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1章 代天讯问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沙场画卷高悬虚空。

无数厮杀喋血、前扑后继、浩浩荡荡、血流成河、白骨成山的战场,如同流淌的长河一般,在天庙神国上方虚空滚滚而过。

四面八方,太阳真火轰射如雨,这血战长河却如同透明一般,被这十日凌空下的太阳真火穿过,然后密集的轰在叶真全力催动的庇守印之上。

庇守印毫光绽放,每一记太阳真火的轰击,都让庇守印震颤不已,但是依旧不动如山,死死的护持着叶真。

九日神王神情凝重。

叶真的这庇守印,太古怪了。

一般的主守的先天灵宝,恐怕都没有这样的威能。

而且,此时此刻,九日神王隐隐感觉到这庇守印还在不断的吞纳吞吐着他的太阳真火力量在补充自身。

这样的宝贝,可是极度不凡。

绝对是先天灵宝。

但为什么他此前从未见过呢?

这种情况下,当叶真的沙场画卷出现的刹那,九日神王就先存了小心。

许多次已经发生的事实证明,叶真这厮每每有惊人之举,凡是轻视他的人,都吃了大亏。

要不然,九日神王今日也不会找道祖还有天庙其它神王神君为他掠阵了。

不过,太阳真火直接穿透沙场画卷而过,让九日神王看不出个中虚实。

但是,九日神王依旧震撼不已。

不为其它。

因为沙场画卷中血战长河本身。

不仅仅是九日神王,洪荒天地间凡是遥观这一战的大神通者,都为这沙场画卷本身所震撼。

无论是开国太祖姬邦,还是天庙道祖,其实也是经历过战场的,但是他们经历的战争,都是单场的战争。

很少综合来看。

而且当他们修为达到一定程度之后,这种世俗间的大战,在他们面前,就是一组伤亡数字,就是胜与败而已。

但是今天遥观叶真这沙场画卷。

所有遥观者,心头都突然浮现莫名的震撼。

被长枪捅入体内的士兵的痛苦,是么的真实,那般的狞狰。

但在那般痛苦之下,这名士兵硬生生的死抱着长枪不撕手,眼睁睁的看着捅杀他的敌人被同袍一刀枭首,尔后,才气绝身亡!

这是活生生的战争!

这是真正的人族战争!

另一被魔族一刀两断的人族士兵,痛苦弥留之际,嘴里却不停的呢喃着妈妈.......

战争不是数字!

而是活生生的人,用血肉书就的!

洛邑、开国太祖姬邦神情变得肃穆无比,这沙场画卷,勾起了他心头最深处的记忆,让他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与他一起起兵的那些个老兄弟。

王猛、于仲文、刘启、黄剑、年飞熊、张巡等人眼眸中神彩绽放,随后被莫名的泪光冲散。

这是战争!

这是热血男儿才能驰骋的沙场。

这是无数忠魂故乡......

天罗宫内,日月神殿中,三位道祖还有日月神君也在看着叶真祭出的这副看似没有任何用处的沙场画卷。

但是谁都清楚,这种大战的关键时刻,叶真除非傻了,才会祭出一件极度无用的东西。

叶真并没有傻。

那么,叶真这沙场画卷,是要做什么呢?

天庙三位道祖、日月神君都在思索这个问题。

九日神王也在思索这个问题,只是无解。

无解之下,九日神王只想在最短的时间结束这场让他心里没底的大战。

没错,此时此刻,九日神王心头真的没底!

这一战,谁胜谁负,他心里都没有底。

而且叶真此时只守不攻,让他更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奇怪预感。

不过,叶真马上就给遥观这场大战的大能们,给出了答案!

“九日神王,这太阳真火如此熟悉,当日大周人魔防线血河禁地内作祟杀戮我大周将士的太阳真火,是否出自于你之手?”

一声雷霆响,后天灵宝雷光鞭浮现在叶真头顶,道道雷霆随着叶真的声音响起而荡开,荡向整个洪荒大陆,交叶真的喝问声在瞬息间传遍整个整个洪荒。

这一次,因为有后天灵宝雷光鞭的雷霆之助,听到叶真喝问声的人,可就不止是造化境了,凡是凝就元灵又或者是神魂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的,皆可听到。

洪荒之内,无数大周将士闻言,细耳凝听!

天庙中,三位道祖也是眉头紧锁,不了解叶真要做什么?

洛邑、开国太祖姬邦等一干文武,也想不透叶真要做什么?

