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2章 代天行罚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九日,我且代天问你,在血河禁地内部的太阳真火,是否出自你手?

死守血河军城的镇南军团自柏泰以下一百三十七位将领之死,是否与你有关?”

天空中,叶真讯问如雷。

九日神王脸白如纸!

本能的,或者说是下意识的,九日神王想要抵赖,想要否认!

但是心头这样的念头刚刚升起,九日神王就感受到了冥冥虚空中那无尽的疏离之意。

就仿佛有什么要从自己体内抽离一样,让九日神王心头突地涌起无边恐惧!

刹那间,九日神王神宫忽然间剧烈震荡起来,有若天翻地覆,神源更是沸腾如油,这些年他苦苦参悟的大道,就仿佛要离他而去一样。

几乎是同一刹那,天空中凌空的以极其玄妙的轨迹运转勾连的十日,忽然间就失去那份灵动。

尤其是九日神王那九日,灵动若隐若失间,恍若死物。

这情景,瞬息间就将九日神王惊出了一声冷汗。

也瞬息间明白了根源!

欺天!

叶真代天讯问之下,欺天!

欺天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

这世间,谎言层出不穷,越是大能权贵,越有欺天之举。

但是,人可欺、天可欺、唯本心道心不可欺!

九日神王这是被叶真代天讯问给吓住了。

然后让自己的本心背离了自己的道心,自己内心深处都开始恐惧,自然根基不稳。

但是,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天道,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默默的影响天地万物运转,但却从来不主动插手改变一切!

说的再直接点,天道无情,胜负各安天命!

血河禁地事件、镇南军团事件,终是九日神王胜出。

那么胜就是胜了。

作了就是作了。

有何惧之?

这才是天道根本!

方才那冥冥中离他而去之感,其实只是因为九日神王慌乱之下,叶真的人道神光作祟!

天道就是人道,但人道终归只是天道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

一念及此,九日神王念头通达,神宫复稳、神源复定。

虚空中,九轮大日再现灵动之之色,十日凌空再现。

不仅再现,其中轰向叶真的太阳真火更盛。

此时的九日神王,只想全力催动灭杀叶真,灭此隐患。

不过,叶真终归是代天讯问,九日神王还是要作答的。

“叶真,血河军城之事,镇南军团之陨,与我何干,你空口无凭,莫作血口喷人之事!”

这是九日神王的回答。

这个回答一出,九日神王心头就是一沉。

叶真代天讯问之下,终归是欺天了。

九日神王冥冥中感觉到某些东西离自己远去。

这应该是叶真以人道神光引动天道的原因。

不过,天道无情,天道所就算有所弃,也是一个长远的影响,而不是立竿见影的效果。

只要过了眼前这一关,他有的是补救的机会!

但是,若说出真相,他九日神王今天,恐怕就会成为天下共敌,不说别人,就是他的师尊日月道祖,恐怕也要将他逐出门下。

天道无情,人道却是有情,更有大义!

“好胆!”

叶真厉叱一声,九日神王的太阳真火却是更烈。

暗地里却只能暗自叹惜,九日神王这厮太狡猾了。

当然,根本原因是九日神王这厮参悟天道无数年,对天道的理解,一点也不比叶真差,才有了最正确的应对!

天道无情!

不过,人道有情!

既然九日神王成功躲过了叶真的代天问讯,让叶真无法顺利的进行下一步,但是,叶真依旧还有准备。

神念一动,高悬于天空中的沙场画卷内光华一闪,突然间就换成了伊稚沙海黄金圣城的情形。

但也就在刹那,远方的虚空中,突地传来了一个坚定无比的声音。

“我可以作证!”

“我乃九日神王座下弟子戮焰神将、曾掌天庙人间事的圣地行走洪濡。

用死士引动九幽阴雷灭了镇南军团自军团长柏泰以下的中高级将领。

我师尊九日神王赐予我太阳真火炼制成符,送入了血河禁地,早日襄助离亲王姬原成就割据大业!”洪濡神源的声音从远方响起。

正常情况下,洪濡修为有限,他的声音,最多天明侯国这方战场的强者听到,其它人是听不到的。

但也就在洪濡声音响起的刹那,日月神宫中俯视着下方的日月神君袍袖轻轻一拂。

刹那间,洪濡的声音就得到了极其强大的加持,瞬息间贯响整个洪荒大陆。

最初,听到洪濡声音的九日神王还不以为意,只是恨洪濡这个弟子恨的牙痒痒,恨洪濡在这关键时刻背叛自己。

但是当洪荒大陆四处响起惊叹声的时候,九日神王脸色就变得惨白不已,冲着虚空愤怒咆哮起来,“谁?”

“谁阴我?”

