的手中。

黄沙神域是不错,但是,叶真如今有自己的道,自己的大道。

拿之无用!

“大祭司,黄沙神域已经彻底解封并恢复,你可以炼化,作为我伊稚神殿的镇殿之宝传承,守护我伊稚神殿。

有此宝在,与琉璃屠神刀配合,神王亦可斩之。”

叶真说的轻松,大祭司纳哈尔却是极受震撼。

威能超越普通先天灵宝的黄沙神域、用起来可斩造化神王的黄沙神域,神使叶真就这样给他了?

这一刹那,大祭司纳哈尔有一种极度不真实的感觉。

可是黄沙神域就真真切切的落到了他手里。

在此前,他只能引动一点点黄沙神域的神威,但现在,他神念沉入,只觉得黄沙神域内的力量浩浩荡荡,无穷无尽,再无任何阻碍。

只要他炼化了黄沙神域,他就能够执掌黄沙神域,修为甚至可以借这次炼化再次突破。

届时,就算不能重现伊稚沙海天神的荣耀,也能让天庙轻易不敢来犯。

就算再来几位造化神王,他也敢怼回去。

可是,这一切,均来自神使叶真。

还有,神使叶真轻而易举的就破掉了天庙日月神君下的封印,其间,日月神君来了又走。

这一瞬间,大祭司纳哈尔心头突然间浮现一个念头——神使叶真,是不是已经比肩造化神君了?

这个念头一凸现,就迅速在大祭司纳哈尔心头生根发芽,联想此次种种,愈发的确定。

比肩造化神君,这可是曾经的伊稚沙海天神才拥有的本事。

还顺手就灭了伊稚沙海天神的残魂。

突然间,大祭司纳哈尔再次想到了之前叶真说过的另一句话——天神已经陨落很多年了,伊稚沙海需要一位新的天神。

新的天神!

这一刻,刚刚拿到黄沙神域的大祭司纳哈尔念头突然间变得通达无比。

以伊稚神殿内的参拜大礼,郑重无比的拜向了叶真。

“从今日起,神使大人将彻底继承伊稚沙海天神的遗志,成为我伊稚沙海新的天神,庇护我沙海万民。”

“嗯,你来办吧。”

留下这四个字,叶真就一步踏出,瞬地消失。

只留下大祭司纳哈尔在原地风中凌乱,这神使大人、不,应该说是新的沙海天神,这也太放心他了吧?

不过,想了想,大祭司纳哈尔就摇了摇头,绝对的实力之下,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连黄沙神域这等至宝都不放在眼里的天神大人,对他又有什么不放心的?

随后,大祭司纳哈尔就开始着手神使晋位沙海天神的诸多准备。

而叶真,却出现在了凰灵界。

有先天灵宝十二元辰诸天宝珠阿元在,叶真如今前往凰灵界,不过是动念间的功夫。

而且,因为叶真现在还是凰灵界凰神殿的客卿长老,有着凰灵界的出入令牌,所以叶真出现在凰灵界之后,没有惊动任何人。

叶真是来看彩衣的。

不过,叶真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去看彩衣。

而是在虚空中穿梭,在当年在凰灵界战斗过和生活过的地方,时而停步,时而闭目感应。

事实上,到了此时此刻,叶真的众生画卷与沙场画卷基本上已经完成。

凰灵界内的感应,对叶真的众生画卷与沙场画卷的补充,堪称是微乎其微。

叶真之所以来凰灵界,只是想求一个行动和心境上的圆满。

解决叶真心头萦绕的最后一个事关本心的疑惑——彩衣到底有什么苦衷,一定要留在凰灵界呢?

当年在凰灵界大战时,叶真与彩衣本有先行离开凰灵界的机会,彩衣却是怎么也不愿意离开,只愿意送叶真离开。

这才有了叶真后来搧动各方力量让彩衣入主凰神殿,与凰灵女五分庭抗礼的场面。

可就算让彩衣入主凰神殿,彩衣依旧没有说出这个不得已的苦衷。

当年之事,如今叶真回忆起来历历在目。

当年身处其间博弈,各方压力之力,只觉其间种种变化,都再正常不过。

但此时再次回忆,叶真却如同局外人一样,以局外人的视角,重视回忆当年那场权力博弈的种种。

忽然间就觉的,让出凰神殿大长老的、也就是彩衣的奶奶,那位老太太,似乎不太正常。

为什么这么说?

当年,这老太太隐隐约约的提出了一个要彩衣遵守的条件,甚至算得上是威胁的条件。

彩衣答应的毫不犹豫,很痛快,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受到威胁的样子。

所以叶真当时虽然疑惑,但并没有多想。

如今再回想起来,叶真忽然间就发觉,彩衣当年之所以那般痛快的答应老太太的条件,不是因为彩衣没有受到威胁。

很有可能是彩衣受到的威胁太致命了,致命到彩衣没有任何回寰的余地,所以,彩衣只能无比痛快的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

那这个威胁是什么呢?

是凰灵界的杀招?

是七彩珠灵?

可以威胁到叶真的性命?

有这种可能,但叶真总觉的在当时的情况下,还差那么点意思。

所以,这一次来凰灵界,叶真就想解决这个问题。

无论凰灵界有任何后手,叶真都想给彩衣、给自己的爱人一个自由!

凰灵界,彩衣想呆就呆,想走就走,绝对的自由,这是叶真的目标。

凰灵城中,叶真在吕府上空俯视了几息,看到了吕清竹,看到了吕老爷子,最终并没有下去。

当年吕清竹的事,虽然最终彩衣大度化解,但叶真心头依旧有几分尴尬。

以叶真如今的修为,俯视之下,吕府内外无人能有所感应。

几息之后,叶真身形一步,就穿过了凰神殿的重重结界,直接踏入了凰神殿最高处的凰灵峰。

有彩衣给的令牌,凰神殿的结界对叶真没有任何限制。

叶真想给彩衣一个惊喜。

只是出现在凰神殿前的广场前,广场前的情形,就让叶真微微一呆。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