九日神王一楞,神情变得阴郁起来。

这洪荒大陆,能够轻松自如的控制炼化太阳真火者,屈指可数,他算是一个。

当年为了破坏血河禁地内的防御,尽快的让大周的人魔战场防线破碎,好让离亲王姬原可以尽快自立、分裂大周,九日神王确实赐下了几道太阳真火给洪濡。

由洪濡分配下去破坏血河禁地。

确实是他干的。

但是这事儿,他却不能承认!

也不敢承认!

这种事情,更是打死都不能承认!

“自然不是!”九日神王说起谎来,那可是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否定的无比坚定。

“哼!”

叶真一声冷笑,随手一挥,就见沙场画卷中画面突然一变,变成了当年的人魔战场诸多血战的场景。

大周将士死守城头尸积山高的情景。

血河军城镇南军团军团长柏泰及一干将领身陨的情景。

血河禁地内,无数大周将士与祖神殿的祭司们血拼赴死的情景!

原火灵殿殿主隆箬毫不惜身、以太古金乌神杖、对抗太阳真火慷慨赴死的情景。

人魔战场防线崩溃之后,大周沿途各州郡百姓死伤无数,白骨露于野的情景!

.......

这些情景,九日神王以前是听过的。

但也只是听过,于心无损。

只是个消息而已。

但是今天,当这些情景像是重演一般再次呈现在九日神王面前的时候,九日神王忽地心头大骇,心头突然间就有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惧!

忽然间,叶真神念一动,神宫内神源脑后的人道神光在叶真的主动催发下,直冲苍穹!

刹那间,叶真就像是融入了苍穹一样,身形变得无比高大威严。

这一刹那,叶真就像是天,就像是地!

而九日神王忽然间就感觉自己变得无比渺小!

是的!

哪怕他是神王之尊,此刻也自觉无比的渺小!

甚至有一种恐惧!

“九日,你乃神王,你之神像与信众,遍布洪荒境内!我且问你,受无数洪荒人族香火信念供奉,你为何要背叛洪荒人族,反过来襄助魔族,屠戮人族血脉?”叶真声如雷霆!

叶真此问一出,沙场画卷中人魔防线战场有关的画面的无数将士兵与大周祭司,忽然间就变得群情汹涌,纷纷作咆哮质问状!

九日神王眼眸中闪过一丝惶恐。

不!

应该是惊恐!

以他的修为和对他大道的造诣,突然间就发现,叶真这个问题,非同一般。

沙场画卷在前!

询问在后。

直指天道人心!

恐怕另有玄奥!

天庙中的三位道祖对视一眼,神情中均有异色浮现。

日月神宫中俯瞰此情此景的日月神君,眉头轻锁。

九日神王有一种直觉。

这问题,答不得。

绝对不能答!

答了恐有大祸!

所以,九日神王的回应,一如之前——抵死不认!

“叶真,你莫要血口喷人!本王世受洪荒人族香火信念供奉,岂会做这等吃里扒外的事情?”九日神王抵赖道。

但就是九日神王自己都没发觉。

他抵赖的时候,已然心虚。

抵赖时,无论是十日凌空还是太阳真火,都不自觉的大幅度减弱。

“是吗?”叶真再次冷笑一声,身形陡地拔高如,恍若洪荒神邸,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九日神王。

叶真屈指轻弹,恍若冠冕一般的人道神光陡地从浮现在脑后。

人道神光冠冕一出,洪荒天地间突然间就带上了一分叶真的气息。

人道既天道!

此时,天道即叶真!

“九日,今日今时,我叶真将代天讯问,你当如实回答,不可欺天!”叶真声如神邸,音如大吕。

这一声,不用叶真用神通术法加持,整个洪荒大陆所有的人族,俱可听到。

九日神王在这一刹那如遭雷击。

叶真的每一个字,都如雷霆一般直入他的心底,让九日神王心头战栗无比。

尤其是最后的‘欺天’二字,让九日神王从外到内、从肉身到神魂都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战栗。

九日神王明白,叶真所谓的代天讯问,不是胡言乱语,是真的。

这一刹那,叶真是真的在代天讯问。

天罗宫中,日月道祖、雷霆道祖、青黎道祖三人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无比的难看。

他们三个,自然清楚这当中的真假!

代天讯问!

叶真竟然真的可以代天讯问!

这可是他们三个也做不到的事情!

这背后代表的意义,太难估量了!

更要命的是,叶真代天讯问期间,他们三个谁也不敢出手。

此时叶真代天讯问,叶真代表的就是人道天道。

他们若是在叶真代天讯问时敢对叶真出手,那就代表着与人道、与天道公然做对为敌。

届时,他们既便是道祖,也将有大难大灾!

“九日,我且代天问你,在血河禁地内部的太阳真火,是否出自你手?

死守血河军城的镇南军团自柏泰以下一百三十七位将领之死,是否与你有关?”叶真喝问如雷!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