说实话,洪荒天地间有这种手段者,屈指可数,尤其是帮别人把那声音遍传洪荒,更是稀罕。

不过,不等九日神王说什么,叶真周身突地腾起一股浩大宏荡的气息,脑后的人道神光冠冕突地大放光华!

同一刹那,沙场画卷的画面再次切换,已经是人魔战场上大周无数将士与祖神殿圣祭与魔族的死战血战场面,不停的轮番出现。

但不一样的是,这无数血战场面不停切换出现之际,沙场画卷中那些血战的大周将士、与魔族一同赴死的祖神殿祭司身上,立时就卷起了冲天怨气怒气。

这些为守护人族、守护大周的将士和祭司们的怒气怨气最终汇成了两个字——人奸!

人奸九日神王!

无声的呐喊都怒涛一样,就将人奸这两个字传遍整个洪荒大陆,令九日神王脸上血色尽丧。

九日神王明白。

他完了!

他这辈子在洪荒大陆,算是到头了,再无进半步的可能!

恐怕战后,天庙都会与他划清界限!

人奸这两个字,就是天庙也担当不起!

活路还是有的。

洪荒大陆混不下去,那么多大中小世界,有的是他九日神王的去路。

可是,九日神王却忘了,叶真这会其实还是在代天讯问!

人道神光冠冕光华刺目之下,叶真如天如地,出声即如雷霆。

“九日,你受洪荒大族香火信念供奉,本应庇护洪荒人族,却做了人奸。

今日,我叶真将代天行罚!”雷霆之声响彻。

时已至此,事已至此,九日神王终于没有了所有的顾忌,也是破罐子破摔了,冲着叶真张狂大笑起来。

“代天行罚?”

“叶真,你拿什么代天行罚,就凭一张嘴吗?”

“今日你坏我清名,本王上穷诸天、下穷九幽,也必斩你!”九日神王怒叱间,凌空的十日突地一变,九日神王的催动的九日,忽然间就急速膨大起来。

却是显出了那九日的本体。

叶真立时就明白了九日神王的用意。

九日神王这是拼着要用九轮大日当中一两轮大日的本体爆毁来灭了他。

不算是同归于尽!

只是太阳暴烈,哪怕是其它小世界的太阳,一旦爆开,威能堪称毁天灭地。

不过,叶真却是一点也不慌!

戟指如剑,神念一动,脑后人道神光冠冕一荡,沙场画卷中有关人魔战场的无数气息力量就陡地飞出,呈混沌色。

叶真戟指这混沌气,不紧不慢的一字一句轻喝,天地间的时光,似乎在这一刹那变得缓慢无比。

“此气,名曰天地之间浩浩荡荡英雄气,又曰绵绵不绝铁血男儿意,还曰——沙场九死不悔心!

此气,至刚至阳,至煞至正!

外可诛侵,内可诛奸!

此剑,名曰铁血!”

叶真呼出剑名的刹那,紫灵仙剑突然福至心灵,自发的出现在叶真面。

叶真戟指轻挥,沙场画卷中无数呈混沌色的气息,就尽数涌入了紫灵仙剑之中,转瞬间,就成就了铁血。

紫灵仙剑,不,应该说是铁血剑的气息在一刹那的功夫,就急速的蜕变着升华着。

瞬息间就突破到了之前久困的先天灵宝界限。

但突破的界限,却又混混沌沌,不是先天灵宝,却又胜过先天灵宝,气息如渊似海!

叶真只是剑指轻轻一点。

铁血剑就向着九日神王遥遥一斩。

这一剑,乃是人道代天道行天罚之事。

含愤出手。

含怒含怨斩出。

那天地之间浩浩荡荡英雄、绵绵不绝铁血男儿、沙场九死不悔心俱都化作一道道剑光,代天行罚,斩落在了九日神王头顶。

此剑斩下,九日神王心胆俱丧。

但为了保命,九日神王恐惧归恐惧,还是全力对抗着。

九轮显出本体的大日遥遥迎上,要硬拼叶真。

剑光浩浩荡荡斩下,九日神王催动的九轮大日本体忽然间停滞当场,九轮大日本体散发出的无数焰光与真火,在这一剑之下,尽数湮灭!

原本与九日神王那九轮大日形成十日凌空的洪荒大陆的大日,忽然间就没了气息。

再一闪,洪荒大日已经高悬在了天明神国上空,阳光正烈。

阳光照在叶真身上,暖阳阳的,衬的叶真如烈日高悬一样。

可是阳光透照在九日神王和他催动的那九轮大日身上,九日神王却有一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出自主世界的洪荒大陆大日刺目光华映照下,九日神王催动的九轮大日光华,光华忽然间就变得如萤火!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