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5章 万雷噬魂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九日神王主动舍弃肉身欲逃。

天罗宫中,三位道祖遥观战场的目光忽地一动,气息各有涌动。

雷狱道祖眼眸中雷霆纵生,但眉头又忽地又皱。

身为道祖,他们对天道感应最是敏感。

虽然九日神王逃过了叶真的代天行罚,但在他们的感应中,叶真的代天行罚,竟然还没有结束的迹像。

这委实有些不正常。

天道,可不是叶真驯养的猛兽,不是叶真想引动就能引动的,想代天就想代天的。

必须有始终。

换言之,他们感应中的叶真代天行罚还没有结束,肯定是有原因的。

突然间,三位道祖的目光落在了天明神国天空中悬挂着的叶真的沙场画卷仅剩的一点残卷。

叶真的沙场画卷,令三位道祖颇为震惊,他们没想到,叶真还能这样成就大道之基。

但是,叶真的沙场画卷在此前叶真铸就铁血剑与天诛弓时,基本上用完了,只余一点残卷挂在天空中。

此前,谁也没有注意。

但是此时此刻,当雷狱道祖那双雷眼落在这沙场画卷残卷上的时候,双眉突地一扬,“不好,九日怕是麻烦了。”

一旁,日月道祖的目光亦在瞬息间落在了这沙场画卷的残卷之上,看清楚沙场画卷残卷画面的时候,脸色陡地一沉。

“九日此前行事张狂,才有今日之劫,我等已无法挽回。

但是稍等之后,吾三人却必须全力出手,再不能有任何保留,必须让此子今天当场陨落当场。”

说到这里,日月道祖声线一扬,“哪怕是当年陆离,也未曾像是此子一样在神将境就能铸就大道之基,行代天问讯行罚之举!”

雷狱道祖口称善,但是日月道祖的目光却落在了青黎道祖身上,定定的等着青黎道祖的表态。

他们三人当中,青黎道祖一直是不坚定的一个,日月道祖与雷狱道祖都是知道的。

这不仅与青黎道祖的本性有关,也与青黎道祖修炼的功法根源有关。

在日月道祖灼灼目光逼视下,青黎道祖轻轻点头,“吾知,善!”

洛邑,开国太祖姬邦遥看着天明神国方向,再瞅瞅天罗宫的方向,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天明神国上方。

神源得脱肉身的九日神王神源化成一轮极小的大日,在残存的四轮大日护持之下,就欲疾遁而逝,即将逃出生天。

此情此景,叶真却是丝毫不急。

今天这一战,叶真筹谋日久,岂容九日神王这样轻易逃脱!

若是九日神王轻易逃脱,他刚刚铸就的大道之基,恐怕也会形成

天然的漏洞。

叶真早有准备!

随手将手中的天诛弓抛出,又冲着天穹中悬挂的沙场画卷残卷随手一招,叶真脑后人道神光冠冕仿佛是响应一般,光华大放,叶真的冷笑声陡地。

“九日,天罚未毕,四方如牢,岂有你逃脱之路!”

就像是口含天宪一样,叶真的声音刚起,九日神王化成的火光前方就突地变成了无形的墙壁,将九日神王的神源阻在那里。

九日神王大惊。

但此时此刻,他自然不会束手待毙,神源直接以大日之像,催动残存的四轮大日本源之力,意欲冲破这天地牢笼。

都被天罚了,哪还管什么天地牢笼呢。

不过,叶真刚刚抛出的天诛弓,在叶真抛出的刹那,就先一步化入了四方天地。

此时九日神王意欲冲破这天地牢笼之时,天诛弓的加持却是到了。

瞬息间就令这天地牢笼坚韧了百倍千倍。

不仅如此,天诛弓内无数英灵愤怒的呐喊声,让九日神王心头生起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惧。

人奸不除,天地英灵怨愤难消!

高空中悬挂的沙场画卷残卷瞬地展开,却是当日九日神王在伊稚沙海黄金圣城降下天罚,焚毁黄金圣城内外千里之地、焚杀沙海数百万沙民的场景。

其实这一份沙场画卷,叶真此前在九日神王抵死不认人奸之罪时,叶真就准备动用,用这张沙场画卷引动天罚。

只是没想到洪濡却跳出来指证,叶真得以代天行罚,这张沙场画卷得以留存至现在。

此时用上,正当其时。

沙场画卷内的九日神王降下天罚的画面陡地放大开来,无数惨死当场的沙民死前最凄厉的模样,突然间集中在一起,冲着被天地牢笼封锁的九日神王愤怒咆哮起来。

声声咆哮呐喊中,蕴含着他们所有的愤怒与凄惨,还有对九日神王所有的怨恨!

这些东西,九日神王此前从未感应过。

因为他是神王之尊,自身实力呼应天道护持,万邪难侵!

可是现在经叶真之手凝成沙场画卷之后,这山呼海啸一般的愤怒呐喊,被焚化成灰的无数沙民中老的、少的、男的、女的的惨叫声,甚至还夹杂着婴孩的哭泣声,此时每一声都是索命的雷音一般,直轰九日神王的神源核心。

九日神王心头,第一次升起了无法形容的恐惧。

当日他在伊稚沙海黄金圣城降下神罚,一是泄愤,二是为了惩罚伊稚神殿,心头以神自居,何曾想过这些。

但他没想到,这报应既然来的如此之快!

“九日,你世受洪荒人族供奉,本当庇护洪荒万民,不成想你不仅做了人奸,害死无数人族勇士,更害的无数家庭家破人亡,已是获罪于天的大罪。

不成想,你身为神道王者,为了一已之私,竟然降下所谓的神罚,焚灭数百万无辜沙民,你可知,这沙民中上有白发耄耋,下有襁褓婴幼?”

叶真这句,却不是问的,而是在历数九日神王的大罪。

此时此刻,沙场画卷残卷不断的变幻着当日黄金圣城人间地狱般的情景。

每一幕画面,都令叶真此时的厉叱变成雷霆之怒。

叶真的叱问,似乎勾起了天地间无数仿若蝼蚁般死去的生灵的怒意,也因为叶真此刻代天行罚之下叶真的心绪所影响,整个天明神国天空,忽然间阴云密布。

一直悬浮的叶真头顶的后天灵宝雷光鞭,竟然给叶真传递来一种兴奋之感,在叶真头顶不断的轻颤着。

天地上方的阴云忽地就变成了密不透风的雷云,转眼间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雷眼。

叶真心头突地一动,历数九日神王罪状之后,就戟指受困的九日神王道,“九日,尔尊为神王,却泯灭本性,先做人奸,后行灭世魔行。

以致今日英灵咆哮,惨死苍生问罪,天地同怒。

吾今日代天行罚,为泄英灵苍生之怒,为息天地怒火,吾判你受万雷噬魂之罚!”

言毕,叶真神念微动,脑后人道神冠冕突地光华升腾,叶真随手握住后天灵宝雷光鞭,然后就将后天灵宝雷光鞭扔向了虚空雷眼。

“天罚,起!”

几乎是叶真声音响起的刹那,天空中雷云中就轰射下了数以万计的雷光。

不过,这些雷光只是普通的天雷,纵然数量极多,威能不小,但用来对付一般的神人还行,想要靠此天罚灭掉九日神王却有些难。

这上万道天雷,瞬息间就被九日神王护身的四轮大日焚灭了个干干净净。

九日神王之前惊恐万分的神情此刻稍定,心头又底气大生。

“天罚不过如此!”

但话音刚刚地,随着叶真的后天灵宝雷光鞭飞入虚空雷眼之中,整个虚空中积蕴的无数雷云,就像是散兵游勇有了统帅一样,就像是战场上无数大军看到了已方的军旗一样。

军旗所至,兵锋所向!

刹那间,一道道水桶粗细的雷霆就向着九日神王倾泄而下。

太阴神雷、紫霄神雷、诛邪神雷、小五行混元神雷、大五行混元神雷、混沌阴雷、混沌赤雷、混沌开元神雷等各种天地间威能堪称恐怖的雷光,瞬息间就在后天灵宝雷光鞭阿元的指挥下,如万箭攒心一般轰向了九日神王。

其它的雷光,九日神王还不在意。

但是那混沌阴雷、混沌赤雷、还有他那雷狱师叔也施展不出的混沌开元神雷,让九日神王心头刚刚升起那点底气彻底烟消云散。

混沌开元神雷,天地初开第一雷,威能无俦。

此时却为后天灵宝雷光鞭所降。

准确说,应该是天道所降,后天灵宝雷光鞭只是借叶真这代天行罚之事,顺势指挥引导了一把。

混沌开元神雷仅仅一记,就将九日神王护身的四轮大日之一轰的灰飞烟灭。

几记混沌雷光之后,无数雷光就倾泄向了九日神王的神源本体之上。

不过,叶真代天行罚,要九日神王受万雷噬魂之罚,天道有始终,言出即天宪。

所以,叶真心念影响下,后天灵宝雷光鞭的器灵配合之下,后边降下的雷光威能大幅度减弱。

必是要九日神王受够了万雷噬魂之天罚,才能魂飞魄散,以全天道始终。

虚空中,九日神王所在之地,瞬息间就因为无数天雷的降下形成了一个雷涡。

雷涡中,身受万雷噬魂的九日神王,时不时忍不住的发出一声痛苦之极的惨嚎。

可不仅仅是万雷噬魂。

这次天罚,叶真有言在先,乃为泄英灵苍生之怒,息天地之火。

此时,叶真代天行罚,口含天宪。

这万雷噬魂中,自然就掺杂了无数英灵苍生的怒火。

这愤怒的英灵苍生之怒,顺着亿万雷霆轰进九日神王的神源之内,就像是钝刀割肉一般,又像是行那凌迟之刑一样,痛苦万分,哪怕九日神王以神王之能,此时也不堪忍受,凄惨嚎叫!

天地间,天庙诸多神王神君看着一幕各个凛然,心下凄凄,却无人敢在此时此刻插手一二,哪怕是事前答应了九日神王,也无人敢插手。

虚空雷眼中,后天灵宝雷光鞭的控制指控下,无数雷光轰下,行那万雷噬魂之天罚,这却是万载难逢之大机缘。

天道降雷罚,自天地初开之时的所有的雷霆气息,在此刻纷纷在后天灵宝雷光鞭体内贯了一遍。

更重要的是,此刻后天灵宝雷光鞭亦算是与叶真一道代天行罚,冥冥中自然受天道加持,受人道尊奉。

人道即天道。

丝丝缕缕的人道神光入体,对如今的叶真只是锦上添花,但对后天灵宝雷光鞭,此刻却是脱胎换骨的大机缘!

如果看累了,收藏一下本页面,下次接着